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驛站>> 書畫課堂

中國書法史之隋唐

2019年01月09日 14:47:10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齊居士 瀏覽數:538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概論:隋結束南北朝的混亂局面,統一中國,和之后的唐都是較為安定的時期,南帖北碑之發展至隋而混合同流,正式完成楷書之形式,居書史承先啟后之地位。

唐朝的建立結束了西晉以來近三百年的動亂局面,國初二十年形成了文治武功的“貞觀之治”,此后從武則天到唐玄宗開元時期更是呈現出超越兩漢的空前興盛氣象。

唐代文化博大精深、輝煌燦爛,達到了中國封建文化的最高峰,可謂“書至初唐而極盛。”唐代墨跡流傳至今者也比前代為多,大量碑版留下了寶貴的書法作品。整個唐代書法,對前代既有繼承又有革新。初唐書家有虞世南、歐陽詢、褚遂良、薛稷、陸柬之等,此后有創造性的還有李邕、張旭、顏真卿、柳公權、釋懷素、鐘紹京、孫過庭。唐太宗李世民和詩人李白也是值得一提的大書家。楷書、行書、草書發展到唐代都跨入了一個新的境地,時代特點十分突出,對后代的影響遠遠超過了以前任何一個時代。

唐代書法藝術,可分初唐、中唐、晚唐三個時期。初唐以繼承為主,尊重法度,刻意追求晉代書法的勁美。中唐不斷創新,極為昌盛。晚唐書藝亦有進展。

唐太宗李世民極愛書法,特別崇尚王羲之書跡,朝野上下,均以太宗意趣為準,崇王之風,極盛一時。他在《論書》中說:“吾臨古人之書,殊不學其形勢,惟在求其骨力,而形勢自生。”又認為學王字“先須知王右軍絕妙得意處。”真書《樂毅論》,行書《蘭亭》,草書《十七帖》,勿令有死點死畫,方盡書之道也。他還認為“字以神為精魄,神若不和,則字無態度;以心為筋骨,心若不堅,則字無勁健也。”他對運筆的要求是:為點必收,貴緊面重;為畫必勤,貴澀而盡;為撇必掠,貴險而勁;為戈必潤,貴凝盡而右顧;為懷必郁,貴蹙鋒而總轉;為波必桀,貴三折而遣筆。時書法原理和書寫技巧講得很透徹。以后武則天,玄宗李隆基,穆宗李恒,乃至南唐后主李煜,都是書法家和書法倡導者。

唐代最高學府有六種,即國子監、太學、四門學、律學、書學、算學。其中書學,專門語養書法家和書法理論家,是唐代的創舉。歷朝名家輩出,燦若繁星。如初唐的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等;中唐的顏真卿、柳公權等,都是書法大家。晚唐有王文秉的篆書,李鶚的楷書和楊凝式的“二王顏柳”余韻。

發展史:

隋唐書法——隋代書法 

概論:隋結束南北朝的混亂局面,統一中國,和之后的唐都是較為安定的時期,此時期打通的大運河到現代仍有極大的通航價值。

南帖北碑之發展至隋而混合同流,正式完成楷書之形式,居書史承先啟后之地位。

隋代的國祚甚短,書家、書跡等也不多,無法創造輝煌的成果,只好把位置讓給之后的唐來創造奇跡了。我想隋代是可用「流星」的短而燦爛性質而譬喻,傳世的書跡中亦有可觀的,且隱約可窺見唐代時歐、虞、褚、薛、徐、李、顏、柳等人的精詣,整齊之中仍有古味,以龍藏寺碑、啟法寺碑、蘇孝慈碑等為代表。

發展:

龍藏寺碑龍藏寺碑: 

乃王孝僊于隋文帝開皇九年,立于河北正定縣龍興寺內,共十三行,每行五十字。書家無法肯定,但據碑末文,推斷為張公禮的作品。此碑已是十分成熟的楷書作品,后人推為隋碑中的第一,筆畫工整圓勁,楷法謹嚴,結體平正,與虞世南、褚遂良等人的筆法酷似,為唐楷之先聲。

啟法寺碑與丁道護:

