首頁>> 文玩鑒藏>> 文玩鑒藏>> 佛珠漫談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2015年12月30日 22:46:52來源:國家地理中文網 作者:文/康渝春 攝影/王曉東 瀏覽數:1406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撰文:康渝春

攝影:王曉東 

這種長著“眼睛”的珠子,是古人用來向神明祈禱和庇佑子孫的。蜻蜓眼珠更是玻璃文化的巔峰,是中亞和中國文化交流的明證,是跨越了時間和地域的稀世之美。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1928年,洛陽東周大墓遭到中華圣公會教士懷履光(W.C white)等人的瘋狂盜掘,其時他正以傳教士身份替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收集中國文物。懷履光敏銳地發現,河南洛陽金村一帶出土的琉璃蜻蜓眼珠,其中某些紋飾和來自西亞的蜻蜓眼珠有很大差別。經科學鑒定,從金村大墓出土的玻璃制品有些是國外進口的,但那些較重較亮的、含很高氧化鉛、氧化鋇成分的,則是“中國制造”。這一發現讓中國玻璃制造的歷史向前推進了近千年。可惜的是,這批珠子很快就被盜運出國。前后歷時6年,懷履光共發掘了8座大型木槨墓,大批珍寶連同蜻蜓眼珠都流散海外,最后被皇家安大略博物館、維多利亞博物館和東京博物館所收藏。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琉璃又稱玻璃,蜻蜓眼是古代一種琉璃飾物的俗稱。世界上最早的蜻蜓眼珠應為埃及第十八王朝的“鬼眼”或稱“通神靈的眼睛”。當時普遍認為,人能夠通過藍色來表達自己對神的向往,所以人們往往將藍色玻璃運用在飾品上,或是佩戴在身上,從而向天國傳達自己的心愿。他們認為人是神創造的,但是人又見不到神,“藍色精靈”蜻蜓眼珠能夠帶他們的靈魂見到神,從而去往天國。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隨珠和璧”是戰國兩大寶物,“隨侯珠”能與和氏璧并駕齊驅。傳說,隨縣的曾侯救了一條靈蛇,靈蛇其后口銜“隨侯珠”報答他。“隨侯珠”并非神話,1978年,湖北曾侯乙墓(又稱隨侯墓)中出土了173顆帶有蜻蜓眼紋路的古琉璃珠,精美絕倫,傳說中的“隨侯珠”終見天日。大量春秋戰國時期蜻蜓眼珠的發現,說明中亞和西亞在那之前就已經有了玻璃工藝,玻璃制品和制作工藝還通過一條暗流商道由胡人帶到了中國。這條商道歷經千年,但是一直沒有被官方認可。當時中國和歐亞大陸的聯系完全是靠駱駝商隊,由于商道并未正式開通,進入中國并非那么容易,所以在邊界就形成了自由商貿區,當然交易也是地下的。直到張騫出使西域,官方才正式開通商道,傳說中的藍綠眼睛的胡人才真正進入中國,甚至把生意做到了長安。這條商道從漢代一直延續到唐代,長安也成為世界的經濟商貿中心。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中國人在極度無奈的時候,會對著藍天訴說自己的困難和愿望,所以藍色在人們心中也是通往神靈的最美顏色。到了漢唐時期,人們忽然見到了藍綠眼睛的胡人,如果和這樣的人打交道就會變得富有,因此人們深信胡人的眼睛是通往神靈的眼睛。胡人還常常帶來一些長著眼睛的珠子,如果擁有一顆就能得到神靈庇佑。胡人通過商業活動和絲綢之路上的游牧生活將蜻蜓眼珠帶到中國的西部,大致是從巴基斯坦進入中國的新疆,再輾轉從內蒙古傳到中原。另外一條商路是水路,通過南印度洋進入印度,然后進入中國的南部。因此,在昆明和廣西均能發現同時期的蜻蜓眼珠。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在關善明和安家瑤的著作中,都認為中國的蜻蜓眼珠大約出現在春秋晚期,是一些游牧民族通過草原流動生活帶入中國,由中西方交流的絲綢之路來完成貿易。