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雜文評論

姜濤:年少不識林清玄 讀懂已中年

2019年01月31日 11:36:32來源:本站來稿 作者:姜濤 瀏覽數:652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今年的冬天,西安沒下過一場像樣的雪。前幾日夜讀時,翻看《世說新語》,特意把王徽之雪夜訪戴的故事多讀了幾遍,把個心向往之而不得之的滋味品了又品。豈料,才過一天,就看到臺灣作家林清玄去逝的消息,時年65歲。在作家當中,這個歲數應屬壯年。

早年看過林清玄的一些散文,印象最深的莫過于那本《可以預約的雪》。彼時年輕氣盛,父母健安,以為離生老病死很遠,若敢說有共鳴,定是年少強說愁滋味。此后經年,才漸有體會。也不過是有朋友自遠方來,彼此互照,發現歲月不經意間洗禿了當年的翩翩少年頭,洗劫了曾經的挺拔少年身。面對面居然要端詳許久,才相視大笑。終于,我們被歲月改變了模樣,變成自己曾鄙視的中年油膩男,而當年一起廝混的日子明明恍如昨日,不是么?

這樣的相逢,表面上不喜不悲,但骨子里卻悲喜交加,個中滋味,不說也罷。

其實,令人窒息的最是,生與死的訣別。當不得不開始面對生死離別時,才漸漸體會到了且行且珍惜的不易。同窗董君,前年春節歸來,還約在一起把酒言歡,揚言要組織高中畢業20周的同學會,意氣風發的樣子,讓我印象深刻。但是,去年的夏日突然傳來死訊,感冒加醉酒,導致猝死。名利場上,是有很多無奈,讓人無法面對。但身為家庭流砥柱的你的猝然離世,讓家人,讓朋友也無法面對;同事某君,與我年紀相仿,共同多年,印象中前些日子還在上班,偶爾聽聞病重入院,想著找機會去探望,只是一推再推不見行動,竟在去年的雪夜傳來死訊。悲傷中摻雜了后悔,前去拜祭,才得知他已入院9個月了,可那形象,清晰的如昨日才見。

諸如此類,可說的,不可說的,很多很多。

也許是經歷了太多的變與不變,林清玄后來又寫了大量蓮與禪的散文,在凈化心神的路上徐徐前行,成了一道綺麗的風景。名利、離別、生死,于每個人,繞不過,躲不開,事不關己時,尤可靜心處之,可一旦牽扯到自己,大多又是另一副面孔。年少時,對于談禪論道之輩,是不屑一顧的,認為那種境界會在物質條件滿足后,自然生成。到了現在,才知道,欲望的溝壑是無法填平的,它像一雙無形的手,推著你不停的往前跑。得到的越多,想得到的會更多;想得到的越多,必然在乎的更多。最后,悲催地發現,在這條路上走得久了,已忘記了初衷,而把身外之物諸如名利看得越來越重,陷入死循環。死結愈來愈重,難舍難解。

就不能止步嗎?能,但何其難?

看林清玄,問,參禪能止步嗎?能,但也很難。但只要肯,在前行的路上,看淡一些,舍棄一些,拒絕一些,平靜一些,總能走得更輕松。而這些道理,必然是在走過許多彎路,受過許多苦痛之后才能明了。別人告訴你,書本告訴你,沒用的。

2017 年7月18日,林清玄應邀到寶雞演講,主題是《人生最美是清歡》,心懷向往,與文友相約同去,卻因事阻礙終未成行,引為憾事。這恐怕是我與清玄先生距離最近的一次。

日子就這樣走著,不急不緩,心儀的人卻在時間的流沙中逐漸消失。臺灣作家中,最喜歡的,莫過于龍應臺、余光中、劉墉、張曉風、白先勇、林清玄。前年的冬天余光中走了,這個冬天,林清玄也走了,熟識的人,是越來越少了。紙媒日趨衰落,生活節奏日益加快,今天,能靜下心來閱讀的人越來越少了,能讓人靜下心來閱讀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這怎能不讓人唏噓?不懷念曾經的歲月?

未了,矯情的發句感嘆吧:

年少不識林清玄,讀懂已是中年人。

【作者簡介】姜濤,陜西散文學會會員,長安作協會員,理事,有多篇作品散見于當地報刊和電子媒體。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