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雜文評論

我們的時代依然需要“熱血”——讀王偉功紀實長篇《熱血》

2017年11月07日 11:49:33來源:第一文學 作者:楊云峰 瀏覽數:1447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三年前,王偉功給我送來他的一部長篇紀實文學作品《熱血》清樣,說實話,我是一口氣讀完的。之所以一口氣讀完,倒不是這部長篇紀實文學中有什么奇巧的情節和多么華麗的文學語言,是因為我被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那個早已被國人忘記的戰爭中所記述的人和事感染著,是被那些我所熟悉和不熟悉的人和事感動得熱血澎湃。在此后的幾年中,王偉功不時給我發來他的一些戰友和同事讀了這部書之后所寫的一些感想,我并沒有因為他的戰友們的激動和喚起當年的熱血所撰寫的文字感染,而是為那些和我同齡人所表現出的戰友深情激發了我深深的思考。

《熱血》是抒寫和平年代共和國一代人青年人對使命的忠誠,是一代青年為了共和國的安寧而付出的青春和熱血,在社會主義新時代中國人依然需要有的激情和為了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依然必須具有的精神氣質。從這個意義上說,《熱血》喚起了我們在社會主義新時代走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長征路上澎湃記憶,也是重溫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無數革命先烈為了實現中國夢而付出的生命代價所做的熱情禮贊。

三十年前,為了保衛改革開放和維護邊境地區的安寧,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依然做出對滇南某國進行懲罰性軍事行動,并以此來作為激勵國人愛國、凝聚民族向心力的舉措。數十萬熱血將士枕戈待旦,向撮爾小霸王發出了大國之吼。1985年,作為老山輪戰參戰部隊的組織科干事,王偉功用他的親身經歷,用照相機,用生動且富有熱度的文字記載了當年老山前線的英烈們用熱血鋪就的祖國西南長城的點點滴滴,用生命譜寫人生壯歌的當代軍人的人生情懷。

我和王偉功曾經共居一室。王偉功的熱情、奔放、豪爽和接人待物的謙虛,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部隊上前線初期,也曾喚起我曾經當過兵的熱血記憶。王偉功曾經多方奔走,力主我重新穿上軍裝,由于多種原因未能成行,成為終生憾事。

老山戰事期間,偉功曾不止一次給我發回前線快報和無數照片以及錄像帶。我無法想象老山前線的艱苦和官兵們如何在泥里水里血里浴血奮戰,也無法想象貓耳洞中堅守陣地的精神是如何煉成的。

在這部書中,作者用一個個特寫鏡頭,一組組震撼人心的照片,一章章充滿生命激情的文字,真實記載了30多年前槍林彈雨中,做這樣富有生命熱度的文筆熱情洋溢,記敘主次分明,情感濃烈,令人熱血奔涌,血脈噴張。 作者并不拘泥于一人一事,而是以真實的一組組人物群像,譜寫了一曲壯懷激烈的生命壯歌。

在書中,作者并不是用文學形象的塑造手法,堆砌起英勇獻身的英雄狄國平的形象。而是以赴滇參戰的官兵群體為基座,托起了一個靳開來式的個體英雄。為勝利,為搶救戰友,他不惜違抗命令,數次只身深入敵營,深入火線,用革命戰士的熱血和生命,用非凡的點點滴滴細節和語言,塑造了令人信服的“人物”形象本身,用血與肉、骨與魂做基石把自己累積到了一定的人生高度!

我不認識狄國平,但我熟悉所在部隊的中層以上的干部,當王偉功從不同的角度描述他們,謳歌他們英雄事跡的時候,我的眼前仿佛出現了我曾在部隊的人物群像,袁建國、楊忠敏、王學義、王軍榮、王鐵煉、張高潮、張全福等……,在我的學生中,已有相當一部分是第一次對越自衛反擊戰之后進入學校學習的,他們當中還有一部分帶著南疆的硝煙。而當祖國一聲召喚,他們毅然再次踏上南國的戰場。“金剛鉆”團、“鐵錘子”團、“鋼鐵團”的官兵戰前雪片似請戰書,決心書、血書,至今依然漂浮在我的眼前。

作者以典型化的記敘手法,描寫了在“10·19”拔點作戰的前三天,身為營長的狄國平帶領部屬抵近偵察越軍1號無名高地,出色完成了預期任務。按計劃他完全可以帶部屬平安如期返回,但狄國平卻以自己是營長的“特權”, 又擅自帶著任長軍和孫建民,不顧連日作戰的疲憊,不顧敵情的危險,在敵人鼻子底下近70米的火線上,要尋找一個既利于藏兵,又利于快速出擊的隱身之處。他的抵近偵察,無異于將自己置身于越軍的火力網之下,置身于危險之中。狄國平和任長軍、孫建民經過艱難的搜尋終于找到一個十分隱蔽,可容納400人的溶洞。為我軍的后續反擊找到了一個近距離的出發地。這種為破敵而將自身置身于險境之中的意外舉動,不是任何兵書戰法教科書中的經典,卻是革命戰士對黨的事業的一腔熱血。尋找戰機,創造戰機,這是任何國家的任何軍隊都不可能創造的戰史上的英雄壯舉。

