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史大觀>> 史海鉤沉

先秦時期的軍旗

2019年10月02日 20:48:54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沸點鮮歷史 瀏覽數:238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在古代軍隊里如果要列舉常見的器物,我想除了兵器外,應該就是各種軍旗了。了解戰爭的朋友們都知道軍旗對于軍隊的重要性。中國作為一個文明古國,是最早出現軍旗的國家之一,軍旗在先秦時期就有了很大的發展,其形制,圖像以及作用不僅對后世軍旗的發展產生了重要影響,而且其演變也真切反映了當時時代的特色。下面我們就來聊一聊先秦時期的軍旗。

指揮之標志,將帥之身份,全軍之信仰——聊一聊先秦時期的軍旗

先秦時期軍隊里的軍旗

先秦時期軍旗的基本構造

根據《通典》記載:“黃帝振兵,教熊、羆、貔、貙(chu)、虎,制陣法,設五旗五麾”。可見軍旗的產生最早可追溯到黃帝時期。由于旗幟不易保存,具體已不可考,但商朝至戰國的一些文獻的記載,以及青銅器上保留的諸多旗形,為我們了解先秦時期的軍旗留下了珍貴參考。通過這些文物上的銘文與文獻記載,我們可以了解先秦時期軍旗的基本構造。

先秦時期的軍旗主要由干 、縿(shan)、斿(liu)、旆(pei)、四部分組成。

指揮之標志,將帥之身份,全軍之信仰——聊一聊先秦時期的軍旗

先秦軍旗的基本結構

干就是現在我們所說的旗桿,除了旗桿作用外,干還是地位的標志,以高低區別尊卑。《爾雅·釋天》記載:天子之旌高九仞,諸侯七仞,大夫五仞,士三仞。”

縿是我們現在所說的旗面,是旗幟的主體。先秦時期根據縿上不同的畫物來區分職別。如根據《周禮》記載,縿畫日月為王旗,畫熊虎為軍吏旗,畫龜蛇為郊野官吏旗。

斿是附綴于縿的飄帶,是爵位級別的標志。斿的多少以名數定。王“受天有大命”,為天子,天數十二,所以王旗是十二斿。諸侯百官旗上的斿據《周禮·典命》載,上公九命為方伯,旗九斿。《國語·齊語》記載周襄王賜齊桓公“龍旂九斿”,齊桓公為方伯,龍旂九斿正好跟爵位相合。侯爵七命旂七斿,子男五命旂五斿。因為斿只是用來表示等級的,所以系法比較靈活,除了綴于縿后面,有時候還直接系于旗桿,出土的中婦鼎上就有這樣的銘文圖形。

指揮之標志,將帥之身份,全軍之信仰——聊一聊先秦時期的軍旗

中婦鼎銘文:直接系于旗桿的六斿旗

旆是接在縿上而飄揚的長帛。旆帛長大,所以有些文獻又稱“大旆”。旆著佩也。旆是縿的配屬物,可以根據需要隨時佩上或取下。如果旗上佩旆,就表示著要開戰

《左傳》昭公十三年,晉以兵車會諸侯,八月辛末,建而未旆。“叔向曰,諸侯有見矣,不可以不示眾”,壬申,復旆之。

由上可看出晉國要示威作戰才佩上旆。

另外《詩經·小雅》記載的宣王北伐,“元戎十成乘,已先啟行”,其“白旆中央”。也說明了佩旆表示示戰,而且還多用于前鋒戰車。

先秦時期軍旗的主要種類及演變。

根據《周禮》記載,先秦時期的軍旗主要有九種,以旗面標識不同而區別,即“九旗”,“日月為常、交龍為旂(qi)、通帛為旃(zhan)、雜帛為物、熊虎為旗、鳥隼為旟(yu)、龜蛇為旐(zhao)、全羽為旞(sui)、析羽為旌”。這些軍旗之中形制、圖案都有比較嚴格規定和等級區分。

常是君王的帥旗,旗面繪有日月,有時候還會附有升龍、星斗等圖案,桿高九仞,旗面綴有十二條旒飾(斿),至尊而長大,所以又稱“大常”。大常按禮上可兼下,下不可僭上。即天子常旗可附繪其他圖案,但其他旗不可暉有日月圖案。

