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談史說藝

漫談三意社《蘇武牧羊》

2017年10月25日 19:05:42來源:秦劇學社 作者:頻陽劉暢 瀏覽數:1235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蘇育民先生《蘇武牧羊》(飾蘇武)

秦腔《蘇武牧羊》是西安三意社常演劇目之一,1950年代,長安書店出版過蘇育民《蘇武牧羊》折子戲演唱本。該劇1935年由西安名票李逸僧根據京劇《昭君和番》和《蘇武牧羊》改編,當年6月首演,此后,直到1949年,民國時期三意社每年都有上演,有的年份演出達四十多次,平均每月有三四次貼演。1942年11月起,蘇哲民、蘇育民和蘇蕊娥三人常聯袂演出《打雁》一折,為西安觀眾所贊賞,也為三意社贏來可觀票房收入。

李逸僧(1878—1942),陜西西安人,原名翼生,因左臂跌傷,自稱“短左袂僧”,因排行老二,時人也稱李二老。他出身富商專家,曾到北京隨姜妙香等學習京劇小生并參加票友演出。1930年代在西安代曾為三意社新編或改編過《婁昭君》、《玉堂春》、《臥薪嘗膽》、《蘇武牧羊》等戲。李逸僧所編《蘇武牧羊》共有大小27場戲,其中近乎一半是過場戲,從這方面來說,劇本還是比較松散的,而甘肅靖正恭藏《蘇武牧羊》和三意社劇本情節大致相同,卻只有17場,就顯得較為緊湊。該劇名為《蘇武牧羊》,可是直到第二十場蘇武才首次出現,而且是過場戲,第二十四場是今天我們所常見的折子戲《蘇武牧羊》,第二十五場是《打雁》,其他幾場蘇武也只有過場戲。從劇本結構和文學性來說,這本戲和同時期易俗社的劇本甚至李逸僧其他劇本都是有一定差距的,或許這也直接導致全本《蘇武牧羊》沒有流傳下來,只留下一折經典折子戲。

《蘇武牧羊》全本戲有名有姓的角色27個,有老生、須生如蘇武、王忠、李廣、漢武帝、胡德成等;有旦角如正宮林后、王嬙、包麗麗、胡蓮香等;有凈角李延年、土金輝等;還有丑角包十金、李長春等,可謂是生旦凈丑行當齊全的大本戲。三意社郭育中、楊金聲、王慶民、李益中、田玉堂、王祿林、和家彥、晉福長、蘇哲民、蘇育民等經常貼演。

蘇哲民、蘇育民、蘇蕊娥合演《蘇武牧羊》戲報

李逸僧為三意社所編《蘇武牧羊》本戲,借鑒了京劇《昭君和番》與《蘇武牧羊》的有關情節,劇情大致如下:

漢武帝時期,越州知府王忠夫婦中年得女兒王嬙(細君),視為掌上明珠,清明佳節,王忠夫婦帶王嬙踏青。踏青途中遇到首相李延年之子李長春,這李長春前雞胸、后羅鍋生地十分難看,而且不學無術,但偏偏看中美貌的王嬙。李長春央媒到王府求親,被王府打將出來。恰在此時,越州籍首相李延年奉漢武帝命到原籍尋訪美女,見到兒子被打,心中十分生氣,公報私仇,要把王嬙選送宮中。路途之中,李延年見王嬙生得美貌,欲將其留給兒子完婚,便以漁家女胡蓮香(賽細君)代之入宮,而將王嬙暫寄普渡庵。胡蓮香進宮后,與漢武帝朝歌夜飲,武帝無心朝政。正宮林后見武帝不理朝綱,十分憂慮,便去普渡庵禱告,遇見王嬙彈琵琶訴幽怨,明白真相。于是,林后帶王嬙回宮,李延年見事發,從狗洞逃脫去番邦投奔昔日學生衛律。出逃時李延年帶了王嬙的畫像,并蠱惑番王強迫王嬙和番。番王發兵,漢武帝命郭昌前去迎敵,兵敗,先行官李陵被擒。李陵被擒后起先拒降,后在番地丫鬟“若將你有用之身留下,日后還能回上中華”的唆使下投降并與金花公主完婚。番王一再進犯,要王嬙和番,漢武帝無奈一邊送王嬙去和番,一邊讓蘇武先行去談判,若談判成功,王嬙則不必和番,原路返回。蘇武到番幫后痛責番王,拒絕投降,被流放到北海牧羊。李陵前去勸降,蘇武拒絕。蘇武將要凍餓而死之際,得獵戶包十斤、包麗麗父女相救。后來,李廣帶兵征番,大敗番王,奪回王嬙。李陵陣前刺死金花公主并自刎,蘇武被李廣迎回漢朝。

從以上故事情節來看,李逸僧著《蘇武牧羊》敘王嬙多,談蘇武事少,這樣一出戲為何要取名《蘇武牧羊》,其中是有原因的。主要原因之一便是當時陜西省戲劇審查委員會飭令修改的。

1935年9月22日《西北朝報》一則消息:《〈昭君和番〉改為〈蘇武牧羊〉,三意社呈請復審》提到:

“本市秦腔劇團三意社,前編制《昭君和番》一劇,送呈本省戲劇審查委員會審查,經該會審:認為該劇內容事實多與歷史錯誤,當經退還該社,令限于三個月內修正完竣,送呈多審。茲悉昨三意社已將《昭君和番》劇修改完竣,赍請復審。一、劇名改定為《蘇武牧羊》,二、王昭君改為王細君,《通鑒》漢武帝元封六年,以江都王健女細君嫁烏孫,三、毛延壽改為李延年,《通鑒》載漢武帝時延年薦衛律使番,后因延被收,律降番。該會以原劇由范委員紫東審查,茲復將修正劇本原送范委員繼續審核,俟審核竣事,再行通知該社遵辦云。”

1935年5月11日《昭君和番》首演戲報

三四天以后,1935年9月25日《西北朝報》又有關于三意社《蘇武牧羊》的消息:

“《三意社新編〈蘇武牧羊〉,戲劇審查委員會昨批準公演》:本省戲劇審查委員會茲據該會范委員函送審查三意社之《昭君和番》一劇,改名為《蘇武牧羊》,審查結果:劇情與歷史各節尚無不合,該會特于昨日令飭三意社準予登記公演,發給許可證。爰將范委員紫東審查此劇所具意見錄后:此劇原名《昭君和番》,茲改名為《蘇武牧羊》,內容情節與原劇本略同,尚無不合,惟將王昭君改為王細君,又毛延壽改為李延年,系為遷延歷史故也。查原本錯誤之點,即因昭君和番事在漢元帝時,去武帝時相隔甚遠,故不能與蘇武出使之事相牽混也,茲已將昭君改為細君出嫁烏孫,及延年薦衛律之事,均在武帝時,《史記》、《漢書》皆可考也,是則此次修復與歷史尚不沖突,似無問題。”

至此,我們大致可以明白為什么三意社《蘇武牧羊》本戲中敘王嬙事多、講蘇武事少了,原本作者寫的就是《昭君和番》!只是不能通過戲劇審查委員審查,才在審委會委員范紫東先生建議下改為《蘇武牧羊》。范紫東先生精通歷史,對劇本史實之考證和審查也的確嚴謹,甚至有些苛責。但將《昭君和番》這樣改成《蘇武牧羊》,則似乎有些草率和無奈,好在有經典折子戲《蘇武牧羊》被歷代藝人傳唱至今,也算是三意社種豆得瓜的意外收獲吧。

此外,根據秦劇學社整理的民國時西安秦腔演出廣告來看,1935年三意社最早演出《蘇武牧羊》是6月15日。但1935年9月25日《西北朝報》卻說“本省戲劇審查委員會茲據該會范委員函送審查三意社之《昭君和番》一劇,改名為《蘇武牧羊》……該會特于昨日令飭三意社準予登記公演,發給許可證”,可見,《蘇武牧羊》正式拿到準演證是9月24日,那么6月到8月的十多場演出顯然是“違規”的。更為吊詭的是,1935年9月23日《西北朝報》上《戲劇審查委員會禁止演唱淫(污)戲》一文中提到“本會迭經通知,各館、戲園每日務必將演唱劇目先一日報會以考準,除三意社始終遵辦外,其余各戲園早經輟報”,如果說三意社每日遵照審委會要求,凡演出必報審,為什么會出現9月24日才通過的《蘇武牧羊》,6月15日就演出了,難道是在邊審邊演?如果能邊審邊演還能被樹為“始終遵辦”的典范,那么三意社社長耶金山也真算是會交際、會通融的了。

1935年6月15日演出《蘇武牧羊》戲報

李逸僧早年登臺票過戲,在編劇時很能照顧場上演出,有時寥寥數語就能刻畫出人物性格,并增強舞臺效果。如在《蘇武牧羊》第三場中有一段對話:

李長春  我爸爸在朝中官居首相

      可憐我二十歲沒有婆娘

     (白)我父李然然

家   丁:李延年

李長春:李然然

家   丁:李延年

李長春:李然然,李然然,咦喲喲!再莫急人了了些!

家   丁:是然然,然然。

李長春:我大爺李長春。我爸爸在朝官居醋醬

家   丁:首相

李長春:醋醬醬醬嘛!

通過這一問一答,簡單幾句話刻畫出李長春說話結巴、不學無術的丑態描繪地淋漓盡致。此外,作者還通過一些當時的類似于當今段子一樣的話調侃,如番幫丫鬟勸李陵和公主完婚時說“雖然說我滿洲的腳大,現在興的纏足剪發”,風趣幽默,增加了舞臺喜劇效果。

李逸僧創編這本戲是在1935年,正是日本侵略中華民族之時,作為有愛國情懷的知識分子,他所做唱詞也多有激勵國人自強的意味。如王嬙唱詞中有“國勢弱不能與外國交戰,盡出的賣國賊是非倒顛,用花言說動了匈奴可汗,把一個大中華受人辱賤”。可以說李逸僧改編《蘇武牧羊》既遵循戲曲高臺教化,啟發民眾的思想性,又照顧了舞臺演出效果,從內容和形式上是做了一些努力了,只是由于場次太多,情節不夠緊湊,影響了全本戲的流播和傳承,好在有經典折子戲《蘇武牧羊》傳唱不衰。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