于隋文帝仁壽二年立于湖北襄陽,由周彪撰文,丁道護揮毫,是隋代諸碑中少數有書人署名的。丁道護這個人可大大的有名,是隋代融合南北書風的代表人物,融合眾家長處發展出自己的面目,傳世書跡有啟法寺碑和興國寺碑﹝宋時佚,只余拓本﹞。官至襄州祭酒從事,譙國人。

丁道護這兩塊碑都是極成熟的楷書,間架平正,法度謹嚴,實為唐楷之先導,就算放在唐楷間也絲毫不遜色,可隱約見到唐代書家之筆法。

蘇孝慈墓志:

乃隋文帝仁壽三年所立,清光緒十三年于陜西蒲城出土,石仍完好,字也十分清晰。此碑楷法成熟而工整,方中帶圓,字體又小,兼有南帖之綿麗和北碑之峻整,集秀麗與雄勁于一身,由此可見,唐代的楷書在隋時已定下根基,風格和歐相近,章法整齊,結體平正。

隋朝——龍藏寺碑

稱《正定府龍興寺碑》,立于隋開皇六年(公元586),碑在河北正定龍興寺。楷書,碑陽30行,行50字,碑陰題名五列,左側題名三列。

《龍藏寺碑》書法寬博和諧,其用筆細勁輕松,具有流動感和輕重變化,結體以方正為主,略呈扁形,左右開張,點畫精麗而有法可循,給人以清爽勻稱的感覺。此碑為隋代刻碑中的精品,對唐代書法,特別是唐初諸大家的影響甚大。

隋朝——僧璨大士塔磚銘

僧璨大士塔磚銘

隋朝——董美人墓志

董美人墓志

隋朝——張通妻陶貴墓志

張通妻陶貴墓志

隋朝——青州舍利塔下銘

青州舍利塔下銘

隋朝——蘇慈墓志

蘇慈墓志乃隋文帝仁壽三年所立,清光緒十三年于陜西蒲城出土,石仍完好,字也十分清晰。此碑楷法成熟而工整,方中帶圓,字體又小,兼有南帖之綿麗和北碑之峻整,集秀麗與雄勁于一身,由此可見,唐代的楷書在隋時已定下根基,風格和歐相近,章法整齊,結體平正。 隋朝——常丑奴墓志

常丑奴墓志

隋朝——董穆墓志

董穆墓志

隋朝——高昌任謙墓志

高昌任謙墓志

楷書的發展——初唐 

概論:初唐書風最勝,幾個皇帝都是箇中高手,唐太宗以帝王之尊,大力提倡書法,特意遵祟王羲之,并搜訪天下名書跡,君臣相扇之下書風鼎盛,更開設「書學」,以書取士,所以讀書人自然個個發憤練字;據說科舉時文章內容再好,字丑也是沒有用的。

太宗本身就寫得一手好字,工隸書、飛白,行草得二王之妙,也學虞世南行書。所傳之「溫泉銘」便是以行書入碑之作,頗具二王之風。

帝王之提倡,再加上當時社會安定,民生富足,正是發展文化的大好時機,書家輩出。成名當代,流名千古的「初唐四大家」──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就是此期之代表。

發展:

歐陽詢:

字信本,潭州人,生于陳武帝永定元年,卒于貞觀十五年,享年八十五歲。官至銀青光祿大夫,率更令,因此又稱「歐陽率更」。他博取眾長,融會貫通,而自成一家,兼善眾體,在當時甚至還「揚名國際」,聲名遠播高麗,太宗也十分賞識他。歐陽詢的書法以「武庫矛戟」與「勁險」為特色,正書以九成宮為本色,而化度寺溫潤含蓄,成就最高;小楷則稍具姿色,以千字文為化表,行草雖不算頂清雅,仍有「跌蕩流動」之勢,以史事帖為代表。

虞世南:

字伯施,越州余姚人,生于南陳武帝永定二年,卒于貞觀十二年,享年八十歲。官至秘書監,獲賜永興縣子,世稱「永興」、「秘監」。博學多才,德高望重,太宗以其「德行、忠直、博學、文辭、書翰」曰五絕。學書于智永,得其精傳。

其書近法智永,算是二王之遠親,又偏工行草,得于南帖特多。其隸、行、草皆妙,但流傳書跡甚少,正書僅孔子廟堂碑,行書有汝南公主墓志銘,草書則有積時帖為代表。

褚遂良:

字登善、河南陽翟人,官至尚書左仆射河南公,世稱褚河南。生于隋開皇十六年,卒于唐高宗顯慶四年,享年六十四歲。博學通識,具王佐之財,亦是忠讜之臣。少學虞世南書,長則祖述右軍,盡得其妙,兼取眾美,自立門戶,與歐、虞鼎立。

登善的面目最多,變化也最大,正所謂「一碑有一碑的面目,一碑有一碑的風神」也。其正書比歐、虞婉美勁逸,如伊闕佛龕,尚存隸意,氣調渾古,而雁塔圣教序記,房玄齡碑成就最高。行書則溫潤似永興,以枯樹賦為代表。

薛稷:

唐太宗貞觀二十三年(公元649年)——唐玄宗先天二年(公元713年),終年65歲,蒲州汾陰(今山西萬榮)人。官至札部尚書,太子少保。他在外祖父魏征家見到虞世南和褚遂良的書跡,銳意臨仿,不久遂以書法名揚天下。

他的書法用筆纖瘦,結字疏朗,自成一家。宋徽宗趙佶的“瘦金書”就是由薛稷書法演化而成。與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并稱初唐四大書家。傳世書跡有《杏冥君銘》、《信行禪師碑》。

代表書家:

唐朝書家——李世民

我國書法史上,以行書刻碑的首創人物是唐太宗李世民。《溫泉銘》便是行書入碑的代表作。李世民是我國歷史上一位杰出的帝王,他不僅將封建社會推向鼎盛時期,而且身體力行地倡導書法,促使唐代書法成為我國書法史上輝煌的一頁。他親自為王羲之寫傳記,不惜重金搜購大王墨跡三千六百紙。

李世民“以書師虞世南”(《宣和書譜》),常與虞世南論書,并云:“吾臨古人之書,殊不學其形勢,唯求其骨力,而形勢自生”。這反映了唐太宗的書法觀,亦是相當開放的。唐太宗書法師承魏晉,《書小史》稱其“工隸書、飛白,得二王法,尤善臨古帖,殆于逼真。”《晉祠銘》為其書法杰作,當時各國使節都將精拓本帶回去,廣泛宣傳。

李世民——溫泉銘

《溫泉銘》是唐太宗為驪山溫泉撰寫的一塊行書碑文。此碑立于貞觀二十二年(六四八),即唐太宗臨死前一年。原石早佚,一九00年發現于敦煌石窟,現藏于法國巴黎圖書館。

《溫泉銘》書風激躍跌宕,字勢多奇拗。俞復在貼后跋云:“伯施(虞世南)、信本(歐陽詢)、登善(褚遂良)諸人,各出其奇,各詣其極,但以視此本,則于書法上,固當北面稱臣耳。”對其評價極高。此碑書法不同于初唐四家的平穩和順,而有王獻之的欹側奔放。有人認為太宗書法在大王和小王之間,但從作品看似更多地得之于王獻之。

李世民——晉祠銘

《晉祠銘》全稱《晉祠之銘并序》,唐太宗撰文并書。碑高195厘米,寬120厘米。碑額高106厘米,上刻“貞觀廿年正月廿六日”飛白書九字。貞觀二十一年(公元647)八月刻,碑現存山西太原晉祠貞觀寶翰亭內。此碑行書28行,行44字至50字不等。

楊賓《大瓢偶筆》云:“今觀此碑,絕以筆力為主,不知分間布白為何事,而雄厚渾成自無一筆失度。”清錢大昕云:“書法與懷仁《圣教序》極相似,蓋其心摹手追乎右軍者深矣。”清人王佑作詩贊曰:“平生書法王右軍,鸞翔鳳翥龍蛇繞,一時學士滿瀛州,虞褚歐柳都拜倒。”此碑書法渾然天成,筆畫結實爽利,無做作之態,實開八大山人之行楷書先河。

