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玩鑒藏>> 文玩鑒藏>> 青銅陶瓷

明清帝王趨之若鶩的收藏品——汝窯

2015年12月15日 23:01:16來源:國家地理中文網 作者:文/王俊鶴 攝影/劉翔 瀏覽數:1371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明清帝王趨之若鶩的收藏品——汝窯

撰文:王俊鶴

攝影:劉翔

供圖:故宮博物院 

汝瓷以清幽淡遠、含蓄蘊藉的天青釉色聞名于世。天青,這是一種介乎藍與綠之間的顏色,幽玄,靜穆,就像雨過天晴烏云散開后,露出的第一抹藍。

  “雨過天青云破處,者(這)般顏色作將來。”這原是形容后周柴世宗命人燒造的宮廷用瓷,世稱柴瓷。可惜的是,柴瓷至今都未曾發現實物。人們不舍得讓如此美妙的比喻虛擲,便將它贈予汝瓷。似乎唯有汝瓷,可與傳說中的柴瓷同場競技而毫不遜色。

明清帝王趨之若鶩的收藏品——汝窯

  汝、官、哥、鈞、定,宋代五大名瓷中,汝瓷為魁,原因就在汝瓷的天青釉色。汝瓷創燒于宋哲宗元祐元年(1086年),但卻是在宋徽宗時臻于完美。奉道的宋徽宗以“青”為貴,他獻給神仙的祈禱詞就寫在天青色的青藤紙上,喚作“青詞”“綠章”。這種淡藍色所帶來的沁人心脾的靜謐感,恰恰契合了道教“靜為依歸”“清極遁世”的處世哲學。 

  如果不是金人的侵擾,宋徽宗與汝瓷或許能延續出更多佳話。然而,北宋末年,宋金之間頻發的戰事,不僅擾了徽宗的清夢,也終止了汝瓷的燒造。這種世間至為名貴的瓷器,前后僅僅燒造二十余年,留下的存世品極為稀少。到南宋時,已經難得一窺,更別提與宋隔開一個元代的明清兩朝。物以稀為貴,汝瓷一直占據宋代五大名瓷的首位,明清帝王趨之若鶩,幾乎將散落于民間的汝瓷收藏殆盡,布衣百姓聞所未聞。 

明清帝王趨之若鶩的收藏品——汝窯

  流傳至今,有據可查的汝瓷世間不足百件,且大多散落于世界各大博物館,其中收藏最多的是臺北故宮博物院與北京故宮博物院,多數為清宮舊藏。據推測,在私人藏家手中的汝瓷不會超過五件。最近一次汝瓷的公開拍賣是在2012年,一件葵花洗拍出2億港元的天價,為香港富商劉鑾雄拍得,面對如此價格,一般人只能望而卻步。對于大多數收藏家而言,觸摸汝瓷的唯一機會,便只剩下汝瓷瓷片了。

  以瓷片收藏聞名古玩圈的白明人稱“片兒白”,他藏有數千塊汝瓷瓷片,它們大多來源于河南省寶豐縣的清涼寺汝窯遺址。“汝瓷的成品率非常低,從窯址發現的大量汝瓷碎片就可以看出。”白明說,“不像現在可以用電來控制爐溫,以前用柴燒,溫度不好控制,出窯后,那些露胎的,變形的,或者顏色不對的,都得砸掉掩埋,只選取最好的貢奉給朝廷。”

明清帝王趨之若鶩的收藏品——汝窯

  除了寶豐清涼寺,白明的汝瓷瓷片還有一部分來自杭州和北京南城。宋室南渡,必定帶了一批汝瓷南下,而金兵也一定奪去了一批北上,在近千年的輾轉流散中,脆弱的瓷器又有不少被磕破砸碎,掩埋于厚厚的土層之下。

  這些被拋棄的碎片流轉到今天,隨著人們對于汝瓷的認知而逐漸受到重視,民間甚至有了“縱有家財萬貫不如汝瓷一片”的夸張說法。“除非某天在哪兒發現汝瓷窖藏,否則汝瓷整器全世界就那么多件,出現新整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白明說。汝瓷的瓷片收藏成了一種沒有選擇的選擇。

  不過,正如白明所說,“一塊瓷片有一塊瓷片的美”,至少瓷片上的天青釉色與博物館里陳列的汝瓷并無二致。這種采擷自天空的顏色令人心曠神怡,看著它便如同與宋徽宗對話,這種“如見古人”的感覺依然令人心醉。

明清帝王趨之若鶩的收藏品——汝窯 

  在白明的工作室內,我小心翼翼地撫摸一塊汝瓷瓷片,與文獻中記載的汝瓷特征一一對照。這或許是一只瓷碗的底部,裹釉的圈足內有三個細小的支釘痕。明代高濂《遵生八箋》卷四十“論官哥窯器”條中說:“汝窯,余嘗見之……底有芝麻花細小掙釘。”眼前的支釘痕細長而飽滿,果然就像釉面上落了三粒芝麻,十分有趣。 

  支釘痕的產生與汝瓷的燒造方法有關,不同于定窯白瓷的覆燒,汝瓷采用裹足支燒。宋代葉寘《坦齋筆衡》中說:“本朝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窯器。”當時定窯白瓷是將瓷器一件件扣起來燒造,為了避免瓷器相粘,在口沿處不上釉而留下“芒口”,瓷器燒完后往往還要用金銀錫等金屬鑲口,很不方便。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汝瓷燒造時就用三或五顆支釘將瓷器托起,口沿與圈足均施釉,只是在底部留下幾顆細小的支釘痕。 

