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史大觀>> 史海鉤沉

東漢的京畿之地,以及秦嶺的地緣結構

2019年09月20日 06:31:00來源:地緣看世界 作者:溫駿軒 瀏覽數:296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嚴格來說,“東漢十三州”的說法并不嚴謹。這是因為東漢實際只劃定了十二個州,外加一個環衛中央性質的“司隸校尉部”。盡管負責監察司隸地區的“司隸校尉”在職級上與各州刺史相當,但終究負責的是環首都地區,在官名和權力上都有所差異,一直到曹魏代漢之時,司隸校尉部才算是真正易名為“司州”,并根據新的地緣政治需求在范圍上做了調整。

正因為如此,將漢家天下稱之為“十三州部”的說法會更為嚴謹些。不過這些名稱上的變遷,并不妨礙行文中提前使用“司州”一名,來代指將要展開的這個特殊政治板塊。

無論是封建體制還是集權體系,在都城之外打造一個能直接為王權所控的環首都圈,都有其現實意義。這樣一片靠近國都的土地,在古漢語中被稱之為“畿”。與都城合在一起,被稱之為“京畿”。

從承接這一職能的板塊角度來說,京畿板塊的嵌入,一定程度意味著對舊有地緣政治格局的破壞。最現實的案例是當下由于北京的存在,河北的地緣結構變得支離破碎。以至于除了寄希望于首都反哺之外,沒有辦法完全立足自身需求而進行規劃。

東漢的京畿之地,以及秦嶺的地緣結構

在兩漢時期,因京畿之地嵌入而受到最大影響的是雍州,它的存在直接導致雍州之名從行政版圖上消失,除劃歸中央的部分以外,其余大部整合成了涼州。另一個受到重大影響是的豫州。這個原本應該以洛陽盆地為起點,向東擁有大片河淮之地的中州,最終只能變身成為一個淮北屬性的監察區/行政區。包括并州部分,其實也被挖走了西南方向的臨汾盆地和運城盆地。

之所以一片京畿之地,會造成如此之大的行政區劃變動,是因為漢朝所實施的是以長安、洛陽為都的“兩京制”。每一個都城都代表著一個地緣地位極其重要的地理單元。其中長安所代表的是面積約1.7萬平方公里的關中平原,滋生洛陽的則是平原面積僅為1000平方公里的洛陽盆地。

仔細觀察司州的輪廓,會發現很像熱帶魚中的代表魚種“神仙魚”。要是用簡筆畫的方式來描繪的話,就是一個充當頭部和身體的大三角形,加上一個充當尾部的小三角形。其中關中平原及其周邊地區對應著西側的大三角形,洛陽盆地及其周邊地區則對應著東側的小三角形。

東漢的京畿之地,以及秦嶺的地緣結構

再往深層次探源的話,這種將東、西兩個重要地理單元,同時視作中央之地的做法,又與華夏文明的擴張路徑,以及中央之國的地理結構有關。漢王朝并不是第一個在關中平原及洛陽盆地建都的王朝。

以洛陽盆地來說,即便夏王朝的存在有疑問,但商、周二代在此建都無論從史料還是考古發現都是沒有異議的。至于位于關中平原的長安,最初出現在政治舞臺上時,則是以周王朝所建的豐、鎬兩城的形象示人(合稱“豐鎬”)。當然,不管是兩京還是五京,總歸還是要有個主副關系的。如果要從名字上爭個短長,就是誰是首都、誰是陪都。

巧合的是,長安、洛陽兩京在周、漢兩朝的地緣政治地位,遵循著相似的演化路徑。在王朝的前半段,無論是周王朝的豐鎬還是漢王朝的長安,都更多充當著首都的職責,并且都已將洛陽定位成另一個都城。在經歷一場劇烈的變故之后(周朝為“犬戎之禍”,漢朝為“王莽篡漢”),又都選擇了在洛陽重建王朝。由于關中平原在西、洛陽盆地在東,將決策中心放在前者的這段歷史,被后世稱為西周和西漢;以后者為國都的歷史,自然就是東周和東漢了。

