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玩鑒藏>> 文玩鑒藏>> 青銅陶瓷

南朝時期畫像磚的創新發展與精神風貌

2019年06月30日 10:20:53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文天下任俊 瀏覽數:507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南朝時期畫像磚的創新發展與精神風貌

南朝《西王母》畫像磚

畫像磚是在磚上模印、刻劃、拍印人物或動物等圖像的一種具有裝飾和建筑兩重性質的墓磚,流行于我國漢六朝時期,是一種很有特色的筑墓材料和工藝美術品。畫像磚從廣義上來講是花紋磚的一種,按照學界流行的看法,一般把單一磚面模印幾何、植物紋飾的稱為花紋磚,單一磚面模印人物、動物圖像的稱為畫像磚,而由多塊磚面拼砌的圖像則有磚刻壁畫、磚印壁畫、磚拼壁畫、拼鑲磚畫等稱呼,也有統稱為磚畫的。

根據畫像磚的內容和形制,其分為獨幅和拼幅兩類,將磚側面模印幾何紋和植物紋的稱為花紋磚,其余的稱為畫像磚。畫像磚從戰國時期產生,經過秦和西漢的發展,到東漢已經發生了較大變化,從過去的大型空心磚型變為簡單的實心磚型,畫像題材更加廣泛,開始盛行神仙、歷史故事和反映現實社會生產生活畫面的題材。三國、西晉是畫像磚發展的低谷,其在北方地區幾近于絕跡,而在南方地區逐漸發展,隨著東晉政權中心的南移,畫像磚從東晉又開始復興起來,到南朝時期發展到我國造型藝術的巔峰。

一、南朝時期畫像磚的創新發展

(1)兩個中心的形

南朝時畫像磚形成了兩個中心區域。一個是以都城建康為核心的區域,包括今南京、丹陽、常州、揚州等地。多磚組合的拼幅線刻畫像是這一地區畫像磚顯著的特點,大型的高等級墓畫像基本全為拼幅線刻形式,內容有竹林七賢與榮啟期、羽人戲龍、儀衛侍從、飛仙等。畫像的磚數從五六塊到上百塊不等,畫像從簡單的日、月、蓮花到稍微復雜的飛仙、將軍、獅子、鼓吹,再到巨幅的竹林七賢、羽人戲龍、羽人戲虎等,面積不斷增大,復雜程度增加,而視覺效果更為震撼生動。

南朝時期畫像磚的創新發展與精神風貌

南朝《龍圖騰》畫像磚

除了這些大型的拼幅畫像外,這一地區還發現不少中小型的拼幅和獨幅畫像,內容有龍、虎、飛仙、瑞獸、人物等,既有線刻,也有略凸起的浮雕。如浙江余杭小橫山南朝墓墓室畫像以拼幅為主,線刻為主要的形式;而到了南朝晚期,畫像基本以浮雕為主。如常州戚家村和田舍村,畫像磚墓為南朝末年,畫像基本為半浮雕,個別為高浮雕,以拼幅畫像為主,也有部分獨幅畫像。

二是以襄陽為核心的雍州,包括今湖北襄陽、谷城,河南鄧縣等。這個一地區南朝畫像磚基本為一磚一畫的布局形式,個別為多磚組合的拼幅畫像。畫像大多模印于長方磚的正面,部分模印于端面和側面,以淺浮雕為主。拼幅畫像僅發現于鄧縣學莊畫像磚墓,該畫像磚分為四類。一是鼓吹出行,包括牛車、鼓吹、武士、運糧等。二是孝子和歷史故事題材,有郭巨埋兒、南山四皓等。三是神仙和珍禽瑞獸類,有仙人騎虎、雙龍、麒麟等。四是佛教類題材,有獅子、飛仙、蓮花等。

