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教視窗>> 鎮鄉村街

道北的江湖,這個讓西安人感到復雜又深刻的地方

2019年11月21日 00:50:28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Clark的日常扯淡 瀏覽數:730 責任編輯:本站小編

2018年左右,西安在抖音上火了一把,只要打開抖音幾乎都能看到和西安有關的小視頻,配樂大多是一首朗朗上口的“西安人的歌”。

當時很多人就有疑問了,因為這首歌中的歌詞“西安人的城墻下是西安人的火車”,城墻下怎么能跑火車,這不是開玩笑嗎?

其實這也是我大西安的一個獨有的“景觀”,西安老火車站位于北側城墻以北北門以東的位置,鐵道呈東西分布,恰好和城墻平行著分布了很長的一段,因此才有了歌詞里的內容

道北的江湖,這個讓西安人感到復雜又深刻的地方,如今卻即將消失

鐵路和城墻并行著的北門外

如果你現在去北門,就可以看到城墻下的火車時不時的從面前經過的場景。

而今天要說的地方,就是這個“城墻下的火車”的所在地,鐵道以北——西安人俗稱的道北

道北的記憶

道北的江湖,這個讓西安人感到復雜又深刻的地方,如今卻即將消失

道北

武俠小說中都有屬于自己的“江湖”,如果把西安比作一部小說,那關于這里的“江湖”無疑就是道北了。

江湖的故事里,有的都是曲折和離經叛道的情節,而這里發生的故事也的確稱得上是傳奇,那些好的與不好的,都被人們津津樂道的做為茶余飯后的話題。

隨著城市化進程的推進,這里的故事也慢慢接近尾聲,但總有些印記是需要記錄下來的,就好比是一個繩結,在多年之后人們回過頭來看時,這里的故事依然豐富,依然有那么多人愿意去傾聽。

而關于道北的故事,還要從頭說起......

道北在哪里?

關于道北的具體位置,官方并未有嚴格的說法,更多的是民間對這里的一個稱呼。通俗來講就是“鐵道以北”的簡稱,而這個稱呼是從隴海線建成后有的。

現在人們口中的道北指的是隴海鐵道(火車站)以北,龍首村以南,東到太華路,西到紅廟坡這個區域,但最核心的部分還是在自強路、二馬路一帶。

道北的江湖,這個讓西安人感到復雜又深刻的地方,如今卻即將消失

法國插畫師眼中的道北

提起這里,老一輩人依然知道這里是“道北”,但很多年輕人已經不再有“道北”這個概念了。

道北的故事

關于道北的故事,先從它的誕生說起吧!

了解這里的人其實都知道:

1942年-1943年,河南大旱荒,讓很多河南民眾背井離鄉淪為難民,毗鄰河南且環境安定的陜西,成了他們內遷的首選之地。逃荒成功的河南人,沿著鐵路安置在城市邊緣。當年西安北郊的鐵路沿線還是一片荒郊野地,富人都住在了城里,河南難民就在隴海鐵路以北的地區搭起了難民棚。

也正是如此,這里成了河南文化和陜西文化的交匯處,隨著年代的推移,這里的人也漸漸的產生了融合,河南話成了這里的半“官方”語言,住在這里的人們隨時都可以自由切換河南話和陜西話。

同時因為這里是逃荒人的聚集區,當時的政府疏于管理,久而久之就成了臟亂差的代名詞,雜居于此的住戶中“三教九流”應有盡有,致使這里常年發生各種犯罪、偷人、打架的事件。

即使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這里依然充滿著不安定的因素。那時候信息不發達,人們自然而然的對這里“敬而遠之”,雖然居住在這里的人們從未覺得自己有什么與眾不同的地方,但從人們口口相傳的故事中描述的這里儼然是一個“充滿熱血”的地方,混亂和危險永遠是這里的代名詞。

如果你詢問一個80、90后的西安娃,估計都對道北的那些“狠人”的傳說有所耳聞,其中最有名的莫過于“魏振海”的事跡了。

道北的江湖,這個讓西安人感到復雜又深刻的地方,如今卻即將消失

道北出名的“狠人”魏振海

魏振海綽號“小黑”,曾是西安“道北”黑道熟知的“老大”。1986年10月20日,他在小寨東路一家屬院公然持槍殺人搶劫并犯下震驚全國的連環殺人案。破案后,公安部以此題材拍攝了紀實片《西安大追捕》,真實還原了這個暴力犯罪團伙被搗毀的始末。