從上述歷史可以看出,無論對于周王朝還是漢王朝來說,關中平原和洛陽盆地都具備同等的價值。換句話說如果失去對任何一個板塊的控制力,都意味著王朝的完整性受到破壞。從周、漢兩朝的歷史對比中,依然能夠體會到這點。

公元前710年,移駐洛陽的周天子,將西線抗擊邊緣民族的壓力托付給了秦人。與此同時,也移交了關中平原的經營權。對于秦人來說,這是機遇也是挑戰。苦心經營數百年后,秦人得以復制當年周人的擴張路徑成為天下之主,并在豐鎬之地打造自己的都城。

反觀涅槃重生的東漢王朝,卻并沒有被迫放棄長安和關中的控制權,而僅僅是根據王朝重建的需要把首都職責偏向了洛陽。由此導致的結果,是東周時代的周天子很快就退化為一個吉祥物屬性政治象征,以至于后世更愿意把這段歷史時代稱之為“春秋戰國”時代;東漢則被視為一個經歷過:出生、高潮、衰亡等完整過程的王朝。

這段周、漢兩朝的比較,讓我們意識到長安與洛陽之間并非“瑜亮之爭”,而是相輔相成的。政治意義上的中央之國源起于黃土高原,然后先東向往華北平原擴張。其后再逐步擴張至山東丘陵、江淮等地區,整個個過程中吸收了各地區的文明、文化因子,成就了今天的模樣。從經營黃土高原的角度來說,平原面積最大、土地肥沃的關中平原條件得天獨厚。這使得關中平原不僅成為周人的興起之地,在進入中央帝國時代之后,亦成為秦、漢、唐等王朝的核心板塊。

然而以身處第二階梯上的關中平原,經營以華北平原為核心的第三階梯卻會有力不從心之感。一個最現實的問題,洛陽與長安之間以三門峽為中心的300余公里黃河水道,正處于中條山脈與秦嶺之間。河道比降大、水流湍急,通航條件非常差,當中尤以三門峽段最為兇險。在這種情況下,除了想辦法用技術手段整修航道以外,于三門峽以東定位一個有山河之險的地理單元,作為統御東部的基地是最好的選擇。

東漢的京畿之地,以及秦嶺的地緣結構

正是在這一戰略思維指導下,周王朝在代商之后,旋即在洛陽盆地營建新都確保自己天下之主的地位。此后承襲周王朝兩京格局,同時又進入帝國時代的漢帝國,在以“司隸校尉部”之名圍繞長安、洛陽劃定中央直屬區時,一共建制了七個郡級行政區。包括地處關中、合稱“三輔”的:京兆尹、左馮翊、右扶風;位于西河以東,合稱“三河”的:河東郡、河內郡、河南尹。此外還有一個處在洛陽、長安兩地中間地帶,戰略上負責管理兩京間戰略通道的“弘農郡”。

東漢的京畿之地,以及秦嶺的地緣結構

盡管關中盆地和洛陽盆地,看起來是兩個獨立的地理單元,并且分別位于中國地形中國第二、第三階梯之上,但這并不代表彼此間就沒有共同的地緣屬性。縱觀兩大低地乃至整個司州地區,除了以黃河為地理聯系紐帶以外,背靠秦嶺亦是這一地緣政治板塊最大的特點。所謂“秦嶺”,顧名思義是秦地之嶺。人們最熟悉的一點,是它與淮河一起充當中國的南北氣候分割線。而今天我們所要關注的,是秦嶺在地緣政治和文化上所發揮的作用。

公元前207年,項羽在率軍攻入咸陽族滅嬴氏之后,將關中盆地分割為了三部分,分封給了三個秦國降將(章邯 、董翳、司馬欣),這片土地因此又被稱之為“三秦”。這種三分關中的做法,成為了漢朝在關中盆地設立“三輔”的依據。