(2)畫像磚的技法創新

南朝時期,畫像磚呈現出兩個明顯的特征。一是線刻的流行和廣泛運用,二是浮雕的發展和創新。線刻技術在都城建康一帶突然興起,發展非常迅速,形成了繁密飄逸的風格。長江下游江浙一帶的畫像磚墓中,線刻畫像十分流行。南京、丹陽的王陵和高級貴族墓中的竹林七賢與榮啟期、羽人戲龍、羽人戲虎畫像及各種飛仙畫像,均采用線刻的形式,線條或緊密連綿,遒勁流麗;或筆跡勁利,氣韻生動,比較真實地表現出當時繪畫的特色。

南朝時期畫像磚的創新發展與精神風貌

《羽人升仙》畫像磚

南朝時期,畫像的發展有由半浮雕向高浮雕發展的趨勢,時代越晚,浮雕畫像越流行。這種變化從南朝時期開始,一直延續到隋代。常州戚家村和田舍村、浙江余杭小橫山均發現有多磚拼幅的浮雕畫像,畫像風格同線刻差別很大,厚實圓潤,結體疏朗,畫像風格屬于“眾皆密于盼際,我則離披其點畫”的“疏體”,同以顧愷之為代表的“緊勁連綿”的“密體”相對。南朝后期流行的浮雕畫像同前期的線刻畫像相比,畫幅已大為縮小,精神、氣韻明顯不如以前,畫像磚藝術實際上已漸走上了下坡路。

(3)畫像題材的傳承與創新

南朝畫像磚題材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對傳統題材的繼承,如四神、出行儀衛、侍從、瑞獸、孝子故事等,其中孝子和歷史故事、鼓吹出行、甲胄武士等題材主要流行于襄陽地區,建康地區發現較少,其他的兩地均有。另一類是新出現的題材,可分兩種:一種是竹林七賢與榮啟期畫像。陳寅恪認為,“七賢”實與東漢末“三君”“八廚”“八及”等名同為標榜之義,東晉初年乃取天竺“竹林”之名加于“七賢”之上。“竹林七賢”之“竹林”乃佛教名詞,乃釋迦牟尼說法處,即竹林寺或竹林精舍,與我國佛寺、精舍意同。

南朝時期畫像磚的創新發展與精神風貌

南朝《竹林七賢與榮啟期》磚畫

東晉的顧愷之、劉宋的陸探微,南齊的毛慧遠都曾繪過《七賢圖》或《竹林像》。可見,東晉南朝時期關于“竹林七賢”的著述和圖畫已成風尚,甚至被裝飾于宮殿中,其形象被描繪于南朝齊梁陳時期的陵墓中也是自然的事。竹林七賢在南朝時受到貴族士大夫的仰慕和追捧,圖畫其形象,死后與之同游的愿望于是通過畫像磚得以實現。另一種是獅子、飛仙、蓮花、寶珠、寶瓶蓮、化生、僧人、熏爐等佛教題材的大量出現和流行。南朝時期的畫像磚墓中普遍流行蓮花裝飾,蓮花種類復雜,形制多樣。可見,佛教影響不但在政治中心和核心區域發生作用,遙遠的邊陲也留有其印跡

(4)佛教在外圍的滲透

佛教傳入中國,至漢末三國興盛,其時多為小乘佛法之傳譯,高僧多屬外籍。東晉南渡,佛學乃影響及中國上層人士,其時僧人與名士互以清談玄言相傾倒。到南朝梁武帝時,佛法遂盛極一時,其時京師寺剎多至七百。在此佛教盛行的大背景下,南朝時期的喪葬習俗受佛教影響比較大,這一點在畫像磚墓中體現得很充分。

浙江余杭小橫山南朝畫像磚墓中的獅子、蓮花、寶瓶蓮等幾乎全和佛教有關,而且占據了小橫山畫像的大多數,甚至連持節羽人、捧熏爐羽人、拄劍的將軍都站在蓮座上,身后有蓮枝飄揚。谷城肖家營畫像磚基本為同佛教有關的蓮花、供養人、寶瓶蓮等,就連傳統的青龍和朱雀也是在籠罩著火焰紋的半圓形佛龕內。可以看出,南朝時期佛教對中型墓葬的影響較大,而都城以外地區的畫像磚墓受到佛教更多的影響,佛教對畫像磚墓的滲透呈現出一種自中間而上下、自周圍向中心發展的趨勢。