正式實施“10·19”作戰計劃那一天,狄國平帶突擊隊員歷經8個多小時的攀爬,好不容易到了預定出擊地域,當三天前發現的“無名3號洞”找不見后,臨近戰斗打響僅剩下一個多小時,狄國平有冒著違反戰場紀律的風險,臨機決斷,帶著通信員韓勝和重新尋找“無名3號洞”。在這場戰斗中,狄國平的臨機決斷是以戰場主人的身份,以生命和軍職為代價作出的正確決定。顯然,這種戰斗的熱情和向戰友生命負責高度自覺性,是出于一個基層指揮員對戰斗結果高度負責的自覺犧牲精神而實現的。這里,我們不難看出,作者是以人民的利益為出發點來表現戰斗英雄狄國平這個活生生的人的,因而是一個大寫的人,是一個有血有肉的戰斗英雄。

王偉功深諳“文似看山不喜平”的寫作技法,高潮迭起,妙筆之下一處更比一處精彩,處處令人淚奔。在“10·19”拔點戰斗中,突擊隊員經過35分鐘激戰,全殲55號陣地守敵,勝利撤進“3號洞”后,在清點人數時,發現少了突擊隊員——臧振林。副營長張永輝冒死要返回作戰地域去尋找,狄國平立即進行了阻止,但他卻義無反顧地走進了“擁抱”死神的夢魘,再一次將讀者的心提到嗓子口。這就是一個共產黨員,將生的希望留給被人,將死的可能留給自己。盡自己的最大可能,拯救戰友的生命,這也是《熱血》最能感動讀者,令人心揪之處。這就是現實中的中共黨員,我們的熱血戰士。

全方位透視狄國平,雖然他身上也有不該有的“毛病”和桀驁不馴的“狼性”,但瑕不掩瑜,他不愧是紅軍師大熔爐里鍛造出來的一名“兵王”、“戰將”。他并不完美,并不聽說順教,而是在顯示個性中呈現出強烈的共性。軍隊依然需要狼性,需要在人民利益指導下的狼性。因為只要有了狼性的軍隊,人民才不受欺負,才能保證國家的富強,民族的獨立,領土的完整。

當代著名軍旅作家張正隆在描述戰將韓先楚時說,敢于打沒有上級命令的仗,那是因為他對自己的指揮的自信,對戰士的完全了解,對戰爭規律的充分認知才有可能作出的正確抉擇。狄國平即屬于這類人民軍隊培養出來的熱血軍人。

對越自衛反擊戰已經過去了三十多年,戰爭已經不再是時代的主題。然而,天下雖安,忘戰必憂。王偉功的這本軍旅紀實文學作品《熱血》從一個師級規模的反擊戰視覺,記敘、反思那場曾給了無數國人激動、令國人熱血沸騰的邊境戰爭,至今讀來依然令人激情奔涌,血脈噴張。

王偉功不是職業記者,更不是職業作家。他只是以戰爭的參與者和有心人,在戰爭過去了三十年之久的時候把自己的所聞所見,真實地記敘了那些和他曾經在一起摸爬滾打的戰友,記敘了那些為了人民的利益,為了領土的完整而不畏犧牲,狼性十足的戰友和同志。沐浴在和平陽光下的我們,對那些曾經在槍林彈雨中浴血奮戰的軍人和他們的事跡,已經淡忘。然而,在王偉功的心中筆下,他們依然是活生生的形象,依然是令人可親可敬、值得感佩的戰友。

時代需要和平,但是時代更需要熱血軍人。沒有熱血軍人的熱血,和平就僅僅是一種奢望。在這一點上說,王偉功在以軍旅紀實文學《熱血》,呼喚著軍人的熱血,希圖以熱血喚起人們對熱血軍人的尊敬,喚醒對曾經是熱血軍人對自己歷史的尊重,對為共和國的建立、富裕、富強而浴血奮戰的軍人的尊重!

黨的十九大提出富國強兵,為實現“兩個一百”年而努力,為建立世界一流軍隊而奮斗的偉大構想,就依然需要時代的熱血青年,需要有掌握先進武器和打贏信息化時代戰爭的熱血軍人。在這個意義上說《熱血》可以說是一部共和國軍人的生命禮贊,更是一部對為實現中國夢而奮斗著的熱血青年的生命禮贊!


【作者簡介】楊云峰,(原61師天水師范學院進修班教師)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戲劇專業委員會副主任、陜西省評論家協會理事、陜西省戲劇家協會理事、陜西省戲曲研究院藝術創作研究室藝術指導、研究員。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