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談史說藝

秦腔名宿袁興民先生采訪實錄

2017年04月16日 21:01:33來源:秦劇學社 作者:桃花島主人 隴東野人 劉浪 瀏覽數:1353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采訪時間:2015年6月12

采訪地點:甘肅平涼袁宅

采訪對象:袁興民、袁秀芳(袁老大女兒)、竇富民(袁老學生)

采訪人員:桃花島主人、隴東野人、劉浪

錄音整理:追風

文字編輯:隴上一癡

名家簡介:袁興民,秦腔名老藝人。1921年生于陜西咸陽,1934年入益民社學藝,師承李步林、惠濟民,工須生、老生。西安事變后到甘肅平涼搭班,先后在平樂社、聚義社、民藝社擔任主要演員,50年代以后,在平涼新民劇團、新隴劇團、平涼地區秦劇團擔任主演、導演、業務團長。做唱兼工,黑白不擋,尤以衰派老生見長,在數十年的藝術生涯中形成了獨特的藝術風格,在西北五省享有盛譽。代表劇目有《四進士》、《打鎮臺》、《十五貫》、《烙碗計》《走雪山》、《劈門賣畫》、《蘇武牧羊》等。

以下為采訪者(簡稱“”)和袁興民先生(簡稱“”)、袁秀芳老師(簡稱“”)、竇富民老師(簡稱“竇”)對話實錄:

采:袁老您是哪年出生?什么時候學的戲?小時家庭情況怎么樣?

袁:我生于一九二一年二月二十五(即公歷1921年4月3日),家在咸陽市北門魚池巷,1934年學的戲,1936年畢業演出的是《烙碗計》。

芳:《中國戲曲大辭典》上的登的我父親上過小學,實際上沒有。家庭就是城市貧民,我爸學成以后家里也非常清苦。因為當時我爸住的隔壁就是咸陽益民社,當時他就聽的學會了幾句。每天我爺就靠著給人出苦力,送米、送面養家糊口。我父親開始唱的時候我爺還不讓,隔壁班主聽見了,說我爸嗓子條件這么好,為什么不讓娃唱戲。我爺當時想著唱戲就是不好,可是生活所迫,沒有辦法才到益民社學了三年戲。

袁興民先生60年代留影

采:當時益民社的老教練有哪些?

芳:當時的教練是惠濟民、李步林,啟蒙師父也是這兩個。這兩個老師一個給他教的是白胡子戲,一個教的是黑胡子戲。

袁:惠濟民排的是《濟南案》,李步林排的是《日月圖-賣畫劈門》。

芳:一個白胡子,一個黑胡子戲,所以我爸的功底比較扎實。

袁興民先生《法門寺》劇照

采:當時和您一塊學戲都有哪些人?

他想不起來,從咸陽出來就再也沒有聯絡了。

采:當時益民社的情況怎么樣?

袁:益民社領戲的箱主是鄭四,他不會演戲。后來到了涇川縣水泉寺組織了一個私人班子。益民社當時的演出時間還是比較長,前后收了四班學生。

袁興民先生《楊門女將》劇照(1984年)

采:當時益民社都有哪些名演員?

袁:唱旦的何毓華、劉毓華、呂秀華,唱須生的王正民、王益民,唱花臉的關振西、趙定國,這幾個都是主要演員。這都是甲班學生,比我早些,等我進入學戲的時候,人家都能演戲了,我不太了解,在當時情況下他們都是名演員。

采:您當時在益民社都演了哪些戲?

袁:我當時以白胡子為主,《蘇武牧羊》、《四進士》、《烙碗計》、《劈門賣畫》、《祭關張》。

采:是不是還有益慶民、唐理民?

袁:當時有。

竇:益慶民后來到了慶陽劇團,王益民到了涇陽劇團,袁老師到了平涼了。王益民的戲好,和我還在一塊演過。

袁興民先生《十五貫》劇照(70年代末)

采:袁老哪一年到平涼的?

袁:西安事變那年到平涼的,來了就在平樂社。當時西安事變后都害怕戰爭,平涼有個山西晉劇社、河南豫劇團,那會子亂得很,動不動就散伙了。最后我到了民藝社。

芳:平樂社當時班主是楊子恒,甘肅省解放后當了交通廳廳長。把喬良平認的干兒子,靈臺人,文革中跳井了。

竇:民藝社的班主是張鳴山,這里是秦腔重鎮,好多西安名演員要想上蘭州演戲,必須能在平涼打出來才敢走蘭州。如果在平涼演不出去,那就到蘭州就吃不開。因為平涼這兒就是戲窩子,西安的演員如果在平涼第一炮能打響才能到蘭州。耿善民在西安很有名氣的,到蘭州去就很不如意。隴東地區回民多,回民對秦腔最懂。所以,解放前這個地方就三個劇團,一個平樂社、一個民藝社,還有一個正義豫劇團。每天晚上三個園子在演戲呢。

袁興民先生《激友》(飾蘇秦)劇照

采:袁老在天水、寶雞演戲多嗎?