唐朝書家——歐陽詢

歐陽詢(557一641年),字信本,潭州臨湘(今湖南長沙)人。他的書法成就以楷書為最,筆力險勁,結構獨異,后人稱為“歐體”。其源出于漢隸,骨氣勁峭,法度謹嚴,于平正中見險絕,于規矩中見飄逸,筆畫穿插,安排妥貼。楷書以《九成宮醴泉銘》等,行書以《夢奠帖》、《張翰帖》等為最著名。其他書體,也無一不佳,唐張懷瓘《書斷》中說:

“詢八體盡能,筆力險勁,篆體尤精,飛白冠絕,峻于古人,猶龍蛇戰斗之象,云霧輕寵之勢,風旋雷激,操舉若神。真行之朽出于大令,別成一體,森森然若武庫矛戟,風神嚴于智水,潤色寡于虞世南。其草書迭蕩流通,視之二王,可為動色,然驚其跳駿,不避危險,傷于清雅之致。”

虞世南說他“不擇紙筆,皆能如意”。而且他還能寫一手好隸書。貞觀五年《徐州都督房彥謙碑》就是其隸書作品。他的書法,以隸書為最。究其用筆,圓兼備而勁險峭拔,“若草里驚蛇,云間電發。又如金剛怒目,力士揮拳。”其中豎彎鉤等筆畫仍是隸筆。他所寫《化度寺邑禪師舍利塔銘》,《虞恭公溫彥博碑》,《皇甫誕碑》被稱為“唐人楷書第一”。他的楷書無論用筆,結體都有十分嚴肅的程式,最便于初學。后人所傳“歐陽結體三十六法”,就是從他的楷書歸納出來的結字規律。他的行楷書《張翰思鱸貼》體勢縱長,筆力勁健。墨跡傳世,尤為寶貴。歐陽詢的兒子歐陽通,書法一本家傳。父子均名聲著于書壇,被稱為“大小歐陽”。小歐陽《道因法師碑》,隸意更濃,然而鋒潁過露,含蓄處不及其父。

歐陽詢的書法早在隋朝就已聲名雀起,遠揚海外。進入唐朝,更是人書俱老,爐火純青。但歐陽詢自己卻并不滿足于已經取得的成就,依然讀碑臨帖,精益求精。

有一次,歐陽詢外出游覽,在道旁見到一塊西晉書法家-索靖所寫的章草石碑,看了幾眼,覺得寫得一般。但轉念一想,索靖既然是一代書匠,那么他的書法定會有自己的特色。我何不看個水落石出。于是佇立在碑前,反覆地觀看了幾遍,才發現了其中精深絕妙之處。歐陽詢坐臥于石碑旁摸索比劃竟達三天三夜之久。歐陽詢終于領悟到索靖書法用筆的精神所在,因而書法亦更臻完美觀止。

常見歐書碑刻有:

1、《九成宮醴泉銘》:楷書,是歐陽詢的代表作,學歐書多以此為范本,魏征撰文,唐大宗貞觀六年。公元623年)立碑。書法嚴謹峭勁,不取姿嵋之態。

2、《虞恭公碑》全稱《唐故特進尚書右仆射上柱國虞恭公溫公碑》,也稱《溫彥博碑》:楷書,書此碑文時,已80高齡。唐大宗貞觀十一年(公元637年)立碑。

3、《皇甫誕碑》全稱《隋柱國左光祿大夫宏議明公皇甫府君之碑》,也稱《皇甫君碑》:楷書,是歐陽詢年輕時的作品,無立碑年月,碑藏于陜西西安。

4、《化度寺塔銘》全稱《化度寺故僧邕禪師舍利塔銘》:

楷書,是歐陽詢得意的作品,唐貞觀五年(公元631年)立。

所創“歐陽詢八訣”書法理論,具有獨到見解。對明代人李淳的八十四法,清代人黃自元結構92法的著述,均有啟示。其“八決”為:(點)如高峰墜石;(橫戈)如長空之新月;(橫)如千里之陣云;(豎)如萬歲之枯藤;(堅戈)如勁松倒折,落掛石崖;(折)如萬鈞之弩發;(撇)如利劍斷犀象之角牙;(捺)一波常三過筆。

歐陽詢——化度寺碑

中國書法史——隋唐(一)