這種蜻蜓眼珠已經和中國文化交融,延伸到了其他的裝飾品上,材質也延伸至玉、木、陶、青銅、釉沙和煤晶等。制作蜻蜓眼珠最重要的是先要制作眼睛,將彩色玻璃堆在藍綠玻璃胎上,有的還再套多色并在堆色中放上通神靈的彩石,取石來運轉之意。人們甚至為蜻蜓眼套上眼睫毛來體現眼睛的靈動,然后再把眼睛嵌入主體藍色玻璃球。為了把眼睛表現得更加突出,人們制作了塔式眼睛,好像能左右前后轉動并看著人的靈魂不走偏。塔式眼睛也表現出人在驚恐之際眼睛突出的可怕狀態,用來防止惡業流出,從而保護后代和未來。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由于鉛鋇玻璃易碎、易氧化,因此蜻蜓眼珠存世量相當少,特別好的品質和品相更是鳳毛麟角。人們相信蜻蜓眼珠有保護后代的功能,在中亞地區,常常被鑲嵌在棺材上,或是出現在墓葬中。鄭玄注《禮記?喪服大記》:“飾棺者,以化道路及壙中,不欲眾惡其親也。”就是為了不讓他人在送葬的路途及墓壙中,直接看見親人的棺柩而生厭惡之感,故以華美的飾物進行遮蔽。隨著文化的變遷,中國人把蜻蜓眼珠當成是貴族的奢侈品,在重要的活動中才使用,貧窮人家是不可能擁有這份殊榮的。蜻蜓眼通靈的功用慢慢被淡化了。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2000年我第一次步入洛陽,這也是我第一次接觸到七彩斑斕的蜻蜓眼珠。我當時被那些珠子上的七彩光所吸引,這種猶如水面上漂浮著一層油膜、在太陽光下搖動發出的七彩光,又稱為蛤蜊光。在光線好的地方,或用手電筒照射的時候,蜻蜓眼那藍色和綠色的胎底,宛如夢幻般美麗。但由于蜻蜓眼珠是鉛鋇合成的玻璃,和皮膚接觸會過敏,當時不知道應該怎么用它,再加上和身體接觸后蜻蜓眼珠那美麗的七彩光就消失了,特別可惜,所以自己收藏時內心也十分矛盾。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那時購買能力有限,看到喜歡的或是覺得將來可以佩戴的,就偶爾買上一兩顆。市場的認知度不夠,人們對蜻蜓眼珠雖然喜歡,可是由于其不太實用,幾乎沒有人愿意花錢購買。2008年我遇到臺灣林女士,身為臺北仕林區某大學的教授,她熱衷于收藏蜻蜓眼珠。她說中國蜻蜓眼具有驅邪降魔的能量,和兩河流域的眼睛類似,都有保護后代的功能。我們達成共識,各出資一半來收藏蜻蜓眼珠,等到了一定數量的時候再編輯出書,留給后人一份參考資料。我們的收藏越來越豐富,在東西方文化對比研究當中,得到了很多關于文化和藝術的寶貴經驗:在西亞和中國的文化交流上,蜻蜓眼珠有著非常高的歷史價值,雖然兩地相距遙遠,但歷史卻證明了文化藝術是相通的,有著很多出乎意料的相類。可惜的是,2010年末,林女士的丈夫不幸去世,給她的打擊相當大,她回臺灣后就杳無音訊了。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十多年前我曾經轉戰陜西、山西等地收集古珠玉,過五關斬六將,在不斷的學習收藏中總結了很多關于蜻蜓眼真偽的判斷。胎體重、胎孔倒邊、圖案規范、珠體過于圓滿、無自然細裂紋、無七彩光、毫無氣泡、沾水無明顯土味的都極有可能是仿造品,若是一堆珠子尺寸一樣也為假。不同地方出土的蜻蜓眼帶的土質不一樣,而做假者往往會將成品珠埋在同一種土中做舊。最重要的是,現代人制造玻璃不再加入鉛鋇,新的配方密度高、手感偏重、不吸手汗。

與和氏璧并駕齊驅的寶物——蜻蜓眼

  蜻蜓眼珠這種神秘的海天一色的美麗珠子,是古代工藝和藝術的高峰。從蜻蜓眼珠這種眼睛崇拜的文化遺物折射出的人類生活軌跡,深遠悠長。歷史往往濃縮在小處,長著眼睛的珠子,令世界驚嘆。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