旂作為諸侯帥旗,旗面畫相交的兩條龍稱為交龍,旗桿的桿頭還系有銅鈴,用以發號施令。《詩經·周頌》敘述了周成王率諸侯祭祀武王,諸侯的帥旗是:“龍旂陽陽,和鈴中央”。

指揮之標志,將帥之身份,全軍之信仰——聊一聊先秦時期的軍旗

交龍紋樣

旃,是指旗面沒有任何圖像,通體為一種顏色的旗,所以說通帛為旃。而物旗是相對旃旗而言的,旗身也不畫物,而且對半分為兩種顏色,或者以燕尾狀雜色帛素裝飾旗邊。

旃是孤卿(上大夫)的軍旗,旗桿高五仞,有六條旒飾(斿)。物旗是大夫(中、下大夫)的軍旗。因為通帛一色表示尊貴,雜帛異色表示位卑,旗面上又都不畫物,所以旃旗和物旗除了各自可以作為獨立之旗外,還被當做常、旂、旟、旗、旐等旗的旗身。

指揮之標志,將帥之身份,全軍之信仰——聊一聊先秦時期的軍旗

無圖像通體為一種顏色的旃旗

旗是各級軍吏武官的軍旗,旗面畫熊虎;旟是朝中百官的軍旗,旗面畫鷹鳥;旐是朝外郊野官員的軍旗,旗面畫龜蛇。由于旗、旟、旐等軍旗的使用者多為中下等官員,位卑,因此這幾種軍旗也多以物旗為旗身,在上面再畫上各自標識。

旞、旌這兩種軍旗都是只在旗桿頂端系上羽毛而不安裝旗面的軍旗。《周禮·春官》鄭玄注:“全羽、析羽皆五彩,系之于旞旌之上”。那么旞、旌二旗區別是什么呢?

《周禮·春官·司常》記載:“全羽為旞、析羽為旌”。全羽就是一束完整的羽毛,析羽就是兩束或者分支狀的羽毛。戰國青銅器“車馬獵紋鑒”清楚地提供了二者的差別。

指揮之標志,將帥之身份,全軍之信仰——聊一聊先秦時期的軍旗

車馬獵紋鑒紋飾模本

一為兩馬駕挽的戰車 其尾建載一束粗大的羽毛,即是 ”全羽為旞 ”之旞 。 一為四馬駕挽的戰車, 其尾建載分枝狀羽束即是“ 析羽為旌 ”之旌。 二者均用于標明指揮位置 , 指揮軍事活動。

旞除了在作戰中使用外,還被用作于君王乘車上的儀仗旗,以壯王威,后世的羽葆幢、絳引幡、清道旗之類的儀仗旗就來源于此。

此外,旞、旌因為其性狀和作用,又被普遍的用作常、旂、旟、旗、旐、旃、物等旗的桿飾,把成束的羽毛裝飾在旗桿頂部于是就有了“旌旂”、“旌旃”、“旌旗”等稱呼。事實上,根據文獻記載以及出土文物,旞、旌不僅用于戰車,而且建于戰船,還插在金鼓、矛戟之上;不僅由將帥揮舞指揮,還由士兵披掛沖鋒。正因為這樣,旌旗作為戰旗與戰爭緊密相關之義,一直沿用至今。今天軍旗旗桿上的流蘇也是先秦時期旌旗桿首羽毛的演變。

在五行思想產生后,除了因為旗面純雜有別的旃、物旗,全析有異的旞、旌旗外,常、旂、旟、旗、旐五種軍旗漸漸被編進五方五色,并結合“前朱鳥而后玄武,左青龍而右白虎”的四象思想,形成了“五行軍陣”的陣旗——五方旗。

“五行軍陣”和“五方陣旗”影響深遠一直持續到明清,戚繼光的《紀效新書》和王圻、王思義的《三才圖會》都有五方陣旗記載。

指揮之標志,將帥之身份,全軍之信仰——聊一聊先秦時期的軍旗

《三才圖會》里的五方陣旗

先秦時期軍旗的作用

先秦時期的軍旗在軍隊中就已經有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下面我們從三個方面看看軍旗的作用。

一、作為指揮軍隊的標志。

這里的指揮軍隊含義包括:直接指揮作戰,組織軍隊隊列和軍情傳遞。

指揮之標志,將帥之身份,全軍之信仰——聊一聊先秦時期的軍旗

軍旗是指揮軍隊的重要標志

如《公羊傳》宣公十二年:“莊王親自手旌,左右揮軍。”記載莊王用旌旗為標志直接指揮作戰。

此外,軍旗還與徽識構成了軍隊作戰的信息標志體系。徽識隸屬于軍旗,著于兵士之身,組織軍隊隊列。清惠士奇對此曾有考證:

《墨子·旗幟篇》曰:“吏卒男女皆辨異衣章。”衣章者,小徽幟也。

《附緣子·經卒令》曰:“卒有五章,前一行蒼章,次二行赤章,次三行黃章,次四行白章,次五行黑章。前一五行置章于首,次二五行置章于項,次三五行置章于胸,次四五行置章于腹,次五行置章于腰。”自腰至首,五色為章,九旗之屬也。

軍旗作為指揮軍隊的標志,除了以上作用,還因事所需在旗上畫各種圖像,充當著軍情傳遞標志。

《禮記·曲禮上》說“前有水,則載青旌;前有尖埃,則載鳴鳶;前有車騎,則載飛鴻;前有士師,則載虎皮;前有摯獸,則載貔貅”。

由上可見,通過在旗面上繪不同的圖來與所要表達的實物、實情聯系在一起來傳遞消息,這也證明了軍旗充當著軍情傳遞的標志。

二、表明統軍將帥的身份。

前文我們提到,各類軍旗在形制和圖案上都有比較嚴格的區分,不能隨便僭越。如旗桿的高度,王旗為九仞高,諸侯為七仞高等。還有綴于旗面的斿數,代表這天子冊封的命數,根據斿數的多少就能直接看出其爵位。如果說兩種標志還不那么明顯的話,那么旗面上的圖案則能直觀的顯示出統軍將帥的身份,這個在前文也提到過,比如軍旗上畫著交龍,那么軍隊的統帥身份就是諸侯。

三、信仰功能。

軍旗除了以上兩種直觀的功能外,還有一種很容易被忽略的功能——信仰功能。

《逸周書·世俘》云:“武王在祀,太師負商王封懸首白旗,妻二首赤旋,詔告于天”,掛頭于旗桿之首是為了告知神靈。

馬王堆帛書中有黃帝擒蚩尤后,剪其發,把他的頭發系于旗首,祭祀于天的記載。

《六蹈·龍蹈·兵征》云:三軍無故,旌旗前指,……此得神明之助,大勝之征也。行陳不固,旌旗亂而相繞,逆大風甚雨之利,……此大敗之征也。“前指”的旗旗成為了“得神明之助”的神物,成為了勝利的象征。“旌旗前指”在古人的頭腦中似具有了同兵刃一樣的殺傷力,出征時要讓旗幡指向敵方。這時,旗幟已不再僅僅是一種指揮軍隊的標識,它所包含的信仰已讓它成為了一種戰保佑自己戰勝敵人的特殊“武器”。

指揮之標志,將帥之身份,全軍之信仰——聊一聊先秦時期的軍旗

旗幡前指

這說明先秦時期軍人們覺得軍旗可起溝通神靈、保佑賜福的作用,承載了人們對于上天與神靈的信仰。

而《禮記·曲禮》記載了行軍中對五行陣旗的使用,“前朱鳥而后玄武,左青龍而右白虎,招搖(指北斗星)在上”。古時人們對于出行非常的重視,因為風險很大,所以他們用旗幟構出一個對自己有利的宇宙天象,以抵御風險。在抵達駐地后,還要立旗為門,名曰“和”,護佑軍營。由此可見,在古人的觀念中,行軍與駐扎時的軍旗就是一種保護傘,在它所籠罩的范圍內,是安全的,這其實涉及了天象影響人事觀念下古人的出門信仰

除此之外,在軍旗的顏色和圖案上,也能體現出信仰功能,如夏后氏尚黑,故軍旗多為黑色。殷人尚白,軍旗就以白色為主。而九旗之中的旂、旗、旟、旐四旗分別畫有交龍、熊虎、鳥隼、龜蛇等四象圖案,也反映了當時在五行思想觀念和天文知識發展影響下的古人信仰情況。

綜上所敘,軍旗不僅在行軍和作戰中具有各種實戰標志作用,而且它的表明身份作用以及各種軍旗之間形制、圖案不可隨便僭越的嚴格規定,也反映了先秦時期私有制發展下“家天下”統治秩序的建立。此外軍旗會隨時代演變而有不同的表現,從而反映出不同的時代特色與信仰。如畫四象、招搖(北斗)體現了天象影響人事信仰的觀念;因事所需在旗幟上畫各種圖案以方便信息傳達則是戰國時期戰爭頻繁的產物。

結語:

先秦時期的軍旗對后世軍旗的發展影響是巨大的。先秦軍旗的一些早期功能一直延續到后世。先秦時軍旗形制、圖案的不同,體現了私有制發展下“家天下”統治秩序的建立。人們對軍旗形制、圖案的細致關注,也體現了當時的思想信仰和時代特征。在“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的氛圍下,軍旗的演變與作用真切地反映了先秦這一時期的時代脈搏。

本文部分圖片來源于網絡,若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本文主要參考資料:《周禮》《禮記》《詩經》《先秦旗幟考釋》等。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