從這個角度說,秦嶺之名也可以被認定為是“三秦”之嶺。不管秦嶺的“秦”字源出于秦國還是三秦,它都是關中盆地的堅強后盾。在三國時代,圍繞著秦嶺中的那些古老棧道,更是發生了一系列三國迷們耳熟能詳的故事。可以說,如果沒有秦嶺的保護,諸葛亮很可能就不會有“出師未捷身先死”的遺憾了。

秦嶺的主峰為陜西省寶雞市境內的“太白山”,海拔高大3771.2米(太白山)。在中央之國核心區的范圍中,太白山可以算得上是第一高峰。以此來說,將整個山脈稱之為“嶺”著實也是有些委曲。好在于“秦嶺”一名之外,對應關中盆地的這部分秦嶺還有一個又仙又大氣的名字——終南山。

東漢的京畿之地,以及秦嶺的地緣結構

在中國文化中,終南山一名始終籠罩著一層神秘面紗,被視為隱居修道的絕佳場所。由此誕生出了壽比南山、終南捷徑等寄托著長生不老愿景的成語。險峻的山勢加上延綿了兩千多年的神秘感,甚至使得當下的終南山中,仍然隱居有數以千記因各種原因而遁世的“隱士”。然而將“終南山”與地理意義上的秦嶺簡單對應并不正確。廣義的秦嶺,更應該被稱之為“秦嶺山脈”。

東漢的京畿之地,以及秦嶺的地緣結構

山脈屬性的秦嶺,西接青藏高原、東入中原腹地,在它的北面對應的是整個黃土高原。整條山脈可分為西、中、東三段,依序可命名為:西秦嶺山脈、中秦嶺山脈,以及東秦嶺山脈。其中“西秦嶺山脈”之北的,是黃土高原最西端的部分——“隴西高原”;“中秦嶺山脈”即為直面關中平原的終南山;而“東秦嶺山脈”則由一系列呈手掌狀延伸的支脈所組成,包括有:崤山、熊耳山、外方山、伏牛山、蟒嶺等等。

東漢的京畿之地,以及秦嶺的地緣結構

在關中平原的東、西兩端,有兩段秦嶺向北伸展的突出部,能夠幫助大家確定關中平原的東、西邊界,并以之為參照物,將秦嶺山脈分割為三部分。其中位于關中平原之西的這段支脈整體較為細長,山體由陜西省寶雞市,一路向北延伸至寧夏南部的固原。這當中,位于寧夏境內的北段主峰為“六盤山”;位于陜西和甘肅兩省相接之地的南段,名字為“隴山”。

東漢的京畿之地,以及秦嶺的地緣結構

受限于視野,古人將一條山脈或者大河的不同段分別命名實屬常態。當人類需要從地理層面為之選定一個統稱時,有一個通行的基本標準。河流的話,往往會選擇最下游河段的名稱。比如珠江就是這種情況,狹義的珠江其實還不到100公里,但卻因位置原因而得以為整個水系冠名;山脈的話,一般會選擇整個山脈中最為著名的那段山體之名,來為之代言。秦嶺的概念得以向東、西兩端擴張,正是遵循著這一原則。

以隴山和六盤山在歷史上的出鏡率來說,直面關中平原的隴山要高得多。隴山又被古人稱之為“隴坂”、“隴坻”。最初為周王室牧馬的秦人,其牧馬之地便是位于隴山之中。歷史文獻及詩詞中,關于“隴山”的文字不勝枚舉。與之相依的兩塊黃土高原,亦因之命名為:隴西高原及隴東高原。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古人“坐北朝南,左東右西”的命名原則,隴山以西地區往往不被稱之為“隴西”而是“隴右”。相信最近看過熱播劇《長安十二時辰》的觀眾,一定不會對這個地名感到陌生。

