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教視窗>> 三秦回眸

與大唐天下同共命運的頂級運動:馬球

2019年08月26日 10:19:00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陳大舍 瀏覽數:563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盛世的瀟灑——與大唐天下同共命運的頂級運動:馬球

皮影《打球》

景龍三年(709AD)十一月,年僅十一歲的吐蕃帝國第十世贊普棄隸縮贊派遣使臣尚贊咄來到了大唐的京師長安城,準備迎娶自己的未婚妻金城公主入藏。除了皇家婚禮所必須的奢華聘禮之外,吐蕃使團還帶來了一支馬球隊。按照當時貴族社會的習俗,主客雙方都要在競爭性很強的運動中顯示一下身手,很今天一樣,那是的人們也相信:運動員能否在體育比賽中獲取榮耀,就意味著一個國家的實力。一開始,大唐天子唐中宗對唐朝的馬球水平十分有信心,于是決定在景龍四年(710AD)二月,大明宮的梨園球場舉行球賽,與吐蕃使團組成的球隊一決高下。幾場下來,大唐的馬球選手似乎故意放水一樣,讓吐蕃球隊撿了不少便宜。于是唐中宗命令駙馬鎬國公武延秀、駙馬觀國公楊慎交、嗣虢王李邕(也是韋后的妹夫)、皇侄臨淄王李隆基四人組隊參賽,結果,雖然大唐一方只有四人,而對方有九人,實力相差懸殊,但是大唐一方還是很漂亮的扳回了整個比賽。

這是一次有著濃郁政治暗示的比賽。首先,為大唐挽回榮耀的都是宗室子弟或者外戚,唐中宗想以這個方式來向世人昭示著自己的能力——作為大唐天子的我,可以使曾經四分五裂的權貴階層再次團結起來;其次,兩位駙馬中的那位武延秀,是安樂公主的夫君,他曾經有過失敗的外交經歷,但此時卻大敗吐蕃球隊,總算是“一雪前恥”。這對覬覦皇位,想做皇太女的安樂公主來說十分重要。

但是,稍微令武延秀、甚至唐中宗有些不滿意的是,這次球賽最出色的選手是臨淄王李隆基。這位馬球健將在球場上“東西驅突,風回電激,所向無前”,風頭蓋過了對馬球有著狂熱愛好的嗣虢王李邕,自然也就超越了“黑衣神孫”駙馬武延秀。而且在平日,臨淄王英俊、強壯、多才多藝、學識淵博,比之于妖艷嫵媚,但又野性十足的武延秀來說,顯然前者更符合主流的審美。

不到半年,唐中宗駕崩,旋即在臨淄王李隆基在父親相王李旦姑母太平公主的指使下發動唐隆政變。球場上的四個隊友頃刻之間走向了不同的宿命——

駙馬鎬國公武延秀與妻子安樂公主面對著殺入府中的千軍萬馬戰至最后一刻,死在了一起;

駙馬觀國公楊慎交與妻子長寧公主被逐出長安,但保留宗室成員的身份和富可敵國的家產;

臨淄王李隆基在兩年后成為了新的皇帝,之后殺姑囚父,大權獨攬,是為歷史上最具有爭議的帝王,唐玄宗明皇李三郎。

嗣虢王李邕殺死了自己的妻子,也就是韋后的妹妹,從而在勝利者鄙視的目光中得到了寬恕。世人對這個薄情之人無不唾棄,他在冷嘲熱諷中又活了十幾年,在開元十五年默默無聞的死去。

但是,正是這個嗣虢王李邕,在自己的墳墓中留下了一幅壁畫,畫的是一場馬球比賽。也許在他軟弱而卑鄙的內心中,仍有一個干凈的角落,留給了自己摯愛的馬球運動。

盛世的瀟灑——與大唐天下同共命運的頂級運動:馬球

盛世的瀟灑——與大唐天下同共命運的頂級運動:馬球

嗣虢王李邕墓中殘存的壁畫,也許描繪的就是景龍四年二月的那場馬球賽。

馬球,又稱“波羅(poio)球”,據說是由古波斯人發明,之后經由吐蕃帝國傳至中原、天竺。但是現在波斯語中的polo一詞源自于藏語polon、pulu,所以究竟馬球在何時何地最早出現已經是一個未解之謎。