全稱《化度寺故僧邕禪師舍利塔銘》。唐李百藥撰文,歐陽詢書。碑立于唐貞觀五年(公元631年),楷書35行,行書33字。原石久佚。

此碑書法筆力強健,結構緊密。早《九成宮》一年而書,故風格極相似,但謹嚴有余舒展不足。元趙孟俯評論云:“唐貞觀間能書者,歐陽率更為最善,而《邕禪師塔銘》又其最善者也。”清代金石家翁方綱對此碑書法評價極高,認為此碑勝于《九成宮醴泉銘》。贊譽雖嫌過頭,但可以說明此碑的書法確有其獨到的地方。 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

《九成宮醴泉銘碑》由魏征撰文,歐陽詢書。記載唐太宗在九成宮避暑時發現泉水之事。此碑立于唐貞觀六年(公元632年)。楷書24行,行49字。

此碑用筆方整,且能于方整中見險絕,字畫的安排緊湊,勻稱,間架開闊穩健。明陳繼儒曾評論說:“此帖如深山至人,瘦硬清寒,而神氣充腴,能令王者屈膝,非他刻可方駕也。”明趙涵《石墨鐫華》稱此碑為“正書第一”。

歐陽詢——虞恭公碑

全稱《唐故特進尚書右仆射上柱國虞恭公溫公碑》,亦稱《溫彥博碑》。岑文本撰文,歐陽詢書,唐貞觀十一年(公元637)十月立。楷書36行,行77字,碑額陽文篆書“唐故特進尚書右仆射虞恭公溫公碑”十六字。

明趙涵《石墨鐫華》評云:“此碑字比《皇甫》,《九成》善小,而書法嚴整,不在二碑之下。”并嘆:“時信本已八十余,而楷法精妙如此。”誠然,歐陽詢所書《虞恭公碑》已達到了藝術的化境,細觀次碑書法已脫離了“歐體”在《九成宮》,《化度寺》中所具有的凝厚嚴謹的特征,而更趨于自然流暢。此時歐陽詢作楷書已能隨心所欲,運筆自如。

歐陽詢——張翰思鱸帖

亦稱《季鷹帖》,歐陽詢書。行楷書,無款。紙本,縱25.2厘米,橫33厘米。

后紙有瘦金體書跋:“唐太子率更令歐陽詢書張翰帖。筆法險勁,猛銳長驅,智永亦復避鋒。雞林嘗遣使求詢書,高宗聞而嘆曰:'詢之書遠播四夷。晚年筆力益剛勁,有執法廷爭之風,孤峰崛起,四面削成,非虛譽也。'”此帖的風格與歐陽詢的楷書風格基本上是一致的,同是以險取勝。字的重心壓在左側,而以千鈞之勢出一奇筆壓向右側,使每個字的結體形成一種逆反之勢,然后再向右用力使之化險為夷,真可謂“險中求穩,別有樂趣”。清乾隆帝評論道:“妙于取勢,綽有余妍。”是很有眼力的。此帖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歐陽詢——皇甫誕碑

全稱《隋柱國左光祿大夫宏議明公皇甫府君之碑》,亦稱《皇甫君碑》。唐于志寧撰文,歐陽詢書。此碑現在陜西西安,無書寫年月。楷書28行,行59字。碑額篆書“隋柱國宏議明公皇甫府君碑”十二字。《墨林快事》謂此碑立于隋朝,當為歐陽詢早年所書。此碑在明代已斷為兩截。

《皇甫誕碑》用筆緊密內斂,剛勁不撓。點畫重在提筆刻入,此為唐初未脫魏碑及隋碑的瘦勁書風所特有的筆法特點。楊士奇云:“詢書骨氣勁峭,法度嚴整,論者謂虞(世南)得晉之飄遺,歐(陽詢)得晉之嚴整。觀《皇甫誕碑》其振發動蕩,豈非逸哉?非所謂不逾矩者乎?”翁方綱說:“是碑由隸成楷,因險絕而恰得方正,乃率更行筆最見神采,未遽藏鋒,是學唐楷第一必由之路也。”此碑用筆研潤,雖為歐陽詢早年作品,但已具備了“歐體”嚴整、險絕的基本特點。明王世貞云:“率更書皇甫府君碑,比之諸貼尤為險勁。是伊家蘭臺(歐陽通)發源。”楊賓在《大瓢偶筆》中說:“信本碑版方嚴莫過于《邕禪師》,秀勁莫過于《醴泉銘》,險峭莫過于《皇甫誕碑》,而險絕尤為難,此《皇甫碑》所以貴也。”