明清帝王趨之若鶩的收藏品——汝窯 

  除了支釘痕,一部分汝瓷的底部還鏨刻有“奉華”“蔡”“甲”“乙”“丙”等銘文。“奉華”是汝瓷進入南宋宮廷后,由宮廷匠師所刻,指的是瓷器為奉華堂所用,奉華堂是南宋高宗德壽宮的配殿。“蔡”應是物主姓氏,有人認為是蔡京家族用器的標志。而“甲”“乙”“丙”則是清代乾隆時將宮中所藏古董分成甲乙丙等級別后,由清宮匠師刻于器底。汝瓷幽玄靜穆,宛如天成,而這些留于器底的刻款與支釘痕似乎是在暗中戳破——此乃人工造物。 

  把玩瓷片有一個好處,可以近距離地觀察瓷器的胎色。除了支釘痕,那些原本藏在釉層下的瓷胎由于整器的破裂也與我們“袒裎相見”。汝瓷的胎質并不細密,而是略顯疏松,其顏色就像人們焚香時落下的香灰的顏色,被稱為“香灰色胎”。這種頗具禪意的顏色,與天青釉色相互映襯,共同營造出一種靜穆典雅的氛圍。 

  細看手中的瓷片,釉面上有一些細小的裂紋。明代的曹昭在《格古要論》中說:“有蟹爪紋者真,無紋者尤好。”說的正是汝瓷的開片,所謂“蟹爪紋”大概就是螃蟹在沙面爬過留下的不規則紋路。傳世汝瓷大多開片,唯一不開片的是收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的一件汝瓷水仙盆。如果依照曹昭的說法,這件水仙盆應是汝瓷中的極品。 

明清帝王趨之若鶩的收藏品——汝窯 

  “開片是因為瓷器胎與釉的膨脹系數不同而造成的。”白明說,“新燒的瓷器大瓶,夜深人靜時,也會發出聲響,它自己在開片,在復蘇。許多瓷器都有開片,有沒有開片不是判斷是否汝瓷的標準。” 

  汝瓷的核心特征還是它天青釉色。這種釉色極單純,只有一種顏色,又極復雜,它隨光線的變化而變化,只有在自然光線下,才呈現出“雨過天青”的顏色。即使是在自然光下,它也隨天變化,早上天朗氣清,它也清朗,中午天空發灰,它也發灰,這是一種流動的色澤,在綠與藍之間搖擺,游蕩。這般神奇的釉色,明清兩代的工匠都試圖恢復,然而即便是康乾盛世,連景德鎮里最具巧思的匠人也無計可施。有清一代,官、哥、鈞、定等四大名瓷都被成功仿燒,唯獨汝瓷的天青釉色最難尋回,從未成功燒造。原中國古陶瓷研究會會長馮先銘曾說過:“汝窯釉色最難仿,比定、鈞等窯難度大得多,因此傳世制品根本無亂真之作。” 

  南宋周輝在《清波雜志》中這樣說:“汝窯宮中禁燒,內有瑪瑙為釉。”在寶豐清涼寺的汝窯遺址也發現了瑪瑙礦石,那么,是否神秘的天青色與瑪瑙有關?有瓷器專家認為,汝瓷之所以在釉中加入瑪瑙粉,是為了顯示皇家用瓷的尊貴,表明燒造宮廷用瓷不惜工本,實際上瑪瑙的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與釉本身的主要成分相同,加入瑪瑙并不會對釉色產生實質影響。 

明清帝王趨之若鶩的收藏品——汝窯 

  可以想象,天青色第一次出現在瓷器上,或許也僅僅是一次始料未及的窯變,一次偶然的小概率事件,是“出錯”的配方、特殊的火候、湊巧的時間這些微妙的尺度,造就了瓷器中最為尊貴典雅的色澤。即便運用現代科技去分析與還原,仿燒出的瓷器也略遜一籌。筆者曾經在河南汝州見過當地人仿燒的一件蓮花式溫碗,造型和釉色均不錯,但底部的支釘痕卻白得晃眼,殊為可惜。

  “現在的燒瓷技術遠遠超過古代,造型和顏色都可以仿,但是有一條我們永遠也超越不了,就是它的神韻。”白明說,“汝瓷是農業社會、田園生活發展到極致的產物,我們今天已經是信息化社會、后工業時代,怎么可能做出同樣的瓷器?我們現在仿燒汝瓷,是追著古人在跑,想的是我要怎么賣,要怎么獲獎,但宋人不是這樣,他們看天,天是藍的,他們想的就是要怎么把它放到瓷器里。” 

明清帝王趨之若鶩的收藏品——汝窯 

  對于白明而言,接近、觸摸汝瓷的最佳方式,就是瓷片。手握一枚瓷片,既可以在古樸靜謐的天青釉色中進入冥想,也可以在腦中還原它曾經作為整器的模樣:是溫婉的蓮花碗,還是精巧的葵花盤,是典雅的三足奩,還是無紋的水仙盆……更可以想象宮室之內,宋徽宗如何摩挲器物,如何欣賞釉色,如何在與瓷器的彼此凝視中,體悟清極遁世與天人合一的哲思。

  “中國人講求臆想之美。給你一片汝瓷,就是給你一個想象的空間。你拿著它,可以無限地去想象。”白明說,“歷史之門是打不開的,我們無法穿越,但歷史留下了瓷片這個貓眼,這個窺視孔,通過這個窺視孔,你可以看到歷史的原貌,這就是瓷片的價值。”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下一篇:銅爐為什么是明代文玩之首?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