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教視窗>> 三秦回眸

國民將軍紀元林

2019年08月30日 11:27:38來源:富平縣地方志 作者:康凱鵬 瀏覽數:539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一、亂世少年

國民將軍紀元林(一)

岔口

富平西北邊陲的青崗嶺東崖下,石川河自西北而東南悠悠流淌。洪水頭村就坐落在石川河上游西畔。

這里地處關中平原和渭北黃土高原的過渡地帶,漆、沮二水交匯于耀州城南,從岔口奔突而出,抵達富平縣域,即為漆沮河,又因河川卵石遍布,百姓習稱石川河。由于這里的獨特地形,漆沮河水自岔口奔瀉而下,此地首當其沖,百姓飽受水患之苦,洪水頭也因此得名。

1874年,紀元林出生于洪水頭村。那時還是晚清,太平天國剛剛覆滅,清政府因鎮壓太平天國元氣大傷,國家破敗貧窮,百姓少衣缺食,很多人流離失所,隨處可見逃荒的饑民。清政府雖然試圖改革,推行洋務,但卻病入膏肓,眼前的復蘇也只是回光返照。

時勢造英雄,在這風雨飄搖、動蕩不安的年代,人們都在尋求自保,尚武之風盛行。岔口村有一位叫魏金鐘的武林高人,他是關中大俠鷂子高三的大徒弟,不僅精通高家拳所有招式套路,其輕功尤其了得。高三師徒的故事在渭北各地廣為流傳,紀元林自幼仰慕大俠風范,就經常到魏金鐘處拜師學藝,卻也學得不少高家拳的獨門技藝。

同治年間,回亂四起,盜匪猖撅,經常有土匪邪賊穿墻越脊,入室搶劫。洪水頭雖然城墻高筑,也難免遭遇盜匪造訪,鄉民財物夜間常有損毀飛失之事發生。紀元林雖為一介草民,卻秉持行俠仗義之風,常行抱打不平之義。當自家村堡遭受蟊賊騷擾,紀元林豈能袖手旁觀。他義憤填膺,上城夜巡,那些盜匪多是周邊鄉民,聞得紀元林每夜巡城后,也就不敢到洪水頭行竊。

1894年甲午戰爭中,北洋水師全軍覆沒,清政府迫于軍事壓力與日本簽定了《馬關條約》,割地賠款,進一步加速了清朝的滅亡。有識之士都認識到唯有推翻清政府,推行民主共和,中華民族才有新的希望。

二、洛川投戎

國民將軍紀元林(一)

錦繡洛川

洪水頭南邊有個白馬村。據傳石川河發洪水,石川河河灘曾淤留一匹白馬,村人得而圈之,以為祥瑞,將該村喚做白馬村。民國將領田維勤就是白馬村人。

田維勤(1884—1927),字毅民,陜西富平人。他早年追隨姨表弟胡景翼投身軍旅,靖國軍后隨陜軍第一師師長胡景翼投直系軍閥,任陜軍第一混成旅旅長、陸軍第二十六混成旅旅長、國民二軍第十四混成旅旅長,后脫離胡景翼靖國軍,加入直魯聯軍任十四省聯軍師長兼信陽城防司令,授陸軍中將銜。1927年任直魯聯軍第27軍軍長兼豫鄂邊防軍總司令。1927年6月3日被馮玉祥下令處決,北洋政府于同年9月3日追贈陸軍上將軍銜,冠字勤威將軍。

眼見國家貧窮落后,多災多難,清政府腐敗無能,泱泱大中華有被列強瓜分之勢。為尋求救國良方,田維勤經常與部下進行探討,終于在茫茫迷霧中看到了光明,他追隨孫中山參加辛亥革命。當時有識之士奔走相告,大聲疾呼。

1916年,后來袁世凱竊取了辛亥革命成果,取代孫中山任中華民國大總統,后又稱帝。袁世凱的倒行逆施遭到全國人民反對,最后在驚恐中死亡。與此同時,陜西革命黨人驅逐陜西督軍陸建章,由原任陸軍第四混成旅旅長陳樹藩取代陜西督軍。田維勤曾在胡景翼引薦下成為陜西省議會議員,期間曾與胡景翼、王守身、石象儀等人都有來往。

