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學海擷粹>> 家長課堂

從古人的身上,學習胸襟氣度與風雅智慧

2018年09月18日 19:33:39來源:頭條號 作者:周慧彤 瀏覽數:723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李白被唐玄宗詔入翰林院,天天和酒友們醉倒在酒店里。有天,唐玄宗有感而發,想編個新歌詞,派人快把李白找來,李白卻已醉倒在酒店里。弄進宮后,用水澆他的臉,(使其醒酒,)讓他馬上執筆,過了一會兒,就寫了十幾首,唐玄宗大為贊賞。有一次李白醉倒后,叫大宦官高力士給他脫靴子,由此而被逐出京師。于是李白浪跡江湖,整天埋頭痛飲。侍御史崔宗之貶官金陵,與李白邊喝酒邊作詩,相得其樂。曾經在月夜乘船,從釆石礬直達金陵,李白穿上宮錦袍,在船上顧盼笑傲,旁若無人。當初賀知章見到李白,稱贊道:“天上謫降人世的神仙。”

后晉高祖時,張彥澤殘酷無道,刑部侍郎李濤叩拜高祖,極力揭發張彥澤的罪行,言語懇切周到。張彥澤被降一階,爵位降一級。后來契丹兵攻入京域,張彥澤大肆殺戳,百姓們不寒而果。李濤當時是后晉的中書舍人,對人說:“我與其逃到水溝里而不免一死,還不如前去見他。”于是投上名謁見張彥澤,說:“上書請殺大尉人李濤,謹來請求死罪。”張彥澤很高興地接待了他,對李濤說:“中書會人,你今天害怕嗎?李濤回答道:“我今天的害怕,就像你當年的害怕一樣。如果過去高祖聽我李濤的話,怎么會到這個地步!”張彥浮(聽后)放聲大笑,命人拿酒來給李濤,李濤灌滿酒杯后一口喝光,旁若無人地走了。

錢徽擔任禮部侍郎時,段文昌、李紳都寫信給錢徽,推考生求名次,錢徽一概不予錄取,段文昌、李紳大怒。段文昌赴四川就職,辭行的那天,當面向唐穆宗告錢放榜的進士都不是公正錄取的。錢微因此貶為江州刺史。有人教錢徽拿段文昌、李紳寫來的私信進呈給皇上,錢徽說:“如果我問心無愧,無論是升官還是貶官,都無所謂。修養身心,言行謹慎,怎么可以拿私信去證明我的清白呢?”命令子弟將信燒了,人們都稱錢徽是忠厚長者。

柱甫與嚴武是世交,嚴武出鎮成都任西川節度使時,征召杜甫為參謀,對待他甚為禮敬。杜甫憑著酒醉,登上嚴武的坐床,瞪起眼睛對著嚴武說:“嚴挺之居然有這樣的兒子。”嚴武的牌氣雖然急躁,對此卻不見怪。杜甫在成都的浣花里種竹植樹,靠近江邊蓋了座草堂,喝酒吟詩,不受拘束,和農夫村民親密無間,不擺官架子。嚴武去看他,杜甫有時連帽子也不戴就出來接待,因而嚴武有詩云:“莫倚題《鸚鵡賦》,何須不著鵔冠。”杜甫就是這樣狂傲放誕。

張建封逝世后,杜兼以不實之辭奏陳李藩在張建封逝世之際動搖軍心。唐德宗大怒,暗中頒布詔書,命令杜佑將李藩殺掉。杜佑一向器重李藩,將詔書藏在懷中10天,不忍心動手,于是借機叫來李藩,與他談論佛教教義,說:“佛家宣揚因果報應之說,確實有這回事嗎?”李藩說:“確實有這回事。”杜佑說:“如果確實如此,你遇到事情最好不要恐慌。”于是他拿出詔書,李藩看過后,毫不動色,說:“我與社兼確實要受到報應。”杜佑說:“你當心別說出去,我已秘密上奏論陳,用我全家來擔保你。”唐德宗仍然怒氣未消,傳召李藩赴朝廷,等到召見李藩時,看到他的儀表形貌,說:“這怎么會是干壞事的人呢?”于是任命李落為校書郎。

陽城被征召為諫議大夫后,只見各諫官紛紛講些細小瑣碎的事情,且都上奏,唐德宗對此感到厭煩苦惱。然而陽城卻與自己的兩個弟弟開懷飲酒,人們對他摸不著邊際。有人來拜訪陽城,陽城請他坐下來后,就強勸來客飲酒,客人推辭,陽城就只顧自己飲酒,客人不得已,就與陽城對飲起來。有時是客人先醇,倒在坐席上,有時是陽城先醉,躺在客人的懷抱中,競然不能聽客人講話了。陽城與他的兩個弟弟約定說:“我每個月所得的俸祿,你們可預算我們家有幾口人,每月要吃多少米,買柴、菜、鹽共用多少錢,先一一開列出來,剩下來的俸祿全部送酒家,不要留錢在家。

汴州節度使李萬榮病重,鄧惟恭自己代理州中事務。朝廷任命董晉為汴州刺史、宣武軍節度使。董晉帶領十幾位隨從人員棄赴落鎮。到達鄭州時,宣武軍沒有派將士前來迎接。鄭州的官吏都感到害怕,勸董晉留下來以待事態的發展變化。董晉說:“遵照救令上任,怎么可以隨便停留。”人們都擔心董晉會遇到意外,董晉卻獨自顯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走到離汴州十幾里的地方,鄧惟恭才來迎接,董晉讓鄧惟恭不必下馬。進城后,董晉仍舊將軍政大事委任鄧惟恭處理。眾人佩服董晉能靈活處理突發事件,使人莫測高深。

李昭德與婁師德共同掌管朝政,婁師德身體肥胖,走路遲緩,李昭德等他好多次還泌到來,于是就氣呼呼地罵譴:“鄉下人。”婁師德黴笑著說;“婁師德不徼鄉下人,誰做!”

婁師德的弟弟被投予代州刺史一職,赴任前,婁師德對他說:“我處在宰相地位,你又做州刺史,如此過分的榮耀,是人家所妒忌的,今后要怎樣做才能免禍?”弟弟雙腺豌地回答道:“從今以后,即使有人朝我的臉吐唾沫,我自己揩掉罷了,決不使兄長擔憂。”婁師徳滿臉愁容地說:“這正是我所擔憂的。別人朝你的臉吐唾沫,就是因為恨你。你揩了,就是頂撞他的意愿,只會加重他的怨氣。唾沫,不用揩也會干的,你應該笑著接受才是。”

婁師德后來領兵討伐吐蕃,打了敗仗,他因此被降職為原州員外司馬。婁師德簽署文書時,吃驚地說:“官爵全都沒有了!”接著又說:“也好也好。”不再把這事放在心上。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