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談史說藝

三意社第八期學員趙曉嵐采訪實錄

2018年04月03日 04:14:52來源:秦劇學社 作者:秦劇學社 瀏覽數:762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采訪時間:2015年7月3日

采訪地點:西安市趙曉嵐老師家中

采訪人員:古洋州

錄音整理:曹佳

文字編輯:隴上一癡

名家簡介:趙曉嵐(1935—2018)秦腔著名旦角,陜西長安人,著名須生趙振華之女。1945年隨吳立民學藝,后轉入三意社第八期,師承吳立民、姚鼎銘、謝蔚霈、封至模、尚小云等人。扮相俊美,功底扎實,文武兼備,尤以武旦、花旦戲見長。常演劇目有《梁紅玉擂鼓戰金山》《穆桂英大破洪州》《楊八姐盜刀》《箭頭鴛鴦》《紅娘子》《黃河陣》《火焰駒》《鳳儀亭》《錦繡圖》《狀元媒》《小姑賢》《拾玉鐲》等。

以下為采訪人員(簡稱“采”)與趙曉嵐老師(簡稱“趙”)對話實錄:

采:趙老師您是哪里人?出生年月日是什么時候?

趙:我是長安人,出生于1935年4月10日(農歷三月初八)。

采:您是什么情況下學戲的?

趙:解放前,當時國民黨的軍隊在西安成立劇團要演戲,挑伶人去給他們培養學生,把我父親(按:著名須生趙振華)挑去了,當時一起被挑去的還有何振中、王天民、晉福長等。國民黨的軍隊,不準和家里人通信,也不準人回來,等于就無影無蹤了。我那時候八九歲,還有個弟弟比我小七歲,家里也非常貧窮,吃飯都艱難。我媽靠給人洗洗補補維持一家人的生計,接到活兒掙到錢就能吃上一頓面條,沒有活兒就只能餓肚子。我爸走了兩年多沒有回來,和我爸演戲的一個須生演員叫吳立民的到我家來看我們,到家里一看揭不開鍋,由于我是老大,加之舊社會重男輕女的思想觀念,我媽就讓吳立民把我帶去學戲。帶到三意社以后,人家一看我又瘦又小,說:“老咓(烏鴉)都能抓走,這還能學個戲”?不要我。后來托韓輔華給人家說,讓把我收下,人家要求寫字據,學習三年,無嘗演戲三年,一共六年期間沒有錢。我媽一算,6年以后我16歲了,在那個時代也該嫁人了,就沒有同意。后來吳立民出于和我爸的交情,加之生活實在太艱難,吳立民讓我跟他學戲,他說他之前教過余巧云和另外一個女學生,叫我媽放心。我媽當時也拿不出來一分錢給吳立民作為報酬,就這樣把我交給吳立民學戲。當時沒有那么多講究,也不叫師父,我就把人家叫叔。那時候沒有劇本,開始學的時候就用口本傳授。人家咋說,我就咋學,當時年齡小,記憶力也好,學東西很快。學了三四月以后,就開始演戲了,當時天已經冷了。演戲的地點就在三意社。我也不知道害怕,只感覺到冷,把我凍得打顫,觀眾看得都哭了。由于我爸是唱戲的,我從小在戲園子泡著,10歲正式開始學戲,接受能力也快,很短的時間內就學會了三四個戲。啟蒙戲是《別窯》,下來是《三回頭》和《斷橋》,這幾個戲都是吳立民教的。演了戲以后,三意社韓輔華看在我父親的面子上,就同意把我接收了,蘇育民社長把我的戲看了以后,給了我十塊錢零花錢,把我正式收到三意社,還讓我把他叫爸,把我高興的跳呢。后來就給我排戲,有時候讓我也給大演員穿角子,也沒有固定工資,平時就給點零花錢。從1950年我和李夕嵐去三原演出,開始給我倆記工資,每月30塊錢。

1960年寶雞留影(前排右一為趙曉嵐)

采:后來還有哪些人給您都排過戲?

趙:給我排戲的都是名人,我拜過好幾個師父。拜封至模是蘇育民和袁多壽的介紹人,當時十二三歲,盡管磕頭以后封至模沒有手把手地教,但由于人家的教法比較高超一些,屬于啟迪式的教法,讓我自己通過表情和表演來表現角色,叫我端椅子來感受如何在舞臺上表演,讓我確實學到了很多東西。后來我的正式導演姚鼎銘,我把他叫姚伯。姚先生給我和李夕嵐排戲的時候還鼓勵我,說我聰明,學得快。再后來,我爸回來后還給我們導了八本戲,其中就有《八件衣》。

采:解放前您都演過哪些戲?

