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玩鑒藏>> 文玩鑒藏>> 藏教法器

唐卡中的特殊門類——空行母

2016年01月20日 00:23:01來源:國家地理中文網 作者:文/劉彤、郭憶靜 攝影/劉翔 瀏覽數:2120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唐卡中的特殊門類——空行母

撰文:劉彤、郭憶靜

攝影:劉翔

供圖:故宮博物院

 

唐卡的創作不是為了悅己,亦不是為了悅人,它的藝術價值只緊緊圍繞著信仰。同時,它也有著與眾不同之處,那就是畫面里出現了許多女性佛陀形象——空行母,這些特殊而重要的角色是智慧與慈悲的化身,且故事豐富、文化意義深遠,奠定了其特殊的唐卡收藏地位。
 

唐卡中的特殊門類——空行母
金剛瑜伽母唐卡


  大多數人知道藏傳佛教與漢傳佛教的差異性,但卻不知在唐卡收藏市場里,也有兩種涇渭分明的風格:新唐卡和老唐卡。老唐卡泛指民國之前的唐卡,風格樸素,宗教色彩更濃厚,受到地域和時代的影響強烈,畫面中體現了許多內容,涵蓋故事、建筑、宗教、醫藥知識,甚至還有天文地理,可以從中進一步解讀西藏典型的文化土壤和藏傳佛教的特性。 

  早期唐卡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和形象,粗略概括起來,主要有佛、菩薩、護法、上師和持供人這幾種。由于藏傳佛教的特點,尤其是密宗的傳播,各類護法成為最受大眾歡迎的題材,也是當前拍賣市場上價位最高的品種。然而與漢傳佛教和南傳佛教不同的是,藏傳佛教的護法里面有一類特別的情況,是其他兩大教派所沒有的,那就是空行母。 

唐卡中的特殊門類——空行母

清人畫吉祥天母像軸

  正如唐卡有新舊之別,空行母也有狹義和廣義之分。關于這一點,著名的藏傳佛教學者和研究家張澄基先生在其生前所著的《密勒日巴道歌集》中的解釋比較有代表性:“空行母,即護持密乘行人及教法之女性護法,亦為對一切修密乘的女人之尊稱。”狹義上的空行母通常是指藏傳佛教中的女性護法神,根據藏傳佛教經典中的解釋,空行母原為西藏當地原始本教中的女性神祗,后來佛法傳入藏地,這些女性原始神祗遂為佛法所折服,后轉而成為藏傳佛教的各類護法;而就廣義而言,也可認為所有女性之佛陀皆可稱為空行母,因此習俗上,這一名號也見于對女性上師和修行者的尊稱上。 

唐卡中的特殊門類——空行母 

  20世紀初,一個叫科茲洛夫的俄國探險家假借“探險”之名,來到內蒙古巴丹吉林沙漠腹地的黑水城,帶走了西夏、宋、元時期的大量歷史遺物,其中包括41幅西夏時期的唐卡作品。這些作品既有佛像、菩薩像、本尊像、護法神,還有以女性佛陀形象為主的空行母像。如今后人只能來到俄羅斯圣彼得堡艾爾米塔什國家博物館探究西夏時期空行母的世界。現存的空行母題材唐卡并不多見,但均為精品。黑水城1908年出土的幾幅空行母唐卡中有一幅西夏風格金剛亥母畫像,程式化的繪畫技法讓神靈造像顯得質樸又生動,從中可窺視老唐卡所蘊含的色彩學對中國傳統國畫產生的影響。

  自吐蕃時期(公元7-9世紀)開始,西藏長久以來奉行母系社會。直到今天,在藏區多地仍保存著“一妻多夫”及招贅女婿上門的婚姻制度,這就決定了西藏女性在家族中往往起到了支配作用。佛教傳入西藏之后,由于這種特殊狀況的存在,如果不從教義和教法上解決這個問題,可以想象將會受到相當大的阻礙。因此,經過劇烈的宗教與民俗之間的相互融合,巧妙地把本教女性神祇化入其中,藏傳佛教造像中的空行母形象出現了。 

唐卡中的特殊門類——空行母

繪制唐卡的礦物顏料,今日所用與古人并沒有什么不同。


  自古以來,唐卡就被奉為一種“流動的寺廟”,在地廣人稀的雪域高原弘揚佛法,善巧、方便是重要的考量因素。藏民隨身攜帶一卷唐卡,內心得到的洗滌能量是巨大的。畫面里有空行母形象的唐卡也不例外,是藝術與信仰的承載。不同教派的修行者供奉的不同本尊或護法神形象代表了其特有的傳承,空行母便是其中重要的一個形象類別。 

  空行母被作為佛教護法甚至本尊進行崇拜的歷史源遠流長,很多形象早已深入藏民心中并被虔誠地進行供奉,其中流傳最廣的有金剛亥母、作明佛母、金剛瑜伽母、財富度母、吉祥天母、獅面空行母、大白傘蓋佛母等。考慮到藏傳佛教各不同教派的特色空行母形象,空行母的數量可能達到幾十乃至上百之多。這些空行母形象分別代表了不同教派的不同修法,且各成體系。 

