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導游陜西>> 地方戲曲

華陰老腔:黃土地上的搖滾樂

2019年10月24日 15:15:58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渭南公共文化 瀏覽數:333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華陰老腔:黃土地上的搖滾樂

華陰老腔:黃土地上的搖滾樂

華陰老腔表演現場

2016年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上,由歌手譚維維、華陰老腔演員張喜民等共同合作的歌曲《華陰老腔一聲喊》亮相,參演的農民彈奏著自制的六角月琴和鐘鈴,吼出了流傳兩千多年的華陰老腔,給全國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近日,筆者有幸觀賞了華陰老腔的現場表演,這黃土高坡上土生土長的唱腔唱段,濃縮了原生態的黃河文明,蒼涼雄渾、群情激昂、剛烈豪放、蕩氣回腸,正所謂“一聲吼盡千古事,雙手對舞百萬兵”。

眾人幫腔滿臺吼

“征東一場總是空,難舍大國長安城,自古長安地,周秦漢代興,山川花似錦,八水繞城流……”筆者最早知道華陰老腔,是電影《白鹿原》片頭中展現給觀眾的景象,金黃色的麥浪涌動,風吹麥稈發出“咔嚓,咔嚓”的響聲,遠遠傳來悲涼滄桑的老腔聲,唱著征戰和剿殺,唱著犧牲和失敗,一時間刀槍劍戟、人仰馬嘶;一時間氣吞山河、天地無畏。這聲音牽動著每一個觀眾的神經,震撼魂魄的同時帶你穿越時空,回到那已經遠去的年代。

當筆者來到陜西省西安市寒窯遺址公園華陰老腔表演現場時,只見人如潮涌,筆者隨著人流來到小廣場上,廣場正中是一個小型舞臺,只見十幾個條凳放置在舞臺上,一群身著對襟短打的老漢圍在臺角拉話。“伙計們,都準備好了嗎?”一位穿紅衣的老漢跳上舞臺開始招呼眾人,“好了!”剛才還比較閑散的老漢們,扛著各種樂器,精神十足地奔上舞臺。其中兩人直接坐在地上,左邊的手持胡琴,右邊的擺開“打擊樂”——自制的梆子和鐘鈴。“抄家伙,曳一板!”紅衣老漢懷抱著六角月琴,站在中間指揮,人們一下就認出這華陰老腔的名角兒——在央視春晚露臉的主唱兼月琴手張喜民。隨著張喜民的吆喝聲,一時間,鑼鼓聲、月琴聲、二胡聲、梆子聲、喇叭聲、鈴鐺聲,還有木頭敲擊板凳的聲音一齊發出,讓人一時發蒙卻又快活極了,這便是華陰老腔,從遠古傳來的大地之音,悠揚豪邁、古樸久遠。

“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頭,太陽圓月亮彎都在天上,男人笑女人哭都在炕上,男人下了塬,女人做了飯,男人下了種,女人生了產,娃娃一片片,都在塬上轉……”沙啞的吼聲瞬間回蕩在空中,臺上的11個人吼了起來。張喜民手執月琴,引吭高歌,唱到高潮時,其余10個人齊聲附和,聲音一浪高過一浪。臺上的演員們,挽著褲腿,敞著懷,或是徑直蹲下來,或是愜意地席地而坐,有的嘴里叼著煙袋,有的端著大海碗,展現的是真實的生活世界。唱到盡興之處,他們仰天長吼,用力跺地,群情激昂,仿佛要把內心的感情盡情地宣泄出來,那聲音似乎已刺破天空,直沖云霄。

忽然,一位剛才坐在舞臺后側板凳上抽煙的老漢,把手中的煙袋鍋子插在后脖子上,一手拿著木塊,一手掄起一條長凳竄到臺前,條凳讓他擺弄得忽而四腳著地,忽而兩腿懸空——和著曲調,他掄圓了胳膊,力道十足,變換著姿勢用驚木猛烈地敲擊條凳的不同位置,隨著他的發力,一聲聲節奏鮮明、聲音清脆的巨響迸發出來,可謂是“眾人幫腔滿臺吼,驚木一擊泣鬼神”。

東方的搖滾樂

近幾年,陜西省華陰市文化部門為搶救瀕臨滅絕的古老劇種,把這種幕后表演形式推到前臺,讓人們在欣賞它高亢激越腔調的同時,可以看到演員張揚、豪邁的表演。華陰老腔唱腔亢奮激越,充滿陽剛之美,2006年入選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從這些平時種地的農民身上,絲毫看不到職業演員的戲感。張喜民稍喘了口氣,站在臺中與大伙拉話:“我叫張喜民,來自華陰市衛峪鄉雙泉村,咱們全村唱老腔,后來城市的人才知道,咱中國還有個老腔,這就是東方的搖滾樂。”

2000年前,在黃河、渭河、洛河三河交匯的地方,今雙泉村的土塬上,有一座西漢京師糧倉和一座西通長安的水陸碼頭,碼頭上有一群船工,每到拉船時,總有一人起頭喊號子,眾人緊跟著齊喊齊用力,另有一人用一塊木頭有節奏地擊打船板。后來,這號子便成為引領眾人拉船的口號。再后來,起頭喊號子的人演變為主唱,跟著一起喊的眾人演變為幫腔者,木塊成為樂器。于是,黃河岸邊誕生了老腔,老腔逐漸演變成戲,慢慢有了唱腔。

這種浸透著黃土和黃河風情的唱腔,經過漫長的演變與完善,在明清至民國時期發展到高峰,唱腔沉雄古樸、粗獷豪放。劇目題材多為列國、三國等,表演方式則以征戰、列陣、廝殺以及擂鼓吶喊為主,因而又稱“英雄戲”“好漢戲”。演出形式以皮影為載體,只要五六人即可完成。一出戲由一人主唱,生旦凈末丑全擔,邊彈邊唱,還要打板打鑼和敲鼓,另一人表演皮影,其他人分別負責板胡、大號、手鑼、勾鑼、鉸子、梆子和木塊擊板,還負責幫腔。

從華陰走向全國

華陰老腔雖然唱火了,但卻面臨后繼無人的困境。現在的老腔班底平均年齡已達60多歲。說起傳承,張喜民甚感壓力。2008年,張喜民被授予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華陰老腔代表性傳承人稱號,傳承成為張喜民義不容辭的責任。“老腔這門家戲,絕對不能在我手中丟掉。”近年來,張喜民打破家族傳承戒條,只要愛好華陰老腔的人都可以向他學習,他還通過辦培訓班、帶徒弟等形式,期望培養出優秀的傳承人。張喜民的孫子張猛從2005年開始跟著爺爺學習華陰老腔,現在也能登臺演唱了。

“女媧娘娘補了天,剩塊石頭就成了華山。太上老君犁了地,豁出條犁溝就成了黃河。” 張喜民、張新民、張四季……生活中的老腔藝人其實是一個沉默的群體,話不多,總是露出憨憨的笑容。然而,當他們開口吼唱時,他們的表情瞬間豐富起來,隨心所欲地釋放沉寂已久的內心。

張喜民撥弄著手里的六角月琴,說起華陰老腔的傳承,時而深思,時而歡暢。原來,華陰老腔皮影戲本是張家的“家窩戲”,用于自娛自樂、自我消遣,并且只傳本宗本族本家男性。張喜民15歲開始隨家人學老腔皮影戲,父親送了家傳的六角月琴給他,琴上現在還能見到用毛筆寫的“62”字樣。張喜民學藝5個月后就登臺演出,一出《羅成征南》使他聲名大噪。

后來,張喜民成立了老腔班社,名聲越來越響。華陰及周邊幾個縣城,甚至山西、河南都留下了這個戲班的足跡。但上世紀90年代后期,班社的生意一落千丈,慶典祭祀不再請老腔演出,往往以電影、文藝晚會取而代之。2005年,導演林兆華在話劇《白鹿原》里大量使用老腔唱詞,才使得老腔被外界知悉。老腔開始從“小家戲”華麗轉身為名流戲曲,并從華陰走向全國,甚至遠渡重洋,到日本、美國等地演出。

“將令一聲震山川,人披衣甲馬上鞍;大小兒郎齊吶喊,催動人馬到陣前;催開青鬃馬,豪杰敢當先;正是豪杰催馬進,前哨軍人報一聲。”隨著臺上的老少爺們一吼,那聲聲入耳的旋律、蕩氣回腸的唱詞令人熱血沸騰。華陰老腔這一彌足珍貴的民族文化遺產,必將迎來光明燦爛的前景。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