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雜文評論

柳色青青看《柳青》:一部探討文學真諦的成功話劇

2019年05月09日 01:11:09來源:文化陜西 作者:廖奔 瀏覽數:447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劇評 | 柳色青青看《柳青》:一部探討文學真諦的成功話劇

柳青,一個現代文學史上的錚錚名字,一個為新生的共和國創作了長篇小說《創業史》的作家,一個以描寫新時代農民命運為使命的思考者,一個為深入生活不惜摘去官帽深扎農村幾十年的“愚人”,今天,成為話劇的主角。

為何要演作家柳青?因為他的價值選擇給人啟迪,他的創作成功讓人景仰,他的生命軌跡令人感喟,他的靈魂升華使人震撼,尤其是,他的執著精神成為今天時代的稀缺資源。然而,這個沉重的話劇題材不好寫,因為它面對的是習慣了在娛樂中髙蹈翱翔的觀眾,它要把他們拖回到思考的地面。這似乎難以討巧,然而,觀眾在劇場被調動起來的熱烈激情回饋了它的成功。

劇評 | 柳色青青看《柳青》:一部探討文學真諦的成功話劇

此劇似乎不見技巧,全篇以生活與情感勝。當柳青住進破廟搜集寫作素材的時候,貧窮的皇甫村民們正走在互助組、合作化的道路上,他們自私、膽小、生活困窘、眼界不開,然而又淳樸、厚道、知恩圖報、對新生活充滿向往。柳青與他們由陌生到熟識,與他們一道為生活奔波、被時代捉弄,成為命運沉浮中的莫逆之交。他們于是成了柳青筆下一個個栩栩如生的人物,柳青的寫作成果則成了他們帶著特殊欣喜首先欣賞的作品。在這個過程中,柳青獲得了寫作的精神支撐,獲得了在逆境中活下去的勇氣,獲得了超越現實的人生價值。觀眾于是被人物的命運觸動,被劇作的精神感化,被柳青的靈魂震撼。

編劇唐棟通過深入探究作者生平和細讀《創業史》,準確捕捉到了柳青的心靈軌跡,別出心裁地構設了《柳青》的結構,讓柳青筆下的人物回到他們的生活原型,讓他們和柳青一起生活、一起為命運奮爭、一起喜怒哀樂。事實上此劇的技巧即深隱其中。我們首先是在舞臺上看到了一個個鮮活的農村人物形象:淳樸正直的王家斌和善良可人的彩霞、潑辣耿直的雪娥和膽小視窄的劉遠福、固執認死理的王三老漢、滑頭怯懦的富裕中農郭安成……柳青生活在他們中間,就回到了他當年主動回歸的皇甫村環境,回到了農民中、回到了歷史,回到了《創業史》的創作過程里。于是,我們就貼近了柳青的代表作《創業史》,也就貼近了柳青和他的精神寄托。

劇評 | 柳色青青看《柳青》:一部探討文學真諦的成功話劇

然而,上述人物既是《創業史》的原型,又是唐棟創造的話劇形象,他們是唐棟通過自己的理解,把《創業史》人物還原為生活原型,再重新塑造在舞臺上的形象,他們因而超越了原型,完成了新的形象任務。這些人物還超越了小說中的歷史時限,他們陪伴了柳青終生,尤其是當柳青在“文革”中受難時,是他們給了柳青堅持下去的力量和勇氣,因而,他們構成柳青這一舞臺形象的廣闊時代和社會背景。與此同時,唐棟又為《柳青》增添了三個重要人物,來豐富柳青的形象底色、揭示其內在精神趨勢:慕名前來拜謁的文學青年黃文海——他與作者的心聲相呼應,曾經都是寫作者后來從政的戰友韓健——他與柳青形象形成反襯,村里游走的瞎子快板王——他承擔了引領全劇敘事過渡的功能,又成為揭示柳青精神世界的點睛人物。

黃文海是年輕的團市委干部,缺乏社會經驗,卻用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寫了一部二三十萬字的土改小說,求柳青推薦出版。透過柳青對黃文海的勸導,唐棟觸及了文學的真諦:“(創作)就好比潛水員,只有沉到水底,才能打撈起想要的東西。”然而唐棟并沒有單純化黃文海的形象。盡管因柳青拒絕推薦他的作品,還支持他暗戀的彩霞與王家斌結合,黃文海因此記恨柳青,但在“四清”與“文革”中他還是葆有了一定的人性良知,面對受打擊的柳青他懦懦懺悔,這使其形象顯得豐滿可愛。他的形象定位恰體現了唐棟的人生觀:“一切磨難都是成長的過程,只有經歷了這些,人心才會變得善良,胸懷才會變得寬廣。”