陜西革命也是風起云涌,1911年,胡景翼招募二千多人在耀縣藥王山起義,奪取了耀州城;1918年,張義安三原起義,攻城拔寨,勢如破竹。

1919年,他們附近白馬村的田維勤,在洛川一帶招兵買馬,組建隊伍。紀元林隨即辭去陜西省議會議員,帶著從軍報國的激情,和張萬信、李品儒、成子章等一批有志青年奔洛川投田維勤營當兵。

田維勤和紀元林為鄰村鄉黨,紀元林豪爽意氣,膽識過人,深得田維勤器重,被委以三營營長之任。紀元林果然不負厚望,作戰勇敢,帶兵有方,逢戰必勝。

1920年,陳樹藩被靖國軍推翻。次年,田維勤也擔心孤軍駐守洛川而遭覆滅,率領全營官兵,東出潼關,投奔了直系軍閥吳佩孚,紀元林也隨之到了河南。后來,田維勤成了直系副帥(正帥為吳佩孚),紀元林也由營、團繼而升為師長。

三、直魯軍旅

紀元林和張萬信進入直魯軍系后,憑借多年實績,不久就擢升為28、30軍軍長。1924年3月27日,中華民國北京政府授予少將紀元林、張萬信陸軍少將軍銜。

國民將軍紀元林(二)

民國軍閥

1926年,廣東革命軍出師北伐,先后消滅直系軍閥湖南督軍蕭耀南、湖北督軍趙恒惕,直系大敗,吳佩孚逃入四川,田維勤部由馮玉祥收編,駐軍河南一帶。

你方唱罷我登場,局勢的變遷讓田維勤進一步認識到國家統一只是一個表象,實則是軍閥割據,戰爭不斷,帶給人民的只是水深火熱的災難。

這時候,發生了讓紀元林意想不到的兩件事,無一不在刺痛他征戰疆場的雄心。

1927年春,正值中共黨組織在汝南農村發動群眾,開展武裝斗爭,支援北伐軍入豫消滅軍閥之際,汝南城內的軍閥指派其部下張老六,經常到留盆、十八里廟、唐營寨一帶向群眾征糧要錢。當地紅槍會組織為保自己的財產不受損失,在其會首唐得利、唐得亨的帶領下將張老六逮住并處死。張被處死后,他老婆投靠了當地軍閥戴民權,他們對紅槍會恨之入骨,決心伺機報復。

5月1日,戴民權糾集一股人馬前往唐營寨,準備為張老六報仇,不料在半路(冀店、留盆店一帶)遭到唐得利、唐得亨率領的五六千紅槍會員截擊。雙方經過兩天激戰,戴民權向西逃竄,并在逃跑途中急派人向汝南城內紀元林部聯系,說是紅槍會要剿滅陜西軍隊,形勢十分危急。

5月3日,戴民權重新組織了三千多人,從西北方向向唐氏兄弟的營寨發起進攻。他們一路上燒殺搶掠,沿途群眾叫苦連天,紛紛扶老攜幼,拉車挑擔,涌向唐營寨躲避。當時逃進唐營寨內的共有2800余人,后因寨內聚集人員太多,實在難以承受,唐氏兄弟不得不將寨門關閉落鎖,迫使未來得及進寨的群眾逃往別處。戴民權部隊逼近唐營寨時,紅槍會員手持長矛大刀、土槍土炮與他們展開了激烈的戰斗。進退兩難之際,接到增援消息的紀元林派補充團團長李茂森率部從汝南趕來增援,并補充彈藥給戴部,使得他們的氣焰大增。紅槍會會員雖經頑強阻擊,但終因武器落后,寡不敵眾,在中午時分唐營寨被攻破。戴部官兵進寨后,大肆屠殺無辜群眾,致使寨內2800多名群眾慘死在他們的刀槍之下,整個唐營寨內硝煙彌漫,火光沖天,尸體遍地、血水橫流,不少人家被殺得滅門絕戶,幸存者寥寥無幾。當北伐軍得知消息后,從確山調兩個營來援救唐營寨時,戴部已經向東南方向逃竄。唐營寨慘案發生后,北伐軍代表、中共駐馬店特支書記林壯志和汝南黨組織代表溫其旭等一起前往唐營寨探望受害群眾,組織人員掩埋尸體,安撫群眾情緒,做好善后工作,并在十八里廟召開群眾大會,聲討反動軍閥和地方土匪的殘暴罪行,號召廣大群眾團結起來,建立自衛武裝,同反動軍閥和土匪進行堅決的斗爭。