歐陽詢——夢奠帖

歐陽洵以楷書名,其實他的行書也很出色,其中以《夢奠帖》為最佳。

《夢奠帖》全稱《仲尼夢奠帖》,七十八字,無款,但流傳有序。郭天錫在跋中曰:“此本勁險刻歷,森森然如武庫之戈戟,向背轉折深得二王風氣,世之歐行第一書也。”

歐陽詢——卜商帖

卜商帖

歐陽通——道因法師碑

歐陽詢的兒子歐陽通,書法一本家傳。父子均名聲著于書壇,被稱為“大小歐陽”。小歐陽《道因法師碑》,隸意更濃,然而鋒潁過露,含蓄處不及其父。

唐朝書家——虞世南

虞世南:南朝陳武帝二年。公元(558年)——唐太宗貞觀十二年(公元638年),終年81歲。越州余姚(今浙江)人。

字伯施。他在陳、隋二代都做過官,入唐時已上年紀,唐太宗讓他當了“參軍”。貞觀七年封為永興縣子,又一年進封為縣公,故后人也稱虞永興。虞世南幼年學書于王羲之七世孫,著名書法家僧智永,受其親傳,妙得“二王”及智永筆法。虞世南為人沉靜寡欲,志性剛烈,議論正直,深得唐太宗器重。他的書法,筆勢圓融遒勁,外柔而內剛。論者以為如裙帶飄揚,而束身矩步,有不可犯之色。他的書法,得到智永的傳授,繼承了二王的傳統,收到很好的效果,稱得起接魏晉之緒,啟盛唐之作,與歐陽詢、褚遂良、薛稷號稱初唐四大書家。他的楷書筆圓體方,外柔內剛,無雕飾氣。

虞世南作書不擇紙筆,卻很注意坐立姿勢和運腕方法。他認為,只要姿勢正確,手腕輕虛,即使是粗紙,禿筆,信手拈來也能揮灑自如,別出新意。

相傳有一次,唐太宗把虞世南召來說:「朕近日來,已命人將大明宮的巨幅屏風裝飾一新。你才思敏捷,書法精妙,快把一百零五名烈女的小傳用工楷寫在屏風之上。」唐太宗邊說著便拿出稿本,把這些烈女的主要事跡一一介紹給虞世南聽。虞世南聽完圣意,來到大明宮,憑著自己驚人的記憶力,一邊揮毫,一邊構思,在屏具上寫了起來。為了保持臉部與屏面平行,虞世南忽而墊凳而上,忽而又棄凳蹲下,筆法純熟,姿態穩健。只花了一晝夜的功夫便完成了任務。虞世南寫畢屏風,猶無倦意,細心校閱一過,竟一字不誤,一筆未改!

他的傳世書跡刻石楷書有《孔子廟堂碑》;行書有《汝南公主墓志銘》可與《蘭亭序》比美。

1、《孔子廟堂碑》:楷書,為歷代書法家公認之虞書妙品。

唐高祖李淵武德和九年(公元626年)十二月立碑。記唐高祖立孔德倫為褒圣侯并新修孔廟事。

2、《汝南公主墓志銘槁》:行書,溫潤圓秀,筆意近似宋代米芾,所以也有說是米芾的臨本。唐太宗貞觀十年(公元636年)書。

虞世南——孔子廟堂碑

為虞世南撰文并書寫。原碑立于唐貞觀初年。楷書35行,每行64字。

碑額篆書陰文“孔子廟堂之碑”六字。碑文記載唐高祖五年,封孔子二十三世后裔孔德倫為褒圣侯,及修繕孔廟之事。為虞世南六十九歲時所書。此碑書法用筆俊朗圓潤,字形稍呈狹長而尤顯秀麗。橫平豎直,筆勢舒展,一片平和潤雅之象。宋黃庭堅有詩贊曰:“虞書廟堂貞觀刻,千兩黃金那購得。”