趙:那都演的是三意社的老戲,像《雙刁傳》、《大煙魔》什么的,當時就叫現代戲。我那時候在團里就有自己的專用頭搭,一個三層的匣子,第一層放化妝品,第二層放黑頭,第三層放頭上戴的銀貨。當時有一個男旦在咸陽有兩場演出,給我爸說,讓把我的頭搭借給他,在我不愿意借的情況下讓他就提走了。后來我要演戲沒有頭搭,我就跑到咸陽問他要回來了。那時候演的戲很多,一個月30個晚場戲,29場都有我,白天有時候還要歡迎軍人演出。武旦戲《紅娘子》我連演80場,當時解放軍從延安去蘭州要路過西安,用《紅娘子》給解放軍鼓勁,天天演,后來把我演的說話都沒有聲了,最后還是蘇社長把我送到上海學了一年聲樂。后來李毓琳和王秀英上來了,我就慢慢退。比如,王輔生的《小姑賢》我原來一直演,后來我就讓王秀英演了。

趙曉嵐《紅娘子》劇照(飾紅娘子)

采:您父親給您教過戲沒有?

趙:我父親給我教戲的時候,我都成熟了。三意社后來弄了個《九件衣》,我在里邊演了一個角色,兩年之后再演的時候,我把詞都忘了。我爸當時是導演,看我把詞忘了,也不理我,臉拉得很長,經別人說情,他才給我提詞。《黃河陣》我演的三宵,當時沒有演過武戲,扎了個勢子不到位,由于我一直害怕我爸,也放不開,我爸就訓我,我就哭了。后來姚鼎銘就勸我爸,讓給我好好說。我爸開始是唱旦角的,后來自己改行唱生角,他記憶力好,肚子戲多,人都把他叫戲包袱,但是他演戲我不太看。

趙曉嵐《打焦贊》劇照(飾楊排風)

采:文革后您都演了哪些戲?

趙:文革中我沒有演啥戲,我和我爸去陜北了一段時間。回來以后,52歲就提前退休了。以前演過的戲就多了,像《梁紅玉》《楊八姐盜刀》《三打祝家莊》《八件衣》《白玉樓》等。我是學得快,也忘得快,很多時候救場時,別人在后臺念劇本,我就在前場聽劇本往下演。有一次喬新賢演放飯,老旦好像忘了自己有戲,快開戲了還找不見人,別人就把我拉去救場,我沒有演過老旦,現場別人給我化妝的化妝,穿衣的穿衣,劉養民給我現場說詞,這就樣把我推到前場演老旦。

趙曉嵐《梁紅玉擂鼓戰金山》劇照(飾梁紅玉)

采:請您談一下蘇育民先生演戲的情況?

趙:蘇育民演戲好,52年北京匯演得的一等獎,過去演的打柴勸弟,現在誰演都不像,人家演的時候臉上脖子上胳膊上都化的農民的健康色,一出場就是通堂好。現在的演員把妝化成了像李彥貴一樣的粉面生。還有《雙刁傳》,我在里邊演的小女娃,蘇育民把自己化妝的就很像那個角色。演《蘇武牧羊》,我在里邊演前邊的賽喜君,后面演個“打雁”的娃娃旦,是個少數民族角色,這些戲蘇社長都演得很好。

趙曉嵐《穆桂英大破洪州》劇照(飾穆桂英)

采:說說三意社老人們演戲的情況。

趙:李正華的拿手戲《黃花崗》,哭七十二烈士,人家是真哭,有次去東關演,把自己哭暈了,趕緊抬下去搶救了,本來后面還有他主演的本戲《白玉樓》,換成了我和李夕嵐的《合鳳裙》。還有喬新賢,演戲規矩認真,確實好,《放飯》《祭靈》《背鞭》都是他的戲。自從有一個關于:“男不演女,女不演男”的講話以后,謝蔚霈就不演戲當了教練,我唱武戲就是謝蔚霈一手教出來的,后來謝老師到戲校去了,我去看望他的時候,還給她帶去了別人送給我的人參。50年代我和王輔生、李夕嵐到咸陽演《小姑賢》,小姑說她媽的臺詞:“女兒放個屁你說香”。王輔生說:“放屁聲大的”。把我逗笑把嘴捂住了。王輔生這下半天嗯嗯嗯,嗯個半天不得完,把我笑得腰彎著給觀眾個脊背,王輔生自己把自己也逗笑了,李夕嵐在一邊也憋不住笑了,三個人在臺上笑得演不成了,臺底下的觀眾也都笑得看不成了。

趙曉嵐、嚴輔中《紅娘子》劇照

采:趙老師您對自己的哪些戲比較滿意?

趙:《楊八姐盜刀》《穆桂英破洪州》,由于我本身條件好,功底也扎實,所以我對我演的一些丫鬟戲也還都比較滿意。現在也多年不搞這個,也不鉆研,一輩子演百十本戲,現在連一段都唱不出來了。有一次到興慶公園看我退休的師弟在那里唱戲呢,讓我唱一段,我實在想不起來唱啥,最后唱了一段現代戲《三家春》。

田佐民、趙曉嵐、肖玉玲《火焰駒》劇照

趙曉嵐老師劇照一組

現代戲

花旦戲

青衣戲

老旦戲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下一篇:易俗社第二期學生劉迪民生年考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