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散文詩賦

趙潔:永不消逝的稻田

2019年02月23日 21:43:30來源:西安晚報 作者:趙潔 瀏覽數:552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恍惚間,我又一次置身于那片原野。

一畦一畦的稻田泛著綠浪,在大地上,翻滾著,歡笑著,與地頭田埂間的綠樹遙相應和,發出呼啦啦的聲響。稻香彌漫四野,明麗的陽光毫無遮攔地鋪灑下來,草木莊稼全籠著一層金黃的光暈。蜿蜒的鄉間小路上,我們幾個孩童手提草籠,一路蹦跳著,采一朵開得正好的打碗碗花插上辮梢,追逐幾只在草葉間停駐的紅蜻蜓,斂聲屏氣,輕輕撥開幾叢稻子,尋覓那只時唱時停的青蛙究竟隱身何處,待那鼓著大眼睛的家伙剛現了形,一個箭步猛沖上前伸手去扣……

驚醒后,舉目望向窗外,天光微亮,不由怔怔地發了一會呆。我知道,自己是想家了,還有那一大片一大片鋪展在故鄉原野上的稻田。家就在我抬腳即可抵達的一百多里路外,只是那些葳蕤的稻田,我又該往何處尋覓?

故鄉地處秦嶺北麓,關中平原西部,隸屬于渭河南岸一個叫安樂的小鎮,相傳原是三國時期劉禪的封地。安樂,顧名思義,安居樂業,安穩和樂,安泰康樂,凡此種種,都給人一種安寧和美的感覺。這里地處褒斜古道的最北端,源于太白山深處的石頭河經由此地躍出秦嶺,澆灌沿途千畝良田。故鄉的土地不僅產小麥、玉米等北方作物,更兼產稻谷魚蟹、青蔥竹林。尤其每到夏季,到處流水淙淙,滿目蔥蘢,稻花飄香,素有 “小江南”“安樂窩”的美稱。因物產豐饒,民風淳樸,這片土地敞開胸懷接納了四方來客 ,在安樂的每一個大小村落里,都有外地人落戶或入贅,淳樸的鄉音里夾雜著四川、廣西、河南、安徽等各色外地口音。

據老人們說,故鄉種植水稻的歷史,最早源自三國時期,諸葛亮率十萬雄師出斜谷北伐,率兵士墾荒而成諸葛田,將帶來的軍糧稻谷在此地播種,耕作稻谷的技術、習俗由此散播開來。在安樂大地上,每年六月初麥子收割后,成片的麥茬地被注滿水,變成亮晃晃的水田,每塊田里都有人在忙著插秧。沒幾天工夫,翠綠的秧苗一畦接一畦,與田間地頭的綠樹連成一片。這時候的田野,近處的翠綠,遠一點的墨綠,綠得鮮亮,綠得有層次,綠得那樣美不勝收,讓你覺得眼前即是一幅鋪展開來的巨幅畫卷。夏日夜晚,清風送來早稻的清香,耳畔滿是陣陣蛙鳴,像唱和,似比賽,此起彼伏,熱鬧非凡,總令人想起辛棄疾“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的詞句。

金秋十月,稻谷成熟了,目之所及澄黃一片,田野氤氳著稻谷成熟的氣息。清涼的早晨,沐浴著燦爛的秋陽,四五個壯年男子拉著四四方方的拌筒(將稻穗撞擊摔打下來的一種農具)上地了,后面跟著幾個著花綠衣衫的女人。田地里,男人們倆倆結伴,在拌筒左右掄圓了臂膀摔打,女人們一字排開彎腰收割,時斷時續的說笑聲,鐮刀碰觸稻稈的嚓嚓聲,還有那頗富節奏感的嗵嗵聲,合奏成一曲歡快熱烈的田間交響樂,響徹寥廓的萬里晴空。直到顆粒歸倉,稻草拉回場院堆成垛,田野才漸漸歸于沉寂。

土地上周而復始、繁重冗忙的農事,孩童們雖不大參與其中,農忙時節也會搭幾把手,竟也挖掘出不少樂趣來。譬如插秧,是先要將足夠多的秧苗送進水田各處,人們才好一字排開逐行插播的,運送秧苗的任務便常會落到半大孩子身上。鄉下孩子無論男女,都是泥巴地里摸爬滾打長起來的,值此烈日炎炎,對那清涼愜意的一大汪早已心馳神往,單等一聲令下,麻利地挽起褲腿,徑直跳入水田中,兩手各拎一大簇秧苗蹚水前行,抵達目的地后,再折返至田埂,如此周而復始。也有些機靈鬼,慢慢摸著門道了,會拽住那秧苗,伸直胳臂使勁一掄,一道道弧線從半空滑過,隨著“撲通”幾聲,一簇簇秧苗便在水田各處開了花。秧苗備足了,孩子們也會學著大人的樣子,一字排開,彎腰曲腿,將一株株秧苗插入酥軟的泥土。這活計不累,沒多少技術含量,反倒有些游戲的味道,通常會在孩子們爭先恐后的角逐中落下帷幕。此外,水田里總有蛙鳴聲聲,各處蹦跶的綠色身影逗引得孩子們心頭發癢,勞作的間隙,總能逮幾只白肚綠衣的大青蛙,也有拖著長尾巴的小蝌蚪,黑黑的,盛到瓶子里帶回家,沒幾天,便出落成幾只呱呱叫的小青蛙來,煞是可愛。

