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史大觀>> 詩詞歌賦

唐詩閑讀:“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2019年05月16日 23:52:31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談藝錄 瀏覽數:514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今天接著讀李賀的詩。

李賀被后人稱為“詩鬼”,緣由并不是李賀在詩里專門寫鬼,我們翻讀李賀的詩,真正算得上純粹的“鬼”詩的,總共只有十來首,這還不到他全部作品的二十分之一(他總共存詩240首),然而“鬼”字卻成了他的標簽,仿佛是說,李賀不是人,他是鬼!

唐詩閑讀:“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李賀像)

文人寫鬼,最早的該是屈原的《九歌·山鬼》,當然,他寫鬼不是純粹寫鬼,而是要刺諫現實;更有名的還有近一些的蒲松齡,蒲松齡和他的《聊齋志異》被郭沫若先生稱為“寫鬼寫妖高人一等,刺貪刺虐入木三分”,顯然,他“寫鬼”是為了“刺貪刺虐”;李賀當然也不是簡單寫鬼,而是要通過寫鬼來寫人,寫現實生活中人的感情。鬼,只是他用來表達思想感情的形象罷了。

唐詩閑讀:“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20世紀初的蘇小小墓)

我們前面說了,李賀的詩,詩中常用“血、泣、鬼、死等陰冷字眼,喜歡徘徊在“墓”前,捕捉鬼域的香魂,尋找詩歌的靈感,在他的筆下的“鬼”,“雖為異類,情亦猶人”,不僅不是惡物,甚至還有些“可愛”,有些讓人心疼。比如今天要讀的這首《蘇小小墓》:

幽蘭露,如啼眼。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蓋。風為裳,水為珮。油壁車,夕相待。冷翠燭,勞光彩。西陵下,風吹雨。

唐詩閑讀:“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蘇小小畫像)

蘇小小家先世曾為東晉官員,從江南流落到錢塘后靠祖產經營,父母只有她這么個女兒,因她長得嬌小,所以起名小小。蘇小小十五歲那年父母謝世,于是她變賣家產,帶乳母移居城西西泠橋畔。據說她常坐油壁香車四下游玩,由于她樣貌絕麗、詩才卓絕,車后總有許多風流倜儻的少年跟隨,沒有了父母的管束,蘇小小也樂得和這些文人雅士來往,于是她常在自己的小樓里以詩會友,門前也總是車來車往,很快,蘇小小就成了錢塘一帶有名的詩妓,二十三歲那年,蘇小小因為相思感染風寒,又因從小就有咳血病,不久即香消玉殞。一位鐘情于她的武林高手按她的遺愿將她葬在了西泠一棵柳樹之下。

唐詩閑讀:“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現在的蘇小小墓)

現在的蘇小小墓,幾經風雨,多次重建,墓上有亭,名慕才亭,既遮小小之墓,又為吊唁之人遮蔽風雨。

據說蘇小小死后,芳魂不散,常常出沒于花叢林間,李賀的詩就從這里入手。幽蘭露,如啼眼。寫蘇小小的樣貌,從眼睛寫起:蘭花上綴著晶瑩的露珠,像小小含淚的眼睛,蘭花很美,帶露的蘭花當然更美,詩人只寫蘇小小的眼睛如帶露的蘭花,讓人從局部想到小小的全人之美。“幽”字帶出冷氣森森的感覺,“啼”字為全詩定下哀怨的基調。也為全詩專寫鬼魂創造了陰冷的氣氛。

唐詩閑讀:“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蘇小小墓的老照片)

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以下詩句全從古樂府《蘇小小歌》(一說是蘇小小所作):“我乘油壁車,郎乘青驄馬。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詩意化出:身處幽冥的蘇小小,孤單游蕩,她沒有歡樂,沒有歌吟,沒有唱和,她的一切追求都落空了,再也沒有什么東西可以讓她綰結同心,墳間那些迷離如煙的細碎野草花,也不堪剪來相贈。

草如茵,松如蓋。風為裳,水為珮。油壁車,夕相待。這六句,寫蘇小小鬼魂的日常:綠綠柔草,那是她的茵褥;高高青松,那是她的傘蓋;風兒輕拂,那是她的衣裳;流水淙淙,那是她的環佩。她經常乘坐的油壁車,每到夜晚也只能空空地等待著,因為她再也不能乘上它,去她經常向往的地方了。冷夕空車,何等凄清悲涼!

唐詩閑讀:“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夕照里的蘇小小墓)

冷翠燭,勞光彩。西陵下,風吹雨。翠燭,顯然是“鬼火”,是有光無焰的綠光,既然點燭,當然是為了照亮,照亮的原因當然是為了相會,但此時相會的小小早已不在,那光焰閃閃的翠燭也只能是徒放光彩。她時常流連的的西陵之下,只剩下一片凄風苦雨。縱是翠燭搖搖,也不過好景虛設。

這是一首鬼氛濃重的詩,詩人渲染出一幅幽幽暗暗,冷氣森森的美艷畫面,蘇小小的鬼魂既縹緲穿梭其間,又虛實不定若有若無。詩人構畫的情景越優美,越襯托蘇小小魂魄的婉麗多姿,詩中的情景越優美,就越反襯出蘇小小魂魄的的凄清落寞。綠草、青松、清風、流水、閃著冷光的翠燭、伴著寒風的苦雨,空勞相待的油壁車,一連串的意象,構畫出鬼氣森林的悲涼氛圍。

唐詩閑讀:“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中國畫《山鬼》)

這首詩在寫蘇小小鬼魂之美與環境的勾畫,借用了屈原《山鬼》的表達手法,屈原說“被薜荔兮帶女蘿;既含睇兮又宜笑……”“余處幽篁兮終不見天……”“山中人兮芳杜若,飲石泉兮蔭松柏……”而李賀筆下蘇小小魂魄之美、日常之幽麗,較山鬼之情狀更鬼氛濃重、更凄麗迷幻,當然也更展現出李賀過人的“造境”才能。據沈亞之《屈原外傳》說:屈原寫完《山鬼》時,“四山忽啾啾若啼嘯,聲聞十里外,草木莫不枯死。”當我們讀完李賀的《蘇小小墓》,又怎能不為蘇小小一縷魂魄、飄飄兜轉的形象所打動?為蘇小小“無物結同心”而潸然淚下。

唐詩閑讀:“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瘦弱的李賀)

這是李賀寫鬼魂最有名的一首詩,是他寫鬼的代表作之一。詩中的蘇小小魂魄,游蕩在西陵之下,何嘗不是李賀在寫自己,他自己又何嘗不是渺小、無助、寂寞、孤獨、寒涼地游蕩在大唐疆域之內呢?短命蘇小小的“無物結同心”的癡怨,又何嘗不是病弱李賀報國無門的幽怨呢?

如前所說,李賀寫鬼,當然也與生活相關。沒有任何一首詩,是脫離了詩人的人生而孤單存在的。就算再鬼怪離奇的詩篇,也不是脫離了詩人的生活劈空而來的。為什么這首詩“造境”杰出,正是因蘇小小跟李賀,太像了,寫蘇小小的魂魄時,李賀何嘗不是在寫自己。

唐詩閑讀:“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李賀家鄉的李賀雕像)

李賀被稱為“詩鬼”并不只是因為他擅長寫鬼,而是源于他如鬼魅一般的詩歌創作才能,他本人當然不是鬼,可是,當我們讀完《蘇小小墓》時,仿佛也會感到一騎蹇驢,一襲青衫,一個瘦弱孤單的身影,正從大唐,幽幽而來……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唐詩閑讀:“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 下一篇:唐詩閑讀:“巫峽蒼蒼煙雨時,清猿啼在最高枝”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