從這個人的事跡不難看出道北的“風土人情”,也難怪在八九十年代的西安,有小孩不聽話了家長總會說:“你在調皮等會魏振海就來抓你了!”,這句話對于年幼的孩子來說無疑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除了魏振海的故事,這里的治安也的確讓人不敢恭維,過去西安人有個說法:逢公安嚴打活動,按指標抓人,“抓不夠,道北湊”。也難怪人們開玩笑說,道北人見面都第一句話打招呼都是“你娃放出來沒?”這絕對不是憑空調侃的。

道北的江湖,這個讓西安人感到復雜又深刻的地方,如今卻即將消失

由于這里的歷史積淀十分雄厚,因此產生了大量的“傳奇故事”,而這些人們口中相傳的故事里有多少是真實的就不得而知了,直到曾經的那批熱血青年都長大了,關于這里的江湖故事人們也聽的耳朵起繭子了。

直到本世紀初,這里的故事才算有了個了結。

道北的“倔強”

說起我對這里的印象,要從初中開始了,我的初中是在城北上的,那個時候恰逢千禧年,那段時間是我和“道北”接觸的最多的時候,幸運的是也就是從那時候起道北有了“從良”的開端。

上學的時候班里很多同學在校外都有認的“大哥”,這些大哥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道北的“閑人”,學校門口經常有“不良少年”打劫學生的事件發生(說句不好聽的,本人也被“劫持”過),而從那些有大哥的同學嘴里時常聽到的就是“XX把誰頭開瓢了”或者“今晚去堵XX”之類的“課余活動”。

那時候一個著名的地方叫做“二馬路”,據說是西安的第二條水泥路故因此得名,但這個聽起來就有些江湖氣息的名字,在那個時候提起可是會令人“聞風喪膽”,很多“不良少年”都出自此地,夜里被搶、出租車被劫持的事件時有發生。

道北的江湖,這個讓西安人感到復雜又深刻的地方,如今卻即將消失

曾經聞名西安的二馬路現在還在

那個年代正是古惑仔電影風靡的時期,小青年都希望像“南哥”一樣出人頭地,而那些“大哥”們身邊也總是圍著幾個小弟,穿著個性的服飾在大街上游蕩。

在經歷過了那個年代之后,我也離開了這里,偶爾還會和曾經的同學聯系,從他們嘴里也時常了解到這里的故事,不過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2007年時這里被冠以新的名稱——大明宮地區。

道北的江湖,這個讓西安人感到復雜又深刻的地方,如今卻即將消失

以大明宮遺址公園為代表的新區成了這里的新名稱

如果我的記憶準確,雖然那時候這里依舊雜亂無章、垃圾成堆,但是卻很少在聽聞過有惡劣事跡發生(當然也有種可能是這里依然如故,只是不屬于這里的我無法了解到更多的關于這里的故事罷了)。

舊時代的終結,新時代的開啟

時隔多年,這里依然是小巷子叢生,道路狹窄,臨街門面破舊的地方,但卻相比以往安靜了許多,時常可以看到老人們搬著凳子坐在街邊抽著旱煙曬太陽,商販們忙碌著經營著自己的生意,街邊的肉丁胡辣湯店熱鬧的接待著每一位顧客——這里的“土著”居民依然愛吃家鄉的飯,即使這些店在漫長的時光中早就本地化了。

而在道北混亂又浪漫的背景下,也成為了孕育藝術家的土壤,搖滾巨星鄭鈞就是從這里走出來的——這或許也是道北在向世人證明著自己存在的價值。

“我對小時候的記憶為什么一點不留戀呢?7歲就開始面對死亡,然后是一片黑暗。被打,或者打別人。家庭暴力,社會暴力,痛苦、悲傷,我媽的眼淚。”

這是鄭鈞對童年記憶的描述,也是大部分道北人的童年。

道