馬球進入中原不早于漢朝,但是至少在三國時代便流行于上層社會。在大唐貞觀年間,有吐蕃人在長安城昇仙樓下打馬球,正巧被安福門上的唐太宗看見,于是引入宮中,成為宮廷運動。此后大唐十九位天子中至少有十一位熱衷于此。而大明宮中的球場就有十五處之多,諸如球場亭子、安福門、龍首池、清思殿、中和殿、飛龍院、梨園亭、左神策軍、右神策軍、麟德殿、含光殿、十六王宅、西內苑、御馬坊、球場門等。和現代馬球運動的規則不同,唐朝的馬球運動在規則上似乎更加寬松。比如說當時的球員人數不固定,所以才有了武延秀等人以四對九和吐蕃球隊競爭;而現代馬球場上必然要有兩個球門,但唐朝馬球場上則有時設兩個球門,有時就只有一個球門,并且球門極小,大概只有一尺多的直徑,而且安放在球場中間比賽之人身穿華服、手持月杖、騎高頭駿馬,馳騁于球場之上,每一次都要把繪著彩色條紋的空心木球打穿過圓洞才能得分。

盛唐之際馬球的游戲規則具體如何現在已經無從稽考。幸好東臨日本了大量唐宋遺風,其中也包括古典馬球。在日本,這種只在宮廷中舉行的“真·貴族運動”至今也保持古老的游戲規則——首先,并不是大家一起打 一個球。而是兩個馬隊各自有若干屬于自己的球并放在球場同一邊。一開始,每人各打一個球,看誰先進門——球門只有一個。一旦有人進了第一個球,各自為戰馬上結束,緊接著就是激烈的混戰。每個隊可以內部分工,有人繼續射本隊的球,有人阻擋對方隊射門,直到其中一隊將本隊所有的球都打進球門之后,裁判就會放入本隊的最后一個決勝球。也就是類似臺球中的黑球。得到“黑球”的這個隊就盡力將最后一個球打進球門,而另一隊則要一方面阻止他們“得逞”,同時也要本隊剩下的球都打進去,在打完后,裁判也會給這個隊一個決勝球。總之誰先把決勝球打入球門誰就是贏家。

盛世的瀟灑——與大唐天下同共命運的頂級運動:馬球

盛世的瀟灑——與大唐天下同共命運的頂級運動:馬球

盛世的瀟灑——與大唐天下同共命運的頂級運動:馬球

《長安十二時辰》中永王李璘打馬球的場景,永王的打扮是當時球員的標準扮相。

盛世的瀟灑——與大唐天下同共命運的頂級運動:馬球

現代日本宮廷中舉行的馬球賽,仍舊是唐宋以來的遺制。

盛世的瀟灑——與大唐天下同共命運的頂級運動:馬球

阿塞拜疆的馬球賽。

馬球確實是一種非常燒錢的運動。除了駿馬。月杖、畫球之外,球場的建設更是天文數字。球場需要寬闊廣大,縱橫千步(八尺為一步),也就是韓愈所說的的“筑場千步平如削”而且為了避免塵土飛揚,球場要以油潑地,并且反復夯實、磨平,達到“平望若砥,下看猶鏡,微露滴而必聞,纖塵飛而不映”的效果才算得上合格。球場的東西南三面有矮墻,尤其奢侈者以蜀錦為步障;正北面是巍峨的樓閣,其中設有包廂;如果比賽安排在晚上,還會點燃“十圍巨燭”照明,使之成為燈光球場。上場的“騎士”們頭戴烏紗幞頭,“左朋服紫繡,右朋服緋繡”不同隊的服裝顏色不一樣,而在當時以蜀錦裁成的翻折領窄袖缺胯袍則是最高檔的球衣。指唐敬宗長慶四年二月,西川節度使杜元穎進“罨畫打球衣五百事”,所謂的“罨畫”就是絲織品中的極品“緙絲”,因為看起來猶如在布帛上彩繪而得名,這種球衣一件都得是頂級的奢侈品。而騎士們所穿的運動鞋則是尖端上翹的齊膝長筒皮靴,由六塊牛皮縫制成,故又稱“六縫靴”。

如此雄姿英發的打扮,難怪長安城城中的貴公子都如癡如狂。但是這種幞頭、缺胯袍、蹀躞帶、六縫靴,都沒有保護作用,而當時比賽規則不完善,賽場上激烈的競爭導致傷殘的事件也屢有發生。據《封氏聞見記》記載:

“開元、天寶中,玄宗數御樓觀打球為事,能者左縈右拂,盤旋宛轉,殊可觀。然馬或奔逸,時至傷斃”。

而對馬球很了解的中唐儒宗韓愈也在《上張仆射第二書》說過,打馬球的危害是:

“小者傷面目,大者殘形軀。

據說唐明皇直到晚年還沉迷于馬球,直到天寶六年,這位已經年逾六旬的暮年天子還經常參與打球。于是伶官黃幡綽就勸諫自己的恩主:

“‘大家(唐人對天子的尊稱)年幾不為小,圣體又重,倘馬力既極,以至顛躓,天下何望?何不看女婿等諸色人為之?如人對食盤,口眼俱飽,此為樂耳!’……上曰‘爾言大有理,后當不復自為也。’”

這里說明了三個事情:第一,風流天子李三郎,到了晚年其實是一個胖子,也就是“圣體又重”,想到楊貴妃同樣的豐滿,如果這個歷史真相被普及的話,那么后世的癡男怨女在讀《長恨歌》時恐怕就不會再有太多的代入感。第二,馬球不僅僅是唐明皇這一代人的運動,“女婿等諸色人”也喜歡;第三,唐明皇從此退場,成為觀眾。

盛世的瀟灑——與大唐天下同共命運的頂級運動:馬球

盛世的瀟灑——與大唐天下同共命運的頂級運動:馬球

歷史上這唐明皇李林甫這君臣二人都是球場上的健將——尤其是李林甫,年輕時因為窮,所以一直騎著驢打球。

在唐明皇以后諸帝熱衷于馬球的仍舊不少,比如唐穆宗就因為打球時運動過于激烈而引發中風,并在不久之后離開了人世。之后其子唐敬宗更是日以繼夜的沉迷于馬球,史書記載:

“于是陶元皓、靳遂良、趙士則、李公定、石定寬以球工得見便殿。”

這些馬球健兒都是些性情暴烈的社會青年,所以很容易結下怨仇,寶歷三年,唐敬宗在和蘇佐明等二十八名隊友一起喝酒時發生了矛盾,終被自己的玩伴們謀弒于寢宮之中,時年十八歲。二十年后,唐穆宗的叔父唐宣宗即位,是為十八帝主“小太宗”,這位即使在唐朝滅亡之后仍舊為世人所懷念的圣君也是一位馬球達人,《唐語林》曾描述過唐宣宗在馬球場上的英姿:

“每持鞠杖,乘勢奔躍,運鞠于空中,連擊至數百,而馬馳不止,迅若流電,二軍老手咸服其能。”

唐宣宗駕崩后第十四年,他的孫兒唐僖宗即位,這個年僅十二歲的男孩繼承了祖父優秀的球技,甚至青出于藍,但他卻絲毫沒有繼承祖父的寬容和隱忍。在唐僖宗在位期間一些列折騰之后,大唐天下終于像一顆流星那樣無可挽回的隕落。在黃巢亂軍殺向帝都長安之際,沒意識到自己已經窮途沒落的唐僖宗竟然還想出了“擊球賭三川”的荒唐游戲。那是在與四位大臣一起擊球時,“以先得球而擊過球門者為勝,先勝者得第一籌。”比賽結果,大臣敬瑄以贏球的方式贏得了三川節度使的職位。這種指鹿為馬式的荒誕政治,一方面說明了唐僖宗的專橫無道,另一方面看的出當時上流社會對馬球何等的狂熱。

唐昭宗是唐僖宗的弟弟,也是繼承人。這位命運凄慘的大唐天子終其一生都在權臣霸主的陰影下苦苦的維系著大唐最后一線生機。天祐元年,在梁王朱溫的挾持之下,唐昭宗被迫放棄了千年帝都,蒙塵于洛陽時,此時千官盡戮,六軍已散。但是仍舊有十幾個馬球健兒追隨在皇帝左右,似乎在以特殊的方式為帝國送葬。

三年之后,唐亡。馬球雖然繼續存在并受到人們的喜愛,但是再也沒有任何一個時代能夠像盛唐那樣給予這項運動以那么多的詩意和輝煌。

盛世的瀟灑——與大唐天下同共命運的頂級運動:馬球

《八達游春圖》描繪了貴族于春日打球的場景。此畫出自五代后梁駙馬趙喦之手。

《八達游春圖》描繪了宮廷貴族春日里打馬球的場景。此畫出自是五代時期后梁駙馬趙喦其妻長樂公主是梁太祖的女兒。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長安十二時辰》中祆教的前世今生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