虞世南——汝南公主墓志

此帖無款,傳為虞世南書,亦有人認為是舊摹本。紙本,行書18行,共222字。

此帖書法溫潤圓秀,用筆近似宋代米芾,故有米臨之說。明王世貞評此書:“瀟散虛和,姿態風流,有筆外意。”明李東陽也說此帖:“筆勢圓活,戈法獨存。”所謂戈法,就是虞世南研究“二王”書法所悟到的一種獨特筆法。相傳唐太宗臨右軍書法,寫到“戩”字時,虛其“戈”令世南補之,然后拿給魏征看。魏征說,圣上之書惟“戈法”逼真。可見虞世南書法造詣之深了。

《汝南公主墓志》前幾行確實與虞世南的楷書風格相一致,具備了含蓄深沉,外柔內剛,凜然不可犯的風度。可惜后半部則流于荒率,疑為偽作,不無道理。此帖現藏上海博物館

唐朝書家——褚遂良

褚遂良隋文帝開皇卜六年(公元596年)——唐高宗顯慶四年(公元659年),終年64歲。杭州錢塘人,字善登,唐初名醫,高宗時封河南郡公,故人稱“褚河南”。他的書法,初學虞世南,晚年取法鐘繇、王羲之,融匯漢隸,豐艷流暢,變化多姿,自成一家。與歐陽詢、虞世南、薛稷并稱初唐四大書家。相傳虞世南死后,唐太宗嘆息無人可以論書。魏征稱贊說:“褚遂良下筆遒勁,甚得王逸少體。”魏征認為,他對王字理解的深刻,有辨認王字真偽的能力。

《唐人書評》說他的字是:“字里金生,行間玉潤,法則溫雅,美麗多方。”他所寫的《雁塔圣教序》,最有自家之法。在此碑中,他把虞、歐法融為一體,皆波勢自然。從氣韻上看直追王逸少,但用筆,結字,圓潤瘦勁之處卻是褚法。

他不僅書法寫得「古雅絕俗,瘦硬有余」,而且還有一雙精妙神奇的書法鑒賞慧眼。唐貞觀十二年,因著名書法家虞世南不幸病逝,便召見褚遂良,并任命他為侍書。

有一次,唐太宗征得一卷古人墨寶,便請褚遂良看看這是否是出自王羲之的手筆。褚遂良看了一會兒,便說:「這是王羲之的贗品。」唐太宗聽了頗為驚奇,忙問褚遂良是怎么看出來的。褚遂良便要唐太宗把這卷書法拿起來,透過陽光看。褚遂良則用手指著「小」字和「波」字,對著唐太宗說:「這個小字的點和波字的捺中,有一層比外層更黑的墨痕。王羲之的書法筆走龍蛇,超妙入神,不應該有這樣的敗筆。」唐太宗聽了,打從心眼里佩服褚遂良的眼力。

此后,唐太宗征集到王羲之的墨跡,每逢真假難辨之時,總要請褚遂良幫他鑒定。后來,還奉命將這些珍貴的書法編定目錄,珍藏于宮廷內府。

他的傳世書跡有楷書《孟法師碑》、《雁塔圣教序》、《伊闕佛龕》。

《孟法師碑》,全稱《唐京師至德觀主孟法師碑》:楷書,書體熔合歐、虞為一體,遒麗似虞,端莊似歐。既有虞世南書法典雅寬舒的結體,又有歐陽詢書法剛健險勁的運筆。字形更為方正端麗,行筆過度富于頓挫起伏變化。有些字又具有隸書筆意,古雅凝重,是褚氏中年書法的代表作。唐貞觀十六年(642年)立。

《慈恩寺圣教序》,也稱《雁塔圣教序》:楷書,是褚遂良的代表作,書后六年即去世,也可說是晚年留下的杰作,字體瘦勁,極富豐神。唐高宗永徽四年(公元653年〕立兩塊石刻均在陜西西安慈恩寺大雁塔下。前石刻《圣教序》,后石刻《圣教記》。