南朝時期畫像磚的創新發展與精神風貌

南朝《商山四皓》畫像磚

二、南朝時期畫像磚的精神風貌

南北朝是兩晉以后,我國歷史上一個分裂的時期。這一時期,南方經歷了宋、齊、梁、陳四朝,歷史上將這四個朝代合稱為南朝;同一時期在北方建立的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等幾個朝代,則被統稱為北朝。畫像磚是古代用于墓室建筑的一種圖像磚,它的流行時間從秦漢一直到魏晉南北朝,是我國歷史文物寶庫中的珍貴遺存。考古中所獲取的大量南朝時期的畫像磚,以其豐富多彩的內容和絢麗多姿的畫面,為我們展現了那個時代的時尚和精神風貌。

(1)南朝早期開拓疆土的豪邁氣概

從鄧縣學莊畫像磚墓來看,其內容既表現了對漢文化的繼承,也表達了當時人們的精神向往。例如“南山四皓”畫像磚、“王子橋與浮丘公”畫像磚、“郭巨埋兒”畫像磚等,其蘊含的內容,均體現了當時人們的時代崇尚和道德準則。以“南山四皓”畫像磚為例,南山又名商山,在今陜西省商縣東南。“南山四皓”指的是西漢初年因避秦亂而隱居于南山的四位德高望重的老者。這塊畫像磚上的圖像所表現的,就是這四位老人隱居山林、悠然自得的情景。

南朝時期畫像磚的創新發展與精神風貌

南朝“千秋”與“萬歲”畫像磚

由于南朝時期的最高統治者均出身寒門,統治階級內部的傾軋非常激烈,加上曠日持久的南北戰爭,人民厭倦顛沛流離的生活。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潔身遠禍、逃避現實,便成為當時許多士大夫的追求和反思。他們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權,便企望借助“南山四皓”這樣的人物來輔佐自己;他們感嘆于人生苦短,又希望自己達到“四皓”這樣的境界,過上“四皓”這樣安樂長壽的生活,這便是“南山四皓”的故事上了畫像磚的真正原因。

南朝時期畫像磚的創新發展與精神風貌

南朝《車馬出行圖》畫像磚

在這塊畫像磚的圖像中,彈琴老人穿綠色長衣,吹笙老人穿紫色長衣,捧手卷老人穿黃紫色長衣,舉手靜坐老人穿綠色長衣,四位智者徜徉在綠色的山林之中,若入仙境。精致的浮雕、和諧的布局、素雅的著色,出神入化地表達了南朝時人們所崇尚的一種“隱而不仕,瀟灑飄逸”的遁世生活。南朝詩人吳均有詩曰:“才勝商山四,文高竹林七”,正是這種追求與時尚在當時文人詩歌中的反映,而這樣的圖像表現在鄧縣出土的南朝畫像磚上,更加證實了南朝早期人們的精神向往和終極追求。

南朝時期畫像磚的創新發展與精神風貌

南朝武士畫像磚

(2)南朝鼎盛時期上層階級的精神追求

南朝的經濟和文化,在齊、梁時期最為發達,這一時期統治階級的墓葬,也最能體現南朝鼎盛時期的風格和時代特征;而體現南朝畫像磚特色的模印拼嵌工藝,也以這一時期和這一地區出土的畫像磚墓為代表。南朝的都城所在地為建康,即今日之南京,而丹陽則是南朝齊梁兩代最高統治者發跡的地方。所以,今日南京周邊及丹陽地區,是南朝陵墓最為集中的地方。

