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藝長廊>> 游記隨筆

佚名:奶奶的風箱

2019年10月24日 14:39:56來源:陜西文化產業研究 作者:佚名 瀏覽數:223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周末回老家,傍晚時分,我一個人走在村子的水泥街道上,兩邊全是近幾年新蓋的房子,千篇一律的平房樓房,灰墻紅門,面目生硬的模樣,再也看不到瓦房茅舍、炊煙裊裊的鄉村野景了。

奶奶的風箱

在外面轉悠了一會兒,回到院子,媽媽正在前院的廚房里做晚餐,一應用上了現代化的廚具,燃氣灶、抽油煙機、微波爐、電餅鐺,沒有了煙熏火燎,卻也失去了鄉村的滋味與感覺,我不由懷想起奶奶的老灶房和“PiaTaPiaTa”的舊風箱了。信步走到后院的老廈子房前,老廈子房在前院新建前是我們居室,偏房用做灶房,有老式的灶臺和奶奶用了六十多年的古董風箱,前院蓋好后,后面的老廈子房就成了堆放雜物的地方,慢慢地就廢棄了。

推開老房的木門,許久都沒有人進來了,屋子里一股霉潮味,蜘蛛竟然在鍋灶和土墻之間織起了網,灶膛前雜亂地堆積著麥秸和苞谷稈,那個笨重的老式風箱黑乎乎地伏踞在灶臺旁邊,那個被奶奶的手掌推拉了幾十年的拉桿已經磨得光滑玉潤,雖然蒙著薄薄一層灰塵,但依舊散發著亮閃閃的光澤。

奶奶的風箱

我蹲下身子,拉動風箱的拉桿,“PiaTa”,風箱發出沉悶的聲音,那是風箱背后的風門蓋開合擊打的聲響,不知多少年沒有拉動了,風箱仍然沉穩有力,灶膛里陳年的灰燼被風吹起,灶房里頓時彌漫著嗆人的灰土味,我站起身來,薄薄的暮色里,灰塵在四處飛舞,仿佛為我打開了記憶的大門。

而記憶最深處就是慈祥的奶奶穿著藍灰色的長襖,坐在灶前的小板凳上,推拉著沉重的風箱,“PiaTaPiaTa”,為我們一大家子熬稀飯,攤煎餅,煮面條,溫暖的火光映照著奶奶微笑的臉龐和慈善的眼神。這個老式的風箱陪伴了奶奶整整一生,她嫁給爺爺就使喚著它,雖然笨重費力,而且黑不溜秋地難看,但用順手了有感情,奶奶總是舍不得換掉它。

奶奶的風箱

記得有一次,門口來了個河南人拉著一架子車新風箱,是用桐木做的,輕巧省力漂亮,四鄰都在買,爸爸也想把老風箱換了,讓奶奶也輕松省力些。奶奶不同意,爸爸執意要換,硬是把老風箱拿下來,結果新風箱尺寸小得多,風道夠不上也堵不嚴,根本就用不上,硬要用就得拆灶臺,爸爸只好做罷,想顯孝心卻是未遂,奶奶倒是偷偷高興了半天。

老風箱雖然笨重,但風力也大,光那“PiaTaPiaTa”的聲音聽著都帶勁有力,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過上三幾個月半年的,風箱活塞板上的雞毛就磨損脫落了,勒線也松了或是斷了,就要修理,重新勒上一次雞毛。

說到這里,必須講一下風箱的原理和構造,否則許多朋友尤其是年輕人,不要說見過風箱,恐怕都不知道風箱是干什么用的,也就看不明白了。

兒時的北方鄉村,風箱是生活的必需品,家家戶戶都有一個風箱。風箱放在灶臺的旁邊,長約三尺,寬一尺,高二尺,幾乎和灶臺一樣高,從外觀上看,風箱是長方形的木箱,就像一個橫過來的“酉”字,前面那一豎就是風箱的拉桿,里面那一豎就是活塞。

奶奶的風箱

風箱的作用是給爐灶鼓風而使膛火更旺,風箱主要由木箱、活塞、活門、拉桿四部分組成。木箱就是風箱的箱體,用木板鉚合而成,活塞實際是一塊立在箱內的長方形夾板,略小于箱體,它的四周是一圈凹槽,周圍勒滿雞毛。拉桿的作用就是推拉活塞,前端固定在活塞夾板上,后端伸出箱外,連接一立木作為推拉的木柄,這就是拉桿。木箱前后兩端各有進氣活門,活門就是一塊小木板,掛在“窗口”上,里面的活塞來回拉動,生成氣流,前后活門也輪流開合,一拉,這邊的活門關閉了,那邊的活門就打開了;再一推,這邊的活門打開了,那邊的活門會自動關閉,像人一樣,一呼一吸,把產生的氣流通過風道送出去,吹向灶膛。

這種雙動式活塞風箱,不僅僅循環鼓風,效率增強,而且其動力學原理,已經與今天的活塞發動機一脈相通(老祖宗聰明吧)。明白了這個原理構造,那句著名的歇后語,老鼠鉆在風箱里--兩頭受氣,你就會恍然大悟它是什么意思了,可惜很多的人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奶奶的風箱

那時候,風箱是家庭的重要廚房用具,農村也有人專門修理風箱,當做一種營生,挑著擔子走街轉巷吆喝:“勒—哈—風箱!”在我們那一帶修風箱的是八里坡塬上村里的一個清瘦老漢,定時兩個月來轉一趟,人們都會把風箱拿出來修。老師傅的手藝精湛,活路細法,所以生意特別火爆。他先把風箱拆開,把鑲勒著雞毛的活塞木板拿出來,把所有的雞毛拆下來,全部重新換上新雞毛,然后用細麻繩一節一節扎緊勒好,最后還再三要調試合適。我們家的風箱大,用的雞毛也多,所以也比鄰居家的貴上幾毛錢,那個修風箱的老漢好像和我們還沾點遠親,每次奶奶要多給他錢,他都不好意思地推辭著不要。

小時候,奶奶最疼愛我,我也經常在灶房幫奶奶燒火做飯,聽著奶奶念唱著兒歌,我的小身板前仰后合地賣力推拉著,老風箱就“PiaTaPiaTa”地喘著粗氣,藍色的火苗便一明一滅地在鍋底竄著,伴隨著嗆嗆的柴火炊煙味(好聞,我特別喜歡),飯菜濃郁的香味開始在院子里彌漫擴散,那種溫馨的情景至今叫人難以忘懷。

奶奶的風箱

奶奶已經去世快二十年了,算來這風箱也至少二十年沒有動用過了,它早已結束了自己的使命退出了歷史舞臺。沒有了風箱,在農村也再很難看到夕陽西下,暮色四起,炊煙裊裊的情景了,時代的推進,這些鄉愁的畫面也只有印刻在腦海深處了。風箱,許是只能在農博院里看到了,而我們的下一代恐怕是連它認都不認識了。

而我,卻是那么清晰而執著地記憶著,那里面有奶奶的笑臉,有童年的味道,有滄桑的舊時光,有淡淡的鄉愁,這般地懷舊,我恐怕是慢慢地變老了。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