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談史說藝

富平劇團老藝人柏福榮采訪實錄

2017年05月16日 20:01:28來源:秦劇學社 作者:古洋州 瀏覽數:1563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采訪時間:2016年7月2日      

采訪地點:西安市柏福榮老師家里

引薦人員:溫軍海

采訪人員:古洋州           

文字整理:古洋州

文字編輯:古洋州

名家簡介:柏福榮,富平劇團老藝人。1940年4月生于陜西省西安市,師從李步林、黨治國等,1954年考入西北戲曲研究院(陜西省戲曲研究院前身)訓練班學藝,1956年到富平劇團工作。工花臉,擅長吐暗火,耍牙等絕技。在阿宮腔《王魁負義》《錦香亭》《女巡按》等,秦腔《火焰駒》《趙氏孤兒》《五臺會兄》《忠保國》等多出劇中任主要角色。

以下為采訪者(簡稱“采”)和柏福榮老師(簡稱“柏”)對話實錄。

采:柏老師您好,您是在什么情況下學戲的?

柏:我老家在長安縣甘寨村,我是在南稍門生的,也是在那邊長大的。家里在那邊租了房子,以種菜為生。我外爺他們在五典坡住著呢,我的幾個叔伯子舅,他們愛去西安市三意社、尚友社看戲,把我也領著,所以我小時候就愛戲。三意社有個導演徐元民,是我叔輩子外爺,他也經常帶我去看戲,有這個關系,看戲不要錢,所以就愛上戲了。平時也愛喊叫,上學走到路上也在喊叫,愛到什么程度了呢?星期六放學后,把衛生打掃一下,桌椅收拾起來,唱《鍘美案》,亂喊叫呢!我12歲的時候,想去三意社學戲呢,家里不讓去。一直好愛戲,上學不好,肯留級,就不是上學的材料,上到14歲了,還在完小。54年2月份,有個周末的時候,戲曲劇院考學生呢,一幫學生娃都想去看看,我也想去看看。當時主考是演員訓練班的班主任李正敏先生,我唱了《三對面》,嗓子美得很,唱完后李正敏先生很高興。考完讓我回去,第三天再過去,叫兩個院長去復查,馬健翎和黃俊耀把我又考了一下,他們看了都很高興,就把我定下來了,我回去就背著鋪蓋去了劇團。2月21日,我正式到了劇團。考的時候是偷偷去的,等我考上了,才給家里說,家里也就同意了。

柏福榮早年生活照

采:您學戲是什么情況 ?都有哪些老師給您教過?

柏:我學戲時已經14歲了,年齡有點偏大,但是愛,就不覺得苦,休息時間都在功場呢!我的啟蒙老師是田德年,田老給我順了《鍘美案》幾板亂彈。還有個李步林老師,他是長安人,也給我教了一些。練功是幾個京劇教練,有張福有,門學周等老師,他們要求都很嚴格。第一次上臺是和樊小云一起演《鬧龍宮》,我演龍王。本來是姚武育的龍王,結果演出時他病了,我就上了一回舞臺。

柏福榮《五臺會兄》劇照

采:您是什么時候去富平劇團的?富平劇團當時狀況如何?

柏:56年毛主席有個雙百政策,號召院校、劇社去支援外省、外市、外縣文化建設,我響應了號召,就去富平了。本來沒有分派我去,我是志愿去富平的。我跟一個同學師從林調換了,人家不想去,我說你不去我去。為什么我要去呢?主要是,李正敏先生把他的兩個娃:李炳恒和李亞玲,都弄到富平去了,我想李老師把娃都弄到富平去了,那說明富平好,我也想去,我們一共去了6個。去富平前,我們沒排過什么戲,沒經過實踐,但學了三年,跟頭,把子這些已經學得差不多了。

富平劇團是1951年成立的,我們去的時候,演員陣容很不錯。我們去了主要就是跑龍套,看人家怎么化妝,怎么唱怎么演,演完下來還要問。我當時跟著黨治國老藝人,學了不少戲。他是唱媒旦的,扮相好得很,特別是一對燈(指眼睛),跟銅鈴一樣,好得很。嗓子不行了,但是身上很好。化妝很嚴肅,演戲也認真。胡子生也能唱,花臉也能唱,啥都能來。《金沙灘》演天慶王,往那里一站,身上特別好看,我現在天慶王的臉譜就是學的他的。特別是他的媒旦,《拾玉鐲》、《小姑賢》、《看女》等,我再沒見過那么好的。在他手里我學了不少東西,特別是藝德,唱戲必須認真,化妝必須干凈,到前臺必須認真賣力。他打臉子,我就給他扇扇子,他高興,我把東西也就學到了。看他演戲,我也特別愛,平時也就跟著模仿。