而紀元林得悉原委大為惱火,對戴部的所作所為深惡痛絕。可事已至此,他有口難辯,追悔莫及。

四、煮豆燃箕

紀元林深陷于唐營寨2800條人命,追悔莫及,甚至想到離開這個混戰爭斗之際,又發生了一件讓他痛心疾首的事。鄉黨,他的上級田維勤將軍遭到馮玉祥殺害,進一步讓他看清了軍閥之間為了各自地盤和勢力所進行的爭食與殘殺。

國民將軍紀元林(二)

馮玉祥

1927年4月,馮玉祥(1882—1948)所部被武漢國民政府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5月5日,馮玉祥總司令率部東出潼關,廛戰中原,與唐生智部會師鄭州,策應武漢國民革命軍,協同作戰,組建了新的北伐聯軍。5月中旬,北伐軍集中到駐馬店地區,然后向直系軍閥發起總攻。最終,吳佩孚攜其家室亡命樊城,由竹筱鋪偷渡漢水,倉皇逃入四川。5月31日,北伐軍占領鄭州。至此,歷史上顯赫一時的直系軍閥及其部隊土崩瓦解。而作為直魯軍閥的副統帥田維勤,也落得城門之禍,被馮玉祥部俘虜后召至鄭州,于6月3日被馮下令槍斃。其部隊先由田維勤之子田公或率領,不久公或又遭人投毒身亡。至此,紀元林所在部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歸馮玉祥管轄。

國民將軍紀元林(二)

田維勤

馮玉祥奪取了田維勤的所有軍隊。1928年,馮玉祥、閻錫山聯合倒蔣。馮閻兵敗,田維勤部隊又由蔣介石整編為國民革命軍三十四師,蔣先派紀元林任該師師長。

看到鄉黨田維勤遭遇的可悲下場,看到鄉黨自己釀的苦果,紀元林心灰意冷,頓感前途無味,他十分厭惡軍閥內訌惡斗,決意解甲歸田。師長遂由張萬信擔任(張萬信也于不久回到富平),部隊由豫南移住湖北監利、沔陽一帶。

五、解甲歸田

國民將軍紀元林(三)

梅家坪鎮岔口村石川河改造工程

上世紀三十年代,紀元林以國民黨將軍的身份回到家鄉洪水頭,只想歸隱田園安度余生,不再過問軍旅事務。他回到洪水村,仍是一副農民打扮,整日里手拿桿旱煙袋,和許多鄉親近鄰閑諞拉家常,大家都愿意和他接近。

他賦性豪俠,遇不平事,往往挺身而出。洪水村地處石川河老灌區的上游。有一次,上下游村民之間為爭水澆田打起了群架,下游有人借信立鄉(今莊里鎮覓子一帶)偽鄉長馮靈山的勢力,派其馬弁馮海帶著十多個武裝人員,要把上游大戶齊保太的長工趙忠德抓走。紀元林看不下去,便上前質問馮海說:“誰叫你抓人?”馮海剛要辯解,他又說,“你今天敢把人抓走,我叫你家的老鼠都要戴上枷!”馮海聽了,嚇得急忙求饒,把趙忠德放了。兩村因澆地打架的糾紛就這樣不了了之。

但是,過去一些至親厚友,如張鳳翙、鄧寶珊等與他常有書信往來,當時任陜西省主席的楊虎城曾許以每月三百塊大洋的高薪請他當軍事參議,他都婉言謝絕了。然而,紀元林多年來走遍大半個中國,對全國形勢十分熟悉,眼見日本人勢力在中國越來越大,他心中不免著急。

1933年7月,在中共陜西省委領導下,王泰吉率騎兵團2000余人在耀縣起義,成立西北民眾抗日義勇軍,任總司令,并恢復黨組織關系。通過他多年來對國共兩黨的認識,他逐漸明白,自己雖然曾是一名國民黨軍官,可真正能夠救中國的反而是共產黨。于是,他特意把從上海交通大學畢業的大兒子紀西學叫回家中,與二兒子紀孝祖共同組建抗日義勇軍第六支隊,以響應王泰吉耀縣起義。在一次組織訓練中,手榴彈不幸發生爆炸,紀西學的右手被炸傷。由于缺醫少藥,傷口嚴重感染,死于家中。