唐卡中的特殊門類——空行母

收藏家劉彤和他的唐卡

  從元代開始,由于蒙古受到藏傳文化的深遠影響,宮廷內就有人專門繪制唐卡;到了清代,皇家更是將藏傳佛教推崇到一個巔峰,除了興建大量佛寺,接受從西藏進貢而來的唐卡,也請工巧的喇嘛在宮廷內繪制唐卡,使得清代的唐卡藝術留下華麗的一筆。如今故宮內保存著不少當時流傳下來的唐卡,也就是所謂的“清宮唐卡”,其中也不乏空行母的蹤跡,在故宮館藏的眾多空行母唐卡中,吉祥天母是其中重要的一員,她是藏傳佛教萬神殿中居于首位的女性保護神,備受格魯派的尊崇,形象上分為慈悲像和忿怒相兩種,而最為大眾所熟知的則是忿怒相吉祥天母。 

  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其中有一幅吉祥天母唐卡,黑藍色身,呈忿怒相,頭上戴著骷髏冠,火焰赤發,奔馳于翻滾的血海中,上界和下界皆有指定的人物。這幅唐卡的背面有白綾,用漢、滿、蒙、藏等四種文字題寫著時間和來源,是“乾隆四十六年二月二十一日仲巴胡土克圖(清朝授予藏族及蒙古族喇嘛教大活佛的稱號)歲本康卜恭進供奉利益畫像吉祥天母。” 

唐卡中的特殊門類——空行母

唐卡的修復技術起源于壁畫修復術,由一系列的專業流程所組成,其中清洗和補是最為關鍵的環節,極其考驗修復師的專業知識儲備和繪畫功力。

  早期唐卡除了被各大博物館收藏,也有很多收藏于私人之手。有一幅繪于公元12世紀至13世紀之間的噶當派早期上師唐卡,其中除了有釋迦牟尼佛和各種護法、本尊形象外,另有十二位上師形象占據了唐卡的主要空間,他們兩兩之間相互對坐,暗示著師承關系,并且在每一位上師畫像下面都繪制有墨書題名,表明這十二位上師在歷史上都真有其人。從裝扮上看,他們有的是譯師,有的是教派領袖,有的是大寺主,有的是大修行者。一個比較有趣的地方是,通常的上師題材唐卡中,畫面布局一般呈現單尊像、雙師對坐像、三人組合像以及千佛式這四種方式,像這種十二位上師分三層在主尊位置上平行排列的布局并不多見。而且畫面中出現了一位非常明確的女性上師的形象,她的穿著佩戴以及衣著配飾與其他的男性上師完全不同。她身著花袍,衣袍覆蓋了全部身體,戴頭巾,留長發,頭發上點綴有西藏典型風格的珠子配飾,耳朵上戴有女性特有的大耳環,脖子上戴著一顆綠色的大松石珠子。結合題名推測,這位女性上師很有可能是一位在西藏歷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空行母——瑪吉拉準。 

  瑪吉拉準是印度大成就者帕當巴桑結的再傳弟子,自幼得道,并且在男性主導的密教修法中自成一系,即“女性的覺域派”。瑪吉拉準和她的弟子們經常半夜去山上受苦,念經、修持,據說她曾經過108座泉水和葬場修法,這些故事被后人繪成唐卡加以宣傳。如布達拉宮中就藏有一幅長86厘米、寬56厘米的清代布畫唐卡瑪吉拉準像,將她畫在荒山野林及鮮花盛開之處。
 

唐卡中的特殊門類——空行母

經驗豐富的修復師能將原本殘破不堪的唐卡一洗頹顏,重煥異彩,也大大提升原有唐卡的價值。

  在瑪吉拉準的影響下,藏傳佛教產生了女活佛制度,這是繼男活佛之后產生的又一偉大創舉,也為空行母題材從神話向世俗的敞開提供了憑借。第一世女活佛名叫杰增?卻吉卓美,法名多杰帕姆(即金剛亥母),她于1439年創建了著名的桑頂寺,從此該寺成為歷代多杰帕姆女活佛的駐錫地,其傳承至今未絕,已至第十二世。特殊的藏族文化,將女性的崇高、柔美重新賦予含義并演繹在唐卡上,這也讓人們能在畫面上尋覓到一縷不一樣的女性感染力。這種敬畏同喜歡是兩個概念,根基于西藏的特殊文化土壤。空行母就像是雪域藏地的守護者,庇佑著蕓蕓信眾。不過,于今人的審美眼光看來,古代唐卡空行母創作的形式和內容雖然似乎變化不大,卻已然悄然間將崇高信念與藝術體悟融合到一個精妙的境界,將藏人的生活情感幻化成一種理想世界的藝術。從這個角度出發,反倒成就了其另一番美名。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