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導游陜西>> 地方戲曲

吼出時代最強音——華陰老腔重生記

2019年10月24日 16:23:23來源:渭南日報 作者:佚名 瀏覽數:258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編者按

有人問,華陰老腔的魅力在哪?沒有華麗的唱腔,沒有悠揚的曲調,可是依舊能深入人心,震撼靈魂。只因它蘊含著濃厚的鄉土氣息和無窮的生活激情,聽之如有醍醐灌頂,發人深省。

吼出時代最強音——華陰老腔重生記

中國民族民間歌舞樂盛典現場

11月18日,中央音樂學院特意邀請華陰市老腔藝術團的十余位民間藝術家,參加中央音樂學院第三屆彈撥樂音樂節的首場音樂會。在這場精彩紛呈的演出中,老腔藝術家們表演了《關中古歌》《勸孝歌》《十樣景》《將令一聲震山川》《大漢遺韻》《太陽圓月亮彎都在天上》六首老腔名曲和皮影戲《三英戰呂布》。他們用高亢粗獷的鐵嗓、慷慨激昂的豪氣將音樂會現場烘托得熱火朝天。

中央音樂學院教授錢茸在主持中評價說:“華夏文明從黃河流域發源,它的發展是理性和野性的相互制衡,宗法社會讓理性得以發揚,但也造成了野性的失衡。我們需要野性帶來的張揚生命力,老腔里正有這種生命力的存在,中華民族的火種在這里。”

老腔是我國最古老的音樂之一,距今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2006年6月被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近年來,華陰老腔重新煥發光彩,再次站到了我國最高的藝術舞臺上。榮膺國家級金獎四項,省部級藝術賽事一等獎近二十個。一百多家媒體爭先報道,三十多次應邀到中央電視臺演出,并赴美國、法國、德國等地巡演。取得如此輝煌的成就,離不開一位在幕后默默付出的高人,他就是老腔藝術團的導演黨安華,也是華陰市文廣局老腔保護中心主任。

是他大膽嘗試,把老腔藝人從皮影戲的幕后請到臺前來,從而讓大眾廣為了解這不為人知的精彩。

結緣老腔

說起與老腔結緣,黨安華感慨萬千。2000年時,他在華陰市文化館工作。冬天的一個夜晚,一個朋友要去幫老腔藝人張喜民修理皮影戲舞臺道具,黨安華陪他一起去了。這一去就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更改變了老腔的命運。

農歷十一月的深夜,夜涼如冰。農村人家過事,請了張喜民的戲班子搭臺唱皮影戲。臺前的觀眾只有一位老先生,一位小伙子。兩人圍著小火爐諞閑傳,并不看戲。黨安華上前問道:“大叔,不看戲怎么不回家去?”老人回答說沒鑰匙進不了家門。他又問那個小伙子怎么也不回去?小伙子說主人家是給了錢的,唱戲要唱過十二點,不到十二點不能散攤子,他是專門在這監工的。

幕后的藝人們隔著白布,他們是否知道費盡心力其實沒有觀眾?更別說知音了。黨安華走到幕后說:“別唱了,已經沒人看了!”當他掀開簾子,一瞬間眼睛就挪不開了。張喜民懷抱月琴,全情投入放聲高歌。另外三個人竟然分別操縱著十幾種樂器,簡直眼花繚亂。還有一位藝人,隨著鏗鏘樂聲,雙手對舞皮影,戲劇人物栩栩如生。這是多么震撼的一幕!可惜沒人欣賞。

吼出時代最強音——華陰老腔重生記

唱著老腔難忘皮影

黨安華不由地想到,幕后甚至比臺前更精彩!幕后的場景搬到幕前,一定能夠打動觀眾。老腔藝人在戲臺后面全情投入,喜怒哀樂展現得淋漓盡致,這份最質樸、最本真、發自肺腑的演出不正是藝術的最高表現形式嗎?

后來,黨安華誠懇地找張喜民深談自己的想法。一開始,堅守傳統的張喜民難以接受,覺得皮影和老腔不能分家,二者是缺一不可的。幾番推心置腹,張喜民被黨安華的誠意打動了,答應先試一試。誰都沒想到這一試,就走出了一片新天地。

想要成功就這么簡單嗎?五個人遠遠不夠。黨安華又找到了華陰市的另一位老腔名家王振中。一開始,王振中也接受不了老腔和皮影戲脫離的觀點。黨安華多次上門拜訪,他都不為所動。后來,黨安華帶領十多個人的老腔劇團闖出了名堂,一些社會活動頻繁地邀請他們,獲得了極高的贊譽。

曾經拒絕黨安華的王振中找上門來,主動要求加入。這樣一來,劇團如虎添翼,肯定能更上一層樓。然而事情并沒有黨安華想得那么順利。黨安華把王振中介紹給劇團的人,誰知道王振中一來,其他人都走了。黨安華一看這里面有矛盾。團隊不齊心,這事哪能干得成?

