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史大觀>> 詩詞歌賦

唐詩閑讀:“涼冷三秋夜,安閑一老翁”

2019年04月30日 21:01:00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談藝錄 瀏覽數:622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我們知道,白居易晚年由儒轉佛,成了“香山居士”。一個從小接受儒家教育而又積極入世的儒者為何會有此轉變呢?

唐詩閑讀:“涼冷三秋夜,安閑一老翁”

(白居易生活圖)

白居易晚年生活安適,這是他“獨善其身”的結果,他跟杜甫不一樣,我們都知道,杜甫窮啊,但朋友們(比如嚴武)讓他出來做官,他卻在官場上混不下去,對于看不慣的東西,杜甫耿直的要說出來,要寫出來,結果他干不多久就干不下去了,老杜眼里揉不得沙子,心里裝不下別扭。

白居易不這樣,白居易能在中晚唐混亂的朝局下跟大家互不相擾過自己的安閑生活,對于看不慣的東西,老白干脆閉上眼睛不看,落得個心態平和。其實,和光同塵也是一種境界,并不容易做到。比如828年,白居易已經做到了刑部侍郎,封了晉陽縣男,這是有爵位在身了,除了“俸”,還可以有點“祿”的收入了,但白居易不愿在這樣的“實職”(必須扎實做點事的職務)上做下去,到829年春,他就因“病”改授太子賓客分司,回洛陽履道里(他是否真的病了,只有他自己知道)。

唐詩閑讀:“涼冷三秋夜,安閑一老翁”

(白居易像)

到830年12月,他又被任命為河南尹,這又是一個“實職”,第二年七月元稹去世。后來他為元稹撰寫墓志銘,元家給了白居易潤筆費六七十萬錢,白居易將全數布施于洛陽香山寺。一方面是他真的不缺錢,另一方面,他對元稹的感情真的太深了,再有,就是他那時已經成了一個向佛的虔誠信徒。到833年他又因“病”免河南尹,再任太子賓客分司(注意,這個時候,正是“牛李黨爭”最厲害的一段歷史時期)。這次白居易下決心了,到了835年,他又被任命為同州刺史時,他堅辭不赴任(我們猜想,理由恐怕也只能是“病”吧),后又改任命為太子少傅分司東都,封馮翊縣侯(其實這未必不是當權者權衡之后對他心照不宣的“褒獎”),于是他仍留在洛陽,直到他真的病了,直到他一病不起,最后安然逝在家中。

唐詩閑讀:“涼冷三秋夜,安閑一老翁”

(傅抱石《九老圖》局部)

總之,他能從現實中拔出身來,凡遇“實職”就想辦法辭掉不做,然后自己怡然自得地活著,不為生活所困,甚至還能幫助朋友。這相對于杜甫活的苦命掙扎,甚至飯都吃不上,最后死在舟中,未嘗不是本事。所以,白居易的人格,也有其現實意義。

今天我們就來讀一首大和六年(832年)白居易做河南尹時寫的小詩。詩的標題為《秋雨夜眠》,全詩如下:

涼冷三秋夜,安閑一老翁。臥遲燈滅后,睡美雨聲中。灰宿溫瓶火,香添暖被籠。曉晴寒未起,霜葉滿階紅

秋雨之夜的意境,最適合入詩,因為秋風肅殺,秋雨冰涼,最容易引人凄清之情,典型的秋雨夜眠詩也很多,你看,曹雪芹不就讓林黛玉寫《秋窗風雨夕》,多感人,多凄涼。

唐詩閑讀:“涼冷三秋夜,安閑一老翁”

(寫《秋窗風雨夕》的林黛玉)

涼冷三秋夜,安閑一老翁。832年,白居易六十一歲,也算個“老翁”了吧,開篇點題是他一貫的創作風格,平淡、直白。倒是這“涼冷”二字值得一說。因為涼冷很準確,除了平仄的原因外,三秋(深秋)之夜,氣溫說涼不夠,說冷太過,既涼又冷,是再合適不過的。已過花甲之年的詩人此時平安、閑適,上面說了,這是他自己追求的結果。

唐詩閑讀:“涼冷三秋夜,安閑一老翁”

(安閑一老翁)

臥遲燈滅后,睡美雨聲中。不是因為要睡覺了,才滅燈,而是燈滅之后才睡覺,這很有意思。因為是老人,因為睡眠少,滅燈之后可能又閑坐一段時間之后才睡。睡得晚,才會有后一句的“睡美”,睡得太早,很可能半夜再醒,睡不“美”。睡美也很充分,因為沒有什么瑣事掛心,所以能睡“美”。想這情景,屋外秋雨淅瀝,屋內老翁睡美,多安然,多閑適。

唐詩閑讀:“涼冷三秋夜,安閑一老翁”

(睡美雨聲中)

這還不夠,這老頭還睡懶覺。

灰宿溫瓶火,香添暖被籠。深秋時節就要烤火,顯然,他是真的老了。烘瓶里的火已經全部燃盡化而為灰,當然是因為他“睡美”了整整一夜,但他并沒有打算馬上起床,他(或者是仆人)又添了香,繼續暖被窩,他打算繼續躺著,天亮而又能躺著,自然是無事,不想起,當然是因為體衰,跟前面的“三秋”“老翁”很貼合。

曉晴寒未起,霜葉滿階紅。天亮了,天氣也睛了,但是因為天寒,詩人沒有起床,這是在交代他不起床的緣由,同時也再次交代了天寒,寒到了原本樹上的紅葉現在都落到了地上,小徑、臺階上滿處都是紅葉。

唐詩閑讀:“涼冷三秋夜,安閑一老翁”

(霜葉滿階紅)

詩言志,詩當然是寫心。此時的詩人年老體衰,身在閑職,摯友故去,舉世再已無知音,遙想長安朝中的爭斗,自己少年時所有的宏圖大志已消磨殆盡,詩人在三秋的寒涼里心灰意懶,既無比閑散,也無比孤寂。

唐詩閑讀:“涼冷三秋夜,安閑一老翁”

(晚年向佛的白居易)

讀完這首詩,我們大抵就能明白,那個倡導“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的白居易在心灰意懶的基調之下,到了晚年,是如何從儒家積極入世的人生態度轉為萬世皆空的佛家思想的。是他對時局失望,對家國無力的心境之下的無奈逃脫,大概是他真的想通過修行最終超越生死、斷盡一切煩惱,得到究竟解脫,一個人總歸要有一個自己的靈魂皈依之處,而信佛,恐怕是他在當時環境之下,心靈上選無可選,挑無可挑的最后遁逃之處了。

一代“詩魔”“詩王”白居易,從此就成了“香山居士”。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唐詩閑讀:“林暗草驚風,將軍夜引弓” 下一篇:唐詩閑讀:“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