還有收割水稻,也會被孩子們演繹成激烈的陣地戰。大人們總是循規蹈矩,伴著鐮刀碰觸草葉的喀嚓聲,一排五六株水稻應聲而倒,漸漸地,稻田里便空出大片齊整的豁口來。小孩子則不然,揮著鐮刀,想割幾株就割幾株,想往哪個方向便往哪個方向,左面揮舞幾鐮,又轉向右側,喀嚓聲響處只看見稻谷晃動,卻總尋不到人影。不多一會兒工夫,幾條黑魆魆的隧道便延伸至稻田深處,歪歪扭扭,曲折逼仄,我們美其名曰“打鼠洞”。這樣的時候,大人們脾氣大都極好,對孩子們的頑劣少有斥責,甚至還樂呵呵的,大抵也因了眼前這豐收在望的喜悅吧。

故鄉所產的稻米,雖談不上享有盛譽,倒也遠近聞名。一直記得初中語文課上學到《梁生寶買稻種》一文時,老師說梁生寶夜渡渭河購買稻種的地方或許就是本地時,課堂上一片抑制不住的興奮與喧嘩。故鄉的稻米哺育了勤勞淳樸的鄉民,也促進了當地經濟的發展,高產的稻米遠銷省內外,連稻草也變廢為寶,被編織成袋子銷往各地大大小小的磚窯。鄉村里總有一些勤快人家,農閑時節每日早起晚睡制作涼粉,在渭北塬區走鄉串村掙些辛苦錢。生在米鄉,家家戶戶的女人們幾乎都會以米為原料做成各色吃食,香甜的米面糍粑、端午節的甑糕、玉白潤滑的涼粉、甘甜若酒的醪糟,更是飯桌上不可或缺的佳肴。

連畦成片的稻田,晶瑩玉潤的大米,不光吸引無數外地人的目光,在渭河以北乃至周邊縣區人的心里,也實在是艷羨不已的。后來外出求學工作,每每談及故鄉,總有人連聲驚嘆,言語間充滿無限向往。遺憾的是,大約只是近十年的光景,成片的獼猴桃、櫻桃樹雨后春筍般涌現在故鄉的原野上,林立的水泥桿、蛛網般的鐵絲替代了豐茂的莊稼,用來種糧食作物的土地越來越少,一些散落在果園罅隙里零零星星的莊稼地,在收割完麥子之后,也不再蓄水作秧田,而是栽植了玉米、高粱等旱田作物。以前四季奔流的浩蕩石頭河已成一脈細流,難以供給中下游稻田的用水。終于有一年夏天,我在村周圍的原野徘徊良久,竟然沒有覓見一塊稻田。久久地,我凝視著眼前這片陌生的土地,心里滿是失落,那些稻花飄香蛙鳴聲聲的良辰美景,那些稻米滿倉的富足與優裕,終究是湮沒在歲月的長河里了。

其實,不只是我,那些同我一樣生長于斯的人,那些被我故鄉稻米喂養大的一茬茬孩子,也時時發出與我同樣的悲戚與慨嘆,大家暢談著那些灑落在稻田里的快樂時光,也不止一次地希冀著,在這片土地上消逝多年的水稻,終有一日能重現姿容。

年初,有同學打來電話,說縣上已決定對石頭河沿岸實施千畝稻田的在建工程,估計一兩年后,故鄉不只會恢復魚米之鄉的秀麗,還將以千畝稻田水韻江南的空前盛景,現身于世人的眼底。接二連三的好消息接踵而至,石頭河灘開工拓荒,鋪土耘田,荒蕪的田園開始修整規劃了。端午節回鄉,在故鄉的原野上,我驚喜地看見了幾處閃亮的水田,秧苗綠油油的,是那種久違的、搶眼的綠,夾雜在獼猴桃和櫻桃園之間,愈顯嫵媚與豐饒。

想來也是,穿越塵世的風雨,水稻已經在安樂大地上站立了千年,與生靈萬物水乳相融,不可分割,成為這塊土地不可替代的標識。水稻,就是這塊土地的靈魂。土地不老,青青稻田永不消逝。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