東漢的京畿之地,以及秦嶺的地緣結構

反觀六盤山之名,在歷史中的出鏡率就要低的多了,其最原始的指向是寧夏固原市原州區境內的一座山峰。對于六盤山來說非常幸運是,它在1935年成為長征中的一個重要節點,并得到了一闋名為《清平樂?六盤山》的詞為之背書。受這一事件影響,原本聲名不顯的六盤山,得以壓倒聲明顯赫的隴山,在地圖上成為整條山脈的代言人。只是就當下所論及的歷史背景來說,以隴山之名命名整條山脈顯然要更為適合。

在東漢十三州部的劃分中,隴山成為了司隸與涼州的地理分割線。包括西秦嶺山脈、隴西高原,以及隴東高原大部都被劃入了涼州。真正成為司州靠山的是中、東兩段秦嶺山脈。即將出場的另一個秦嶺突出部,可以幫助我們定位這兩段秦嶺的分割線。與隴山延伸成支脈狀不同的是,這個位于關中平原東部的山體,在地圖上所顯現的輪廓更像是一個饅頭。

這個饅頭狀的秦嶺突出部,主峰的名氣并不比秦嶺要小,它就是享有“西岳”身份的“華山”。提到華山,大家腦海中估計會閃現出“自古華山一條道”這句,用來感嘆華山之險的評語來。不過山勢是否高大險峻,從來不是評定名山的唯一標準,甚至也算不是重要標準。何況華山2000出頭的海拔,也算不上特別高大。

東漢的京畿之地,以及秦嶺的地緣結構

華山能夠成為“西岳”,在于它能夠直面黃河,并與之形成一條進出關中平原的隘道。黃河自流過前套平原之后,就開始轉為南北向,一直在遇到華山之后才開始繼續它東流入海的旅程。這一地理結構,使得這段被稱之為“西河”的南北向黃河,與華山一起成為關中平原的東部邊界。

軍事上看,如果在華山與黃河之間的隘道上構筑一道關城,便可成為扼守關中東大門的鎖鑰。依照這一思路,你可以在相關位置上找到一個以關為名的縣——潼關縣。沒錯,歷史上筑就于此的關城,就是著名的“潼關”。在先秦兩關的歷史記錄中,你會無數次的看到疑似以潼關來定位的名詞。比如東漢末年,為征討董卓而集結的各路將領,會被統稱為“關東諸侯”。

東漢的京畿之地,以及秦嶺的地緣結構

然而在那個時代,這個頻繁出鏡的“關”字,指向的并不是潼關。雖然地理層面的“關中平原”一名,的確可以被認定為以潼關為參照物,但先秦兩漢所說的“關東”“關內”“關中”等詞,參照物卻是位于關中平原與洛陽盆地之間的函谷關。

由于先秦的函谷關背后所依托的山地名為“崤山”(秦晉于此發生過著名的“崤之戰”),連接關中平原與洛陽盆地的古道,亦因之被稱為“崤函通道”。相比在先秦就已聞名天下的函谷關,潼關誕生的年代要晚得多。其產生年代,正是烽火連天的三國時代。公元196年,曹操將漢獻帝迎往許都的同時,決定將扼守崤函通道的關口,從靠近洛陽盆地一側函谷關,向西移至關中平原一側,以在第一時間阻止關中平原的亂軍出關。

崤之戰(橫屏觀看)

東漢的京畿之地,以及秦嶺的地緣結構


這個日后聲名遠揚的關口,在歷史中的第一次亮相也非常的引人注目。公元212年,領軍攻入關中的馬超在潼關一帶與曹操交戰。這場史稱“潼關之戰”或“渭南之戰”的戰役,在《三國演義》中被極盡渲染。演義中的馬超甚至一度逼的曹操“割須棄袍”保命。不過這一情況節其實只是虛構,倒是曹操的確在此戰中點贊馬超稱——“馬兒不死,吾無葬地也”。

另一個鮮為人知的事實,是曹操能夠在此戰中擊敗馬超、韓遂聯軍,除了大家所熟知的離間之計以外,還與他先知先覺的將崤函通道的節點移至漳關有關。關于這部分的解讀,將在進入歷史線后再行展開。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上一篇:“闖關東”之通往關東之路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