袁:在天水、寶雞沒演過,主要在平涼、蘭州、寧夏。

竇:1958年鐵路通車典禮,我們平涼新隴劇團整個在銀川市去演了,還有西安易俗社,王朝民、袁興民、我,還有去世了的楊治平。還有高致秦、陳慧英,這都是些名演員。

芳:楊治平2000年去世了,都十六年了,當時59歲。

采:咱們平涼當時還有個聚義社?

袁:聚義社主演是沈愛蓮,主演劇目有《金玉奴》、《五家坡》、《奪錦樓》等。他父親是沈和中,外號“活周瑜”,是易俗社的學生。

采:袁老,在您一生演戲中,哪些戲比較喜歡?

袁:白胡子《四進士》、《魚水緣》、《烙碗計》、《日月圖》、《祭關張》、《走雪》。解放后我還演了些反面角色,《紅燈記》的鳩山,《沙家浜》的胡傳魁,中間人物就是《李雙雙》中李雙雙的愛人喜旺。省政協會閉幕的時候,我演了《打鎮臺》,返場五次,謝幕兩次。這些戲中《四進士》我最喜歡,其次是《烙碗計》、《賣畫劈門》等。

袁興民先生平涼廣場留影(1994年)

采:袁老哪一年退休的?

芳:1980年12月底。

采:您看過的前輩或者同行演員,您評價較高的有哪些?

袁:最佩服的有蒲劇的閻逢春。

芳:那是我爸的偶像,那可是真的。我爸還買下蒲劇的帽翅。

袁:秦腔界就是劉毓中的學生姜望秦。

采:這些和您合作演出過的演員中,您認為哪些比較理想?

芳:和安玉梅合演《楊門女將》,她的老太君。還有和陳慧英演的《打金枝》、《趕坡》,她50歲不在了,這些都是很攢勁的演員。劉月娥是甘肅省秦專門和我爸錄像的演員,還有九齡童王曉玲也和我爸合演過《趕坡》,咸陽的郭明霞也和他演過。

袁興民先生和王曉玲演出《趕坡》(1986年6月5日)

袁:《楊門女將》在蘭州演出兩個月;沈愛蓮到平涼也和我演過,合作過《趕坡》、《魚水緣》、《金玉奴》等戲。

采:袁老現在留存的錄音、錄像資料有哪些?

芳:錄像有折子戲《賣畫劈門》,現在資料丟了;《趕坡》有前面的一段唱,網上有,但是東西不太清晰;還有《走雪》,甘肅音像出版過。錄音有甘肅省廣播電臺的幾個折子戲,有《蘇武牧羊》、《祭靈》、《烙碗計》、《賣畫劈門》,還有個什么戲,一共五個。

采:袁老在平涼帶的徒弟主要有哪些?

芳:他就沒有專門帶徒弟,基本就是團里的。他的業務團長從1963年干到1980年。大學生那一班的戲基本都是我爸排的,像康建芳的《謝瑤環》、《三滴血》,我們小學生演的《寫狀》。劇團一個導演、教練本身就是老師。

竇:他基本就沒有帶,一是他是業務團長,再加上是個名演員,劇團的人物比較多,一本戲下來就是他的導演。平涼的三個老演員人家都給了個副團長的職務,袁興民、王朝民、陳慧英。

袁興民先生接受采訪時示范表演(2015年6月12日)

采:您對現在新編戲擯棄傳統程式怎么看?

芳:沒有程式就沒有戲曲,現在的演員比較會走“捷徑”,這些程式化東西,技巧也難練,還不見得就成名。現在秦腔的最大問題是觀眾斷層,那一年我領我們群藝館藝術團下鄉演戲,臺上十一個演員,臺下坐了八、九個老觀眾,把觀眾從房間里請出去叫看戲,人家等會又回去了。這些傳統的東西年輕人聽不懂,只有老年人,可是老年人又走不動、走不到劇場,所以現在你看現在柳胡的業余秦腔演唱熱火的很,但百分之百都是老年人。

采:您對現在戲曲包括傳統戲劇、技巧的喪失都是歸于演員、觀眾的斷層?

芳:對,你看人家京劇就是從學生教學課堂開始,灌輸接受這個東西,我們秦腔就沒有做過這樣的工作。第一節奏太慢,年輕人聽不懂,所以慢慢年輕人根本不愿意去接受,欣賞的都是老觀眾,那么老年觀眾走了,這個還存在嗎?按理說應該還有一部分人熱愛,但畢竟是少數。第二就是演員的斷層,現在學秦腔的人都嫌太艱苦,誰像上幾輩人這樣的努力,練功和學藝非常艱苦、艱難,而且是一輩子的創造性東西,所以學的人少了,觀眾也少了。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秦腔名旦張燕采訪實錄 下一篇:三意社50級學員馮亞民訪談實錄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