南京和丹陽地區出土的畫像磚在工藝上的一個顯著特征,便是大規格、高水平的模印拼嵌。以丹陽胡橋吳家村大墓為例,從墓道到玄宮,均滿布由模印拼嵌畫像磚所組成的壁畫。依次是:第一道門后兩壁為《獅子》,頂部東邊有《小日》,西邊有《小月》;第二道門后為《守門武士》。玄宮左壁上層:前為《羽人戲龍》,后為《竹林七賢與榮啟期》中的嵇康、劉伶、山濤、阮籍四人,下為《車馬出行圖》。右壁上層:前為《羽人戲虎》,后為《竹林七賢與榮啟期》中的王戎、向秀、阮咸、榮啟期。玄宮的頂部原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神。

南朝時期畫像磚的創新發展與精神風貌

南朝《開箱圖》畫像磚

可以想見,這是一處多么神奇的藝術殿堂,這樣的磚砌墓室,無論從規模、技術、水平、創意等多方面,均體現了南朝鼎盛之時的善于繼承、敢于創新的精神,是那個時代的思想崇尚與精湛工藝的結晶,南朝時期是我國南方經濟發展的重要時期,這一時期寬松的學術氛圍,蓬勃發展的手工業,東西南北文化的交融,使得南朝這一歷史時期的各個領域,均蘊藏著極大的創造力。善于繼承,勇于創新,既是南朝的時代精神,同時也開創并形成了這一地區的地域特色。

(3)南朝晚期偏安一隅的世俗民風

常州、揚州等地出土的畫像磚墓,則體現了南朝晚期偏安一隅的頹勢。侯景之亂和梁末諸王的混戰,使江南遭受了一次大破壞,雖然陳霸先討平侯景,立了大功,并于557年代梁稱帝,建立了陳朝,但在南朝的四個王朝中,陳的統治區域最小,除一度曾占有長江以北、淮河以南地區之外,陳在大多數時間所控制的區域,始終局促在長江以南、現今湖北宜昌以東的地方。

南朝時期畫像磚的創新發展與精神風貌

南朝《采桑圖》畫像磚

南朝集團的荒淫和奢侈,在陳后主陳叔寶時達到了極限,他一登上皇帝的寶座,便大興土木,造了三座豪華的樓閣,供自己和三個貴妃享用。宮廷的奢侈、享樂,給當時的人民帶來了更沉重的負擔。這一時期的南朝,早己失卻了早期的追求和中期的繁盛,也喪失了與北方抗衡的力量,偏安一隅,維持搖搖欲墜的政權,貪圖享受,追求精神上的麻醉,是南朝晚期統治階級所遵循的一種世風。

南朝時期畫像磚的創新發展與精神風貌

南朝晚期歌舞升平畫像磚

常州和揚州出土的畫像磚,其內容和規格都體現了南朝晚期偏安一隅、不思進取的時代風情,鄧縣畫像磚墓中出現的行軍圖、儀仗圖、武土圖等均不復存在,就連體現當時人們精神追求和道德規范的“商山四皓”“郭巨埋兒”等畫像磚也不見了蹤影;更不要說體現南朝鼎盛時期王者之氣的“羽人飛龍”“羽人飛虎”“竹林七賢與榮啟期”等大型模印拼嵌畫像磚了。唯一表現的,便是優裕的物質生活和消極遁世的精神面貌,諸如守門的武土,或捧博山爐、或捧奩、或拈花、或持如意的侍女,以及象征“千秋萬歲”的人首鳥身圖等等。在這樣的國度,世風的消極與頹喪,是不言而喻的。與其說南朝晚期的畫像磚缺乏實在內容,不如說缺乏的是一種氣勢、一種精神追求。正是因為缺乏了這兩樣最基本的東西,所以,南朝發展到陳時,又一次面臨了黯然收場的結局。隋統一后,體現南朝時代精神的畫像磚,隨著南朝的消亡而退出了歷史舞臺。

參考文獻:《史記》《漢書》《畫像磚》《風俗通義校注》《藝文類聚》等。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