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導游陜西>> 土特名產

王自強:麻和藍——南張村的兩種特殊作物

2019年04月28日 07:40:09來源:西安晚報 作者:王自強 瀏覽數:652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我的老家在長安區的南張村,我們村曾出過一位開國少將石瑛(原名王世英)。在過去,我們村很有名氣的還有種植兩種特殊的農副作物:一種是麻,一種是藍。

村子坐落在灃河洨河的三角洲上

長安八水之一的灃河,距我們村西不足兩里,由南向北流去;洨河水經我們村南半里,由東南向西北流去。兩條河在我們村西、秦鎮的東城墻根匯合。

1942年,當時我省開始興建灃惠渠工程,它的起點就在我們村附近。開工后,先將洨河河道,依靠人力向南移至我們村西南兩里,讓洨河水與灃河水在秦鎮老城墻的東南角匯合,由此,就留下了一里多長的洨河故道。在兩條河新的交匯處,筑起了東西走向、長133米、高1.5米的砌石攔沙溢流壩。在大壩的東頭,建起了兩孔角尺形、高十幾米的沖沙閘和五孔放水閘,此閘的一層是用洋灰(水泥)和花崗巖石砌成,二層里的閘門升降機器、鋼軌等全都是從國外買來的。聽老人們說,灃惠渠深2.4米,底寬6米,全長15.5公里,主要由從河南逃難到關中地區的難民,手挖肩挑開鑿而成。灃惠渠的水從我們這兒發源,經我們村緊西邊,穿過洨河故道,由南向北流去,將洨河故道分成東西兩段。我們村就坐落在這灃河、洨河沖積的三角洲上。

【西安地理】南張村有名的兩種特殊作物:一種是麻,一種是藍

麻線

新中國成立前后,秦鎮以東,灃河、洨河沿岸的幾個村莊,除了種莊稼外,各村都有自己獨特的農家副業:如北張村,造白麻紙;賀家村,造黑枸紙;南堰頭,掛掛面;北堰頭,編擔籠;史魚寨,打荻箔、賣小吃。

我們南張村這塊風水寶地,地下水位高,農歷七八月下雨,坐在地里的井沿兒上都能洗腳,水利條件優越,地勢平坦,土壤肥沃。我們村跟秦鎮一水之隔,連畔種地。我們村的副業是務菜,幾乎家家種菜,那時候,秦鎮是農歷雙日子逢集,種菜不愁賣。

除了種菜,我們村還有不少人家種植麻和藍。

【西安地理】南張村有名的兩種特殊作物:一種是麻,一種是藍

藍草

獨特的農副作物麻和藍

當年,麻在灃河洨河沿岸的其他幾個村莊,也有少量種植,我們村是種植最多的;而當時種藍,在方圓幾十里,我們村是獨一無二的。

麻分線麻和苘麻。線麻也叫大麻,是一種一年生的草本植物,雌雄異體,掌狀復葉,花淡綠色,空心稈,纖維可以擰繩,很結實。新中國成立前后,不管是城鎮還是農村,人們合大繩、擰細繩、納鞋底、鞝鞋,都離不了它。線麻在農歷三月間播種,生長期間,還要間苗、松土、除草、施肥。等長到雄麻有灰(花粉)、雌麻將要開花時,就得收獲。長成的線麻八九尺高,粗細一般像手指頭或搟面杖。砍倒后,削去枝葉,打成老碗口粗的小捆,然后拉到洨河故道或灃河里,挖沙坑去漚。漚麻,是先將小捆麻排列成兩層,淹入水中,用麻橛固定起來,上面捂上麻葉,麻葉上再壓上沙子,讓麻完全浸沒在水中。漚上幾天幾夜,漚到麻皮光滑起小泡兒,能順利剝下來為止。然后,再將漚好的麻拉到沙灘上晾曬,曬干后,合成大梱拉回家,就可以剝麻了。剝麻大都是婦女們的事,所以,那時村里就流傳著一句順口溜兒:“有女別嫁南張村,麻絲纏住腳后跟”。灃河水清沙白,漚出的麻漂亮,但風險大,漚在河里的麻,有時晚上一不小心,就會被突發的大水沖跑。然而漚在洨河故道的麻,人們就不必操這個心了。

苘麻,一年生的草本植物,實心稈,莖皮多纖維,葉大,呈心臟形,稈葉上密生柔毛,莖皮纖維也可以用來擰繩織麻袋。苘麻花骨朵兒可以吃,油油的。它的種植、漚曬過程和線麻大體相同,但它的纖維沒有線麻結實,在農村實用價值不大,因而種植的人家就少了。

藍,也叫蓼藍或藍草,一年生的草本植物,莖紅紫色,葉子橢圓形,花小呈淡紅色,葉子含藍汁,可以做染料。每年谷雨前后下種育苗,立夏后移植到大田里。生長期間,需要澆水、除草、施肥、除害蟲。藍草在生長的過程中,葉子上會出現大量的蟲子,而除蟲是非常辛苦的農活,我親有體會,當時我們小孩子也會到地里幫大人除蟲。三伏天正當午時,太陽火辣辣的,大人們用大簸箕和笤帚拍捉害蟲,我們小孩子張開裝害蟲的口袋,所有人都汗流浹背。等藍草長到快要開花時,叢狀的藍草,半人高,圓球形。這時人們將它割倒,拉到藍窖里去漚。藍窖為圓形,直徑一丈多,深約六尺,底部用白灰夯實,周圍是用磚砌的。藍草在藍窖里漚上大約一周左右,把漚爛的藍草莖葉,連同水一起倒入一個很大的木桶(高約4尺,底徑約3尺,口徑約4尺)。這時正值大熱天,十幾個小伙子,分成幾班,白天黑夜輪流,不停地用木制的“骨頭”,把藍草的莖葉搗成漿。再經過濾后倒進一個長方形的土槽里,加入白灰,讓其沉淀。沉淀后的東西就像豆腐,不過它的顏色是藍的,這藍色的東西叫靛青。有句古語:“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這其中的“青”,就是靛青;“藍 ”就是藍草。這句古語的意思是:靛青是從藍草中提煉出來的,但它的顏色卻比藍草更藍。所以人們常用這句話來比喻,學生勝過先生或后人勝過前人。靛青可以用來染布做衣服。新中國成立前,我們村小堡子,就有兩家開染坊的,一是南門外王智通家,一是東門外王興富家。那時,能穿上染坊染的天藍色的衣服,就很洋氣了!

聽老人們講,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我們這兒的婦女們,冬天染自家織的粗布,不是用五倍子、皂礬、石榴皮,就是用草木灰。我七八歲時,還親眼看到我村大堡子,有幾個婦女坐在城壕澇池邊,用污泥染布。

新中國成立后兩三年,隨著“包包青”“包包藍”在我們這兒興起,我們村藍草的種植也就收場了,兩家開染坊的也隨之關了門。

人民公社、大躍進期間,洨河故道的東段,被填上半尺厚的黃土,種上了水稻;西段建起了水庫。洨河故道漚不成麻了,灃河里漚麻風險又太大,從此,我們村種麻的歷史也就結束了。如今,野生的苘麻在我們這兒偶爾還能見到;而線麻,不要說種植,就連種子在我們關中地區,都可能見不到了。

如今,我們南張村馬上就要拆遷了,我以此文,留作一種紀念。

【西安地理】南張村有名的兩種特殊作物:一種是麻,一種是藍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