后來,他們這支隊伍開赴抗日前線,血戰中條山,譜寫了陜西愣娃震驚中日朝野的抗日的壯烈華章。據說當時洪水村僅有四百口人,可參加義勇軍抗日第六支隊的就多達二十余人,抗日戰爭結束后,僅有兩三人回到家中。抗日回來的紀智中老人回想起這些事情,內心非常痛苦,但因為自己是國民黨軍隊,又總不愿提及,只是偶爾說些他們與日本人拼刺刀的事情。

六、秘密通道

國民將軍紀元林(三)

岔口

紀元林早年帶兵時,曾救過西安保安司令史仲余的命,后來二人結成了兒女親家,紀孝祖成了史仲余的女婿。有了這層關系,紀孝祖參加了國軍,任中尉連長,駐扎在陜西藍田一帶,后來還調往耀縣以北封鎖線駐扎。洪水頭一帶好多青年都跟隨紀孝祖去當兵,說是當兵,實則是避難,因為呆在家里,隨時都會被抓壯丁的。

紀孝祖雖為國軍連長,但身受其父紀元林進步思想的影響,早已和八路軍取得了聯系。

洪水頭隸屬富平縣管轄,由于地處富平縣西北角,距富平縣城有六十華里之遙,而與耀縣毗鄰,距其縣城十華里。古交通干道從洪水村堡東經過,緊挨村堡的是南下西安北上延安的必經之路。城堡外的道路兩旁建有茶館、飯館、旅館、騾馬店,形成一條自然街道,當地人都叫它老官路。這里人來人往,車水馬龍,過往行人多在此歇腳住宿,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熱鬧小鎮。

洪水頭既是國統區,又處于交道要道,因此,國民黨地方武裝經常來村中查訪,成為檢查的重點區域。這里的便衣特務幾乎不斷,他們或化妝成剃頭磨剪的,或化妝成貨郎,稍有不慎就會招來災禍。共產黨地下工作的艱苦性和復雜性是可想而知的。因此群眾工作是極為重要的,只有發動群眾,與群眾打成一片,求得群眾的支持,讓群眾守口如瓶,才能保證地下工作的安全。

1941年后,紀元潤受耀、富工委負責人張仲平、張少林的委托,作了馬欄到洪水一路的地下交通員。他們兩家是一條巷道,元潤家的三面都被堂兄元林的莊院圍著。最初,元潤家里人來人往,大家都小心翼翼地回避著老軍長,他卻裝作沒有看見。后來,他特意對元潤說,“兄弟,你們干的事我知道,以后有啥困難你言語,我幫你解決。”

1944年,紀孝祖就替父親隨堂叔紀元潤赴馬欄會見了陜西工委書記趙伯平,洪水頭紅色交通站。隨即在紀元潤家中正式設立,交通員共有四人,分別是紀元潤和本村的趙連英,王灣村的齊亞杰,以及新安村朱家堡王振元。交通站直接受耀縣工委書記張仲平領導,負責傳送情報,護送革命黨人、進步青年學生北上陜北,穿越敵人封鎖線,轉運物資。

不久,元潤家先后就有張仁民、雷勤民、段三、魏恒等地下工作人員來養病和“避難”,他怕住的時間長了會出事,就向堂兄說明情況,將人員移住他家。這些人有的住過十天半月,有的住過半年,紀元林都在生活上作了妥善安排,盡力保護。

紀元林利用他在群眾中的威望,為洪水頭地下交通戰作了許多有益的工作。交通站在他的暗中幫助和大力支持下,多年來從未發生過一起泄密事件。即使偶爾遇到麻煩,他都會毫不推辭,挺身而出,力挽狂瀾,盡最大努力予以幫助。他先后協助交通站的工作者,為邊區轉送了許多革命青年和大量的棉花、棉布等必需物資。

這里深厚的群眾基礎為紀元潤等地下黨人出色完成任務提供了必要保證,這在其它地方是十分少見的。因此他駐守的防區就成了共產黨穿越封鎖線的安全通道,黨內有重大活動都會提前告知,他也會盡最大努力予以幫助。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