59年初期,我就開始背重戲了,像《火焰駒》《趙氏孤兒》等。演《火焰駒》,雖然只有三場戲,但是戲非常重,要是狠戲的話,就掙得很。艾謙“三把火”,第一把火就要沖到臺子口,就要這么利索,最后抖馬下場后,在后臺睡到箱子上直喘氣。羅四奎老師演戲,我也看過,許多東西現在還在我肚子里!羅老師的架子好,看起來大方,眼睛特別好,現在的年輕人,根本辦不到。《游西湖》演廖寅,一個飛腳上桌子,我親眼見到的。戲曲劇院演《趙氏孤兒》,我們富平縣劇團全班人員過來看戲,回去立馬就排。我把《趙氏孤兒》演了四十年,直到我退休。

柏福榮《火焰駒》劇照

采:富平劇團是什么時候開始唱阿宮的?

柏:58年開始“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把小戲搬上舞臺,阿宮開始在大戲舞臺上演。這一年,我們將阿宮《玉瓶贈金》搬上了大戲舞臺。我們當時主要唱秦腔,排練阿宮的時候就唱阿宮,叫皮影社的老藝人給我們教唱腔。

采:1960年在西安市舉行了一次會演,阿宮演出非常轟動,您能介紹一下會演的情況嗎?

柏:60年3月,在人民劇院匯演的時候,富平劇團演了《王魁負義》,是楊遠中給我們導演的,他是易俗社的學生,跟我前后到富平劇團的。我們演的時候,開始幾天晚上的《十三姐妹闖三關》等戲,非常熱場,演出后紅火得很,到我們演出《王魁負義》時,大家還有點緊張,因為阿宮相對比較涼,怕演出后挨砸。沒想到劉寶琴的“梁鴻孟光”四句齊板,就是滿堂好。這下大家才把心放下,后來我的判官,出來吹暗火,耍獠牙,又是滿堂好,叫好聲一片,我們終于才放下心。

61年3月14日,我們進京演出阿宮《王魁負義》,陳毅和習仲勛接見了我們,我演的判官。64年傳統戲禁演后,就演現代戲了,8個現代戲我演了7個。彭霸天,胡傳奎,鳩山等,我都演過。文革結束后,傳統戲逐漸恢復,富平團第一個恢復的《鍘美案》,路德榮演包拯,我演了王朝。我演戲主要是二花臉,摔打花臉,年輕時候倒倉不注意保護,嗓子有些欠缺。文革后我逐漸開始唱大花臉,《二進宮》等也開始唱了。劇團漸漸沒人了,老的老,走的走,演出劇目也很單調。到2000年退休,我們一起去的6個人,就剩我一個在富平劇團了。帶了幾個學生,后來都到別的劇團去了。現在形勢好了,但藝術走的下坡路。

柏福榮演出阿宮《王魁負義》節目單

采:柏老師,您的絕技“耍牙”非常有名?您是跟著誰學的呢?

柏:這是我自己琢磨的,在59年前后學的,黨老給我說,咱們秦腔界有耍牙絕技呢,你把它學下么。但黨老也不會,只有我自己去摸索。我先去西郊屠宰場找獠牙,找了8副,挑來挑去,只留下了1副,這副牙藝術性高,含在嘴里竅道好得很。先把東西弄到手,然后再自己摸索怎么演。含著牙有白口沒有亂彈,練習一段時間后,慢慢就習慣了,再含著牙練白口。

柏福榮演出用的獠牙

采:您練習“耍牙”難不難?吃了不少苦吧?

柏:技巧這些東西,在人呢!在你摸索,不摸索你怎么成功呢?跟演戲一樣,一出臺,唱啥要知道自己該干啥!關鍵在于體會體驗,這一句詞什么意思,先把老師問清楚,然后再出來再表現表演。“耍牙”這個技巧學會后,就主要用在阿宮《王魁負義》里的判官,其他地方很少用!

柏福榮展示“耍牙”絕技

采:您覺得阿宮有什么特色?您對阿宮的發展有什么看法?

柏:阿宮,如果你懂文化,會享受,是高級的,絕對的,你坐到那里,用耳朵聽,柔軟纏綿,相比之下,秦腔就有些慷慨激昂,有些爆,和阿宮的味兒就不一樣。所以,優雅細膩就代表了阿宮,慷慨激昂就代表了秦腔。我對阿宮的將來,也熬煎,沒有好的人才好好地弄,阿宮就畢了。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下一篇:漢調桄桄老藝人李天明采訪實錄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