褚遂良——倪寬贊

《倪寬贊》墨跡,傳為褚遂良書(亦有人認為是歐陽詢書),真偽尚無定論。然此書頗得褚書三昧。楷書50行,共340字。

宋趙孟堅評論此帖說:“容夷婉暢是河南晚年書。”明楊士奇評云:“評者認為字里金生,行間玉潤,法則溫雅,美麗多方。”而詹景鳳則謂:“燥而不潤,覓貶天趣。”此帖原跡現在臺灣。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亦稱《慈恩寺圣教序》。凡二石,均在陜西西安慈恩寺大雁塔下。前石為序,全稱《大唐三藏圣教序》,唐太宗李世民撰文,褚遂良書,21行,行42字。后石為記,全稱《大唐皇帝述三藏圣教記》,唐高宗李治撰文,褚遂良書,20行,行40字,文右行。

二石皆為楷書,萬文韶刻。現所選為前石拓本。《雁塔圣教序》是最能代表褚遂良楷書風格的作品,字體清麗剛勁,筆法嫻熟老成。褚遂良在書寫此碑時已進入了老年,至此他已為新型的唐楷創出了一整套規范。在字的結體上改變了歐,虞的長形字,創造了看似纖瘦,實則勁秀飽滿的字體。在運筆上則采用方圓兼施,逆起逆止;橫畫豎入,豎畫橫起,首尾之間皆有起伏頓挫,提按使轉以及回鋒出鋒也都有了一定的規矩。唐張懷瑾評此書云:“美女嬋娟似不輕于羅綺,鉛華綽約甚有余態。”秦文錦亦評曰:“褚登善書,貌如羅琦嬋娟,神態銅柯鐵干。此碑尤婉媚遒逸,波拂如游絲。萬文韶(刻者)能將轉折微妙處一一傳出,摩勒之精,為有唐各碑之冠。”

褚遂良——陰符經

大字墨跡,傳為褚遂良書。紙本,楷書96行,共461字。

傳為褚遂良所書的《陰符經》尚有小楷和行書兩種刻本流傳于世,字跡皆很小,難窺廬山面目。此帖大盈寸,末題:“起居郎臣褚遂良奉敕書”。很有可能是唐代學褚書的偽作。即便如此,大字《陰符經》也不失為書法精品。此帖不但具備了褚體楷書的特點,還與“唐人寫經”極其相似,行筆起落多參以寫經筆法,寫得自然古樸。元楊無咎云:“草書之法千變萬化,妙理無窮。今于褚中令楷書見之,或評之云,筆力雄瞻,氣勢古淡,皆言中其一。”

褚遂良——孟法師碑

《孟法師碑》,全稱《唐京師至德觀主孟法師碑》:楷書,書體熔合歐、虞為一體,遒麗似虞,端莊似歐。既有虞世南書法典雅寬舒的結體,又有歐陽詢書法剛健險勁的運筆。字形更為方正端麗,行筆過度富于頓挫起伏變化。有些字又具有隸書筆意,古雅凝重,是褚氏中年書法的代表作。唐貞觀十六年(642年)立。

唐朝書家——薛稷

薛稷唐太宗貞觀二十三年(公元649年)——唐玄宗先天二年(公元713年〕,終年65歲,蒲州汾陰(今山西萬榮)人。官至札部尚書,太子少保。他在外祖父魏征家見到虞世南和褚遂良的書跡,銳意臨仿,不久遂以書法名揚天下。

他書法學虞世南和褚遂良,是褚的高足。唐人說:“買褚得薛,不失其節”,足見他“銳精臨仿”。《廣川書跋》說他“其師承血脈,則于褚為近。至于用筆纖瘦,結字疏通又自成一家”。他的書法用筆纖瘦,結字疏朗,自成一家。宋徽宗趙佶的“瘦金書”就是由薛稷書法演化而成。與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并稱初唐四大書家。傳世書跡有《杏冥君銘》、《信行禪師碑》。

薛稷——信行禪師碑

唐李貞撰文,薛稷書,唐神龍二年(公元706年)八月立。原石久佚,僅有清何紹基舊藏剪裱本,現存1800余字。

此碑書法瘦勁妍媚,下開宋徽宗“瘦金書”之先河。清吳荷屋云:“用筆之妙,雖青瑣瑤臺合意之作亦不過是過。”此碑明顯的汲取理褚書的特色,有一種清健娟秀的風韻。尤其是豎法的微曲輕勾,純然是褚書的面目,然于筆的起落間又流露出自己的風格,不失為唐楷佳品。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下一篇:中國楷書的發展——中唐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