一打聽,黨安華才了解到問題的根源所在。原來,在華陰市雙泉村,張氏家族是皮影戲唯一正宗的傳承世家,千百年來口傳心授,這是整個家族安身立命的資本。不料傳家寶劇本失竊,偷盜之人是給張家打工的人。這個打工的不是別人,正是后來振興外族門派的王振中的師傅。兩派常年打擂臺,斗得不可開交。這段陳年舊事積怨甚深,一時難住了黨安華。

他對兩家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為了老腔不至于斷代,眾人克服萬難走到了一起。為了共同的目標,他們放下彼此的嫌隙,終于握手言和。老腔劇團這才走上了正軌,迎來了如火如荼的春天。

貴人相助

一個重要的轉折點終于來了。2005年9月,北京人民藝術劇院話劇《白鹿原》劇組到陜西采風,想在話劇中融入陜西特色。陳忠實老師推薦了原汁原味的華陰老腔。老腔藝術團一行人到了西安,黨安華才知道是要給大導演林兆華、國家一級演員濮存昕表演。

林兆華是黨安華的偶像,他在上海求學時經常聽導師講林兆華的作品。他激動不已,暗暗觀察林兆華的反應。當時被選送的展示表演不光有老腔,還有其他的藝術形式。林兆華在看其他節目時并沒有什么表示,直到老腔一出場,林兆華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不時地和濮存昕探討著。

表演結束,林兆華就立即問黨安華:“想不想和我老頭子合作?”黨安華實話實說:“我做夢都不敢想能和您合作!”就是這次至關重要的表演,才有了老腔和話劇《白鹿原》長達四年、整整一百場的合作。老腔藝人們表演了《太陽圓月亮彎都在天上》,這個作品出現在林兆華導演的話劇《白鹿原》的開頭,由陳忠實老師填詞,彌補了他在看完華陰老腔表演后,喟嘆未將老腔寫入《白鹿原》中的遺憾。

2006年,黨安華帶著老腔藝術團在北京待了兩個多月,連演三十五場。這是華陰老腔第一次走出陜西,走向全國觀眾。十三年過去了,黨安華至今仍清楚地記得,他們初到北京,人生地不熟。時任北京人藝常務副院長的濮存昕老師給了他們莫大的溫暖和幫助。小到老腔藝人們吃、住、排練,他都事無巨細,熱心關照。他特意叮囑人藝食堂的廚師,要給陜西來的朋友們隔一天做一次油潑面,而且一定要多放辣子,他們愛吃。他每天在食堂和大家一起吃飯,特別喜歡喝點二鍋頭,每頓飯都要給每一位老腔藝人敬上一杯。最讓大家感懷至今的,是有一次排練完突然下起大雨。黨安華帶著大家在路邊冒雨等車,過去的轎車一輛接一輛,沒有一輛車停下來捎上他們。這時,一輛黑色的小轎車停到他們面前,車里坐著的濮存昕老師急切地說:“快上車!我送你們回賓館!”大家不好意思麻煩他,濮老師堅持要送,最后黨安華只得說還有其他事情,這才作罷。雖然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卻溫暖了他們許多年。2014年春節前夕,濮老師惦記著這些老朋友,從北京帶著好酒好煙專程到華陰市看望大家。這份因藝術結緣的友情,跨過了時間長河,依然深厚如初。

吼出時代最強音——華陰老腔重生記

濮存昕上臺互動

話劇告一段落,黨安華又有了新的想法,他要在北京辦一場“老腔原生態作品音樂會”,進一步打響老腔的知名度。該找誰鎮場主持呢?黨安華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濮老師。不過,他工作繁忙,既有人藝的諸多公事要處理,還有話劇要排,恐怕不會有時間來主持。眼看離公演的時間越來越近,黨安華仍是拿不定主意。直到開演的前兩天,他終于鼓起勇氣給濮老師打通了電話,沒想到電話另一端,濮老師二話不說就一口答應:“來!我肯定來!”2006年6月20日的晚上,音樂會在北京中山公園音樂堂開演,濮老師身體力行支持老腔的發展,盡自己最大的力量為老腔藝術團鼓與呼。黨安華對這份深情厚誼無以為報,打算聊表寸心,濮老師卻說:“以后你們需要我幫助,我排除萬難都會來,但是要給我辛苦費,我就算有時間,給我多少錢,我都不會來!”這就是藝術家對藝術的滿腔赤誠,是老腔人的幸運,更是老腔的幸運。