劇評 | 柳色青青看《柳青》:一部探討文學真諦的成功話劇

戰友韓健“棄文從政”,接任了柳青辭去的縣委副書記職務,以后又升了副市長,而柳青還是柳青,一個生活在農村的平頭作家。韓健說柳青:“依你的水平和能力,要是在延安的時候就像我一樣棄文從政,或者當初不要辭去縣委副書記職務,肯定官做的比我大。”但柳青并不后悔,道路是自己選擇的,他有明確的方向與追求。由此反襯出柳青作為獨立作家的內在力量,正如劇中柳青所說的:“一個作家,最忌諱的就是迷戀宦海升遷、跪求金錢富貴。否則,一定會淪落為媚俗下作的馬屁精和謊言編造者,絕對成為不了人民的作家。”

村里的瞎叫花子快板王,看不見聽得見,對世事洞若觀火。他打竹板爆噱口的形象,既增添了舞臺色彩、提升了話劇的表演性與可看性,又用十分經濟的手段彌縫了劇作敘事的銜接,更通過他進出于人物形象的戲里戲外身份活化了柳青的靈魂:“打竹板,說柳青,柳青跟咱一條心。你看他——粗布粗衣老農頭,煙鍋端在手里頭;和咱盤腿坐炕頭,創業致富他領頭;吃虧的事走前頭,享受的事溜后頭;風里雨里泥里頭,腳印留在地里頭;把根扎在土里頭,百姓揣在懷里頭;莊稼人寫到書里頭,《創業史》化在命里頭;困境面前不低頭,一身正氣硬骨頭;大寫的人字在魂里頭,大寫的人字在魂、里、頭!”每當他念到這里,劇場里總是爆發出撼雷般的掌聲,回應了時代共鳴。

劇評 | 柳色青青看《柳青》:一部探討文學真諦的成功話劇

唐棟20世紀80年代就是一個優秀的作家,他因而了解作家的甘苦,理解柳青的追求,并與之形成深入的精神契合。站在時代高點來解析這種契合的成因,劇作也就與觀眾的心聲形成了共鳴。這是此劇成功的關鍵。我們則由中再次看出話劇乃至文學藝術創作的不二法門,體現為劇中柳青說的一句話:“文學創作一定要有生活的真實——就是看有沒有這回事;還要有藝術的真實——就是看像不像這么回事。要將這二者天衣無縫地捏在一起,靠的是技巧。”這正是唐棟創作的甘苦心得。劇中柳青說:“幸福,就是一輩子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然后把靈魂安放在適當的位置。”說的是柳青,又未始不是唐棟的夫子自道。

舞臺整體十分齊整。導演傅勇凡洗練的調度手法使之別具特色,斑駁、簡陋的瓦屋、石桌石凳輔助了陜西的鄉村背景,人們身著羊肚頭巾、老棉襖、大襠褲、納底鞋提示了生活環境與時代定位,暗色調為主的燈光烘托出那個艱苦、困惑的年代,板胡拉出的凄涼秦腔旋律加濃了劇作的本土化氛圍,“圪蹴”(蹲)動作的特殊運用成為劇中的點睛細節。演員的表演真實化細膩化,柳青氣質由初時“跳出”到貼近到最終融入農民的分寸把握十分準確,情竇初開的小情侶王家斌與彩霞相處時的忸怩、羞澀情境被處理得活靈活現。這些共同將此劇打造成風格化的精致藝術品,為演出成功構筑了基石。

劇評 | 柳色青青看《柳青》:一部探討文學真諦的成功話劇

近年來話劇舞臺盡管琳瑯滿目,但輕巧漂浮者居多,厚重深入的作品難見。唯獨陜西話劇一枝獨秀,推出了《白鹿原》《平凡的世界》《柳青》一部部震撼作品,給全國話劇帶來強悍沖擊。陜西話劇有著文學陜軍的長期積累,本土作家及其優秀作品成為陜西的厚重文化資源,這些資源為陜西話劇構筑了堅實底座。當陜西話劇人自覺瞄準這些資源進行開掘時,就收獲了美麗的舞臺花朵。

劇評 | 柳色青青看《柳青》:一部探討文學真諦的成功話劇

話劇《柳青》讓我們進一步理解了作家與生活的關系、作家與人民的關系、作家與時代的關系、作家與政治的關系、作家與命運的關系、作家與靈魂的關系。前四種關系,是說文學必須扎根社會土壤,不隨風飄蕩在天上,才能結出豐碩的果實。第五種關系,是一部作品得以成功的基礎——文學是人學。第六種關系則是一部作品能否實現創作高度和深度的關鍵,而《柳青》觸及了這個關鍵。恰如劇中柳青說的:“一是文學必須以人為描寫中心,二是真正的作家必須是一個靈魂干凈、精神崇高的人,是一個大寫的人!”話劇《柳青》實踐了這一創作準則。

我要說,在當前話劇高大上、概念化、空洞化的嚴重回潮中,《柳青》堅持價值思考、戲劇思考,成為21世紀中國戲劇堅守的又一個符號,這種堅守維系了話劇的尊嚴與榮譽。

愿青青柳色化為茂密濃蔭。

作者系中國作協名譽副主席、中國劇協顧問廖奔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