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驛站>> 棋樂酒舞

筑:古樂凋零之殤,千年筑音難覓

2019年09月12日 12:35:03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文史海洋 瀏覽數:198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雖然同為弦鳴樂器的一種,筑這種古樂器只能安靜的躺在博物館的展柜里,任由后人想象著它在古時候的風姿,卻鮮少有人可以親耳聽到“筑”那高亢悲涼的弦音。

與它同宗的揚琴,明末時候才由波斯傳入中國,到如今已有三百多年,襯音、頓音、花音等演奏技巧世代相承,現在已經是我們國家重要的地區性民族樂器;鋼琴也是擊弦樂器的其中一派,由琴鍵帶動琴錘使其擊打琴弦,這才有了鋼琴那悅耳的和聲,都說外來的和尚會念經,如今的孩子會不會演奏鋼琴,儼然成為了其家庭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筑,當年在高漸離的手指之下獵獵作響的樂器,誰能想到它竟然在千百年之后銷聲匿跡,長眠地下,后人連它的形制規格都搞不清楚,只能在文史典籍的只言片語當中想象著先人在擊筑時是怎樣的風采決然。

筑:古樂凋零之殤,千年筑音難覓,從光華燦爛到長眠地下的一生

一、 擊筑之人足風流

戰國到漢代幾百年的光景里,是筑演奏家們的高光時刻,《戰國策·齊策》當中提到:“其民無不吹竽、鼓瑟、擊筑、彈琴。”不過究竟是誰制造了“筑”這一樂器,因為年代久遠,至今尚無可靠考,甚至后人都沒有給它附會一個神話的起源,說它是某位上古大神所制。筑就這樣平和恬淡的融入到了先民的血脈當中,不少史書上的風流人物都擊得一手好筑,比如高漸離。

《史記·刺客列傳》中記載:“燕國有善擊筑者高漸離。荊軻嗜酒,日與狗屠及高漸離飲酒于市……高漸離擊筑,荊軻和而歌于市中,相樂也。”高漸離與荊軻在鬧市上所唱之歌已經彌散在歷史的滾滾洪流之中,不過荊軻決定刺秦王時,荊軻那“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倒是被后人傳唱了下來,當時的易水河邊河水激越,高漸離筑音悲涼,當我們在翻閱這些史冊之時,仿佛還能聽到那直擊人靈魂的筑音。

筑:古樂凋零之殤,千年筑音難覓,從光華燦爛到長眠地下的一生

當時的筑在樂器界的地位超然,上至王侯將相、下至販夫走卒都迷戀著它那高亢激越的音色。都說衣錦不還鄉,如錦衣夜行。這句話雖然出自劉邦的死對頭項羽,但是這也適用于劉邦身上。當劉邦一統天下,重回沛縣的時候,看著以往的父老鄉親,忍不住親自擊筑,高歌到:“大風起兮云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筑這個名字聽起來雖然小家碧玉了些,但卻是最能 表達人內心的激越之情,劉邦情到深處時儼然不顧喜怒不形于色、心事勿讓人知的帝王之道,竟然淚流滿面、舞之蹈之起來。劉邦的寵姬戚夫人人不僅擅跳“翹袖折腰”之舞,吹笛作歌唱《上靈》,擊筑也是她的一項長處。時光兜兜轉轉到了東漢,開國皇帝劉秀也沒有忘記劉家人善于擊筑的手藝,在率領兵馬與敵軍作戰的時候,也會擊筑來鼓舞士氣。

若是在這時有人對一位先民說,筑這種樂器在不久后的將來會消失不見,怕是誰也不會相信。

筑:古樂凋零之殤,千年筑音難覓,從光華燦爛到長眠地下的一生

二、 筑之形制惹人憂

千年的時光里,沒有哪一樣東西可以一直活躍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就像是一條拋物線,有居于頂點時的光華燦爛,也有處于低谷時的悲涼無奈。筑這一樂器在漢代時榮光極盛,或許并不是一件好事。等到了隋唐,這種本應該在民間野蠻生長的通俗樂器或許是沾了年代久遠的光,正是被編入了宮廷雅樂之流。

從前的下里巴人之物搖身一變成了常人難以企及的陽春白雪,《太平御覽》中記載道:“筑者形如頌琴,唐代編入雅樂也。”雖然這樣一來提高了筑在音樂界的地位,但是如果一樣東西只留存于宮廷貴族上流社會中,當這個王朝覆滅的時候,便是這件器物絕跡之時。畢竟沒有普羅大眾作為基礎,筑這種樂器消失在歷史的長河當中是早晚之事。宋代時候,筑這種樂器已經鮮少被人提及,更遑論宋代之后的年月,后人連筑究竟是有幾根琴弦都說不準。

筑:古樂凋零之殤,千年筑音難覓,從光華燦爛到長眠地下的一生

于筑的形制,各家眾說紛紜,采各家之長后得出的結論便是,筑如琴如箏如瑟,《康熙字典》引《廣韻》中解釋道:“筑似箏。”在引《風俗通》的時候又變成了:“筑狀如瑟而大。”這清朝的典籍也算是古人考古,畢竟在清朝時筑這一樂器已經失傳,這些解釋也不可全信。

關于筑的弦數,也一直是困擾史學家的一個問題,五弦、十三弦、二十一弦皆有,也是說法不一。東漢許慎《說文解字》中釋道:“筑,以竹曲,五弦之樂也。”講的是筑這種樂器五根弦,演奏時需要用竹板擊打。

1973年時,長沙馬王堆的漢墓中出土了一件樂器,能張五弦,據考證,這就是已經失傳了千年之久的筑,上面還纏繞著幾根殘存的弦絲。時至今日,出土的幾件筑的實物,皆是五弦。到底有沒有十三弦或者二十一弦的筑,仍未可知。

筑:古樂凋零之殤,千年筑音難覓,從光華燦爛到長眠地下的一生

三、 筑音繞梁仍依舊

或許每一種器物都有它的生命周期,我們今天所傳承的、所看重的,千百年之后或許依舊會化為齏粉在歷史車輪的碾壓下消失殆盡。

筑在地下長眠千年之后又能重見天日,也算是幸事一樁。當我們走進博物館,看到玻璃柜內的筑依舊被世人仰望,未曾遺忘,就已經很好了。看著那筑,仿佛看到了荊軻放歌,漸離擊筑;高祖吟唱,戚姬相和的動人圖卷。

筑:古樂凋零之殤,千年筑音難覓,從光華燦爛到長眠地下的一生

結語:

中華立國數千年,禮儀綱紀,宗器法典,禮樂之聲皆沿襲至今,未曾中斷。在這千年之中,光輝燦爛的中華文明或自家萌發、或吸取外家,不斷地融合吸收,造就了種類紛呈的民間樂器。“筑”作為這其中的一例,浮沉千年,豐盈著國人的精神財富,歷時千年,筑音仍舊繞梁。

參考文獻:

{1}《古樂器“筑”研究綜述 》楊和平

{2}《千年筑音仍繞梁》傅舉有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