振翅騰飛

“那場演出以后,很多媒體都來采訪報道,老腔的影響力有了很大的提升。我們的演出越來越多,走遍了全國,直接走到了國外。”黨安華感慨萬千。

在國內,他們到北京、上海、深圳演得最多,還去了香港和臺灣。穿插著還去了德國、法國、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因為老腔中有民間說唱的元素,在美國表演時,被《紐約時報》稱為“古老東方的搖滾樂”。

吼出時代最強音——華陰老腔重生記

悉尼演出其樂融融

說起這次美國之行,黨安華現在還有些后怕。今年4月,黨安華帶著平均年齡69歲的九位老腔表演藝術家去美國演出。除了耗費體力的巡演,他們還面臨著許多困難。倒時差是第一關,一去就水土不服。美國的飯吃不慣,覺也睡不好,黨安華就怕這幾位老哥犯了心臟病、高血壓,萬一誰病倒了,舉目無親,語言不通,四處摸不到門路,就算找到了醫院都怕耽擱時間看病。黨安華愁得吃不下,睡不著,大家都關心他怎么了,他怕動搖軍心只能說沒睡好。就這樣提心吊膽了三十三天,這一場巡演他們的足跡遍布十二個州,九所大學,真是前無來者。在劍橋大學里,張喜民在演出結束后跟學生們交流,對老腔作了講解介紹。黨安華為張喜民拍下了一張珍貴的照片,他開玩笑說:“沒想到有朝一日還能給外國大學生講課了!”這些成就要感謝第二位貴人,中國民樂演奏家吳蠻女士,她把琵琶介紹到西方,居功至偉。她一手促成了老腔藝術團的美國之行,使中國民樂再一次在世界舞臺上大放異彩。

這些當初想都不敢想的創舉一一實現,黨安華并沒與陶醉其中。他最引以為傲的是2009年,應中國藝術研究院邀請,老腔藝術團走進國家大劇院的那場超高水準的演出。著名音樂學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專家田青教授大力促成老腔藝術團登上國家最高藝術的舞臺。這次演出讓植根鄉土的田間藝術終于走上大雅之堂。下里巴人從此也可以陽春白雪,讓他們終于從大眾眼中的民間藝人成為受人尊敬的民間藝術家。這一路走來實在漫長又艱辛。

與頂級藝術家同臺合作,讓老腔這門古老的藝術煥發了新的生命力。黨安華從善如流,與交響樂、民樂、搖滾樂、秦腔、豫劇、京劇等都展開了深度的合作。2015年,歌手譚維維想對自己的曲風求新求變,著名音樂人崔健向她極力推薦華陰老腔藝術團。譚維維于是邀請藝術團在東方衛視的一檔節目中為她伴奏,首次將地方戲曲風格和搖滾樂融合,這首創新歌曲一炮而紅。不久后,黨安華又接到了邀請,這次伸出橄欖枝的是2016年央視春晚工作組。老腔與譚維維再次聯手,在除夕之夜向全國人民獻上了一首《華陰老腔一聲喊》,節目的成功毋庸贅言,精彩的演唱至今猶在耳邊。

薪火相傳

老腔擺脫了斷代之憂,但還面臨著傳承之難。團里年紀最大的王振中老師已經82歲了,他如今專門在家為老腔保護中心做傳、幫、帶的工作。國家級老腔傳承人張喜民老師也已經72歲了。黨安華打破老腔傳男不傳女的老傳統,他找來了唱迷胡戲的張秋亞,并請張喜民老師一字一句教會了張秋亞唱老腔,張秋亞成為女性唱老腔的第一人。

如今,華陰老腔保護中心已經辦了四期培訓班,學員已有二百多人,不過中年人居多,年輕人少。為了讓新生力量也能接觸老腔從而愛上老腔,黨安華和渭南師范學院深度合作,開展了一系列老腔進校園活動。這可是實打實地走進大學校園,不是走馬觀花那么簡單。挑選有專業音樂素養的大學生從大一開始系統地學習老腔,藝術團的老師們定期來指導授課。如今,第一批學成的二十六位學生,已經能在學校獨立登臺表演了,這無疑是和時代合拍的新舉措,老腔終于擺脫了斷代的危險,有了高學歷、高素養的年輕人加入,傳承也不再困難。

面對多年心血結出的這些累累碩果,黨安華說:“無論老腔怎樣跨界合作,如何與時俱進,根本的東西絕不會丟。”閑不下來的黨安華躊躇滿志地規劃明年去北京、上海、西安巡演。5月23日在北京的兩場演出,濮老師已經許諾有空一定會來主持。黨安華對老腔的未來,信心滿滿。(老腔保護中心供圖)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