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散文詩賦

周養俊:灞橋折柳

2019年05月26日 10:17:27來源:西安晚報 作者:周養俊 瀏覽數:498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文化周刊」灞橋折柳

灞橋位于西安東十多公里處的灞河上,是東出西安的必經之地。它西臨浐河,東接驪山,東南邊是廣袤的白鹿原,北邊是肥沃的渭河平川,東北邊是歷經滄桑的銅人原。《雍錄》上說:此地最為長安沖要,凡自西東兩方面入出峣、潼兩關者,路必由之。“峣”指陜西商縣西北的峣關,也叫青泥關或藍田關,為西安東南方一大門戶;“潼”就是陜、晉、豫三省交會處的潼關。到灞橋這里才會看清,從西安來的公路過了灞橋之后就分為北、東、南三線,北線入陜北,東線達鄭州,南線去商州、南陽和信陽。

這里自古是交通重鎮,如今交通更是發達,108國道(與隴海鐵路線平行)、310國道和312國道,均在灞橋鎮境內交會。另有三條高速公路通過灞橋,分別為連云港至新疆、西安至藍田、西安至閻良,連接西臨、西銅、西寶及西安咸陽國際機場專用線,是溝通我國東西部地區的第三條大動脈。隴海鐵路和西康鐵路跨河而過,并有四條鐵路專用線可供使用。灞橋鎮已成為陜西省米字形交通布局的中心點,可謂五湖三江,四通八達。

1994年,當地人在灞河取沙時意外發現灞橋遺址。遺址橋墩長約400米,已清理三孔橋洞(橋墩4座、殘拱券3孔),橋墩呈船形,長9.25~9.52米,寬2.4~2.53米,殘高2.68米,墩距5.14~5.76米。墩下以石條鋪成長方形底座,石板長達17米,其下布滿木樁構成橋基。橋墩兩端設分水尖和吸水獸。出土隋唐時期的瓦片、琉璃瓦,宋、金、元瓷片,以及北宋維修橋身時利用的唐碑等。

2004年10月1日被大水沖刷出的灞橋遺址則為隋橋,建成于隋開皇三年(公元583年),因在原灞橋址以南,故稱為“南橋”,橋兩邊廣植楊柳。灞橋在唐朝時設有驛站,凡送別親人與好友東去,多在這里分手,有的還折柳相贈。清代陜西巡撫葉伯英曾為灞橋題過一聯:詩思向誰尋,風雪一天驢背上;客魂銷欲盡,云山萬里馬蹄前。

明、清時灞橋曾先后幾次被廢毀,到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陜西巡撫畢沅重建橋,但橋已非過去規模。直到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巡撫楊公恢才按舊制建造,橋長380米,寬7米,旁設石欄,橋下有72孔,每孔跨度為4米至7米不等,橋柱408個。1949年后當地政府為加固灞橋,對橋進行了擴建,將原石板橋改為鋼筋混凝土橋,現橋寬10米,兩旁還各留寬1.5米的人行道,大大地改善了公路交通運輸狀況。

古代的灞橋,一直居于關中交通要沖,它連接著西安東邊的各主要交通干線。唐朝詩人王昌齡在其《灞橋賦》中說:“惟于灞,惟灞于源,當秦地之沖口,束東衢之走轅,拖偃蹇以橫曳,若長虹之未翻。”

灞橋,這座久負盛名的古橋,曾引起無數文人的詠嘆:這橋邊的垂柳,又讓多少遷客為之斷腸;那橋下日夜東流的灞水,又讓多少離愁別緒,變得綿綿無絕期。劉禹錫唱道:“征徒出灞涘,回首傷如何”,李賀詠道:“灞水樓船渡,營門細柳開”,李商隱吟道:“灞水橋邊倚華表,平時二月有東巡”等等,不一而足。《全唐詩》中直接描寫或提及灞橋(灞水、霸陵)的詩篇就達114首之多。

其后經過歷代墨客騷人妙筆的潤飾,灞橋也被人們稱為“情盡橋”“斷腸橋”“銷魂橋”等。據《唐詩紀事》記載:“雍陶有一次送別故舊,行至灞橋,問隨從曰:‘此橋為何稱情盡橋?’隨從道:‘因送別到此為止點,故稱之情盡橋。’雍陶有感惜別之情曰:‘從來只有情難盡,何事名為情盡橋,自此改名為折柳,任它離恨一條條。’”這就是膾炙人口的詩篇《折柳橋》。

至于“銷魂橋”則得名于江淹的《別賦》,其賦開篇曰:“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古人折柳贈別,是大有深意的。因為“柳”和“留”為諧音,既表達依依不舍的情感,也寓意人去他鄉,宛如柳木隨遇而安、發展壯大。這一習俗源自何處,已無據可考。文獻記載最早可見諸《詩經·小雅·采薇》中的“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尤其是隋、唐時期,經過文人雅士們不斷寫詩作賦,灞橋折柳贈別表達的那種離愁別緒和深情厚誼就被定格了下來。

在此唐人留下不少傷情之句,如“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秦樓月,年年柳色,霸陵傷別”(李白《憶秦娥》)、 “朝朝送別泣花鈿,折盡春風楊柳煙”(魚玄機《折楊柳》)、“楊柳含煙灞岸春,年年攀折為行人,好風倘借低枝便,莫遣清絲掃路塵”(楊巨源《賦得灞橋柳留辭鄭員外郎》)、“霸陵原上多離別,少有長條拂地垂”(韓琮《楊柳詞》)、“灞岸晴來送別頻,相偎相依不勝春”(羅隱《柳》)。詞人柳永觸景生情,一曲《少年游》更是令人黯然神傷:“參差煙樹霸陵橋,風物盡前朝。衰楊古柳,幾經攀折,憔悴楚宮腰。夕陽閑淡秋光老,離思滿蘅皋,一曲陽關,斷腸聲盡,獨自憑蘭橈。”

由于灞橋兩岸“筑堤五里,栽柳萬株,游人肩摩轂擊,為長安之壯觀”(《西安府志》),每當早春時節,柳絮飄舞,宛若飛雪,就形成了“灞柳風雪”景觀,這就是著名的“關中八景”之一。可惜如今這一勝景,只能靠游人去想象了。

說到“灞柳風雪”,不可不提及明代著名畫家吳士英的《灞橋風雪圖》(現藏于故宮博物院)。此圖繪一老者騎驢在風雪中過橋,低首沉思。為烘托主題,景作山野懸崖,樹木凋零,風雪彌漫,河流封凍,寒氣迫人。側鋒臥筆,線條粗簡,水墨淋漓,一次皴染,頗得氣勢,騎驢人物雖極簡潔,但形態生動。據《韻府群玉》中記載:“孟浩然嘗于灞水,冒雪騎驢尋梅花,曰:‘吾詩思在風雪中驢子背上。’”此畫蓋取其意。郁達夫說過:“江山亦要文人捧”,而灞橋可以看作是最好的明證了。盡管橋已不是當年的那座橋,那柳也不是當年的柳,但是由于歷代墨客騷人的吟詠,自古至今,灞橋、灞柳一直鮮活在國人的心中。

近些年,隨著城市建設的發展,灞橋和灞河沿岸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城鎮周邊以“灞柳”為文化主題的活動場所多了,柳樹也成片地栽植起來,昔日“灞柳風雪”的景象似乎又重現人們的生活中。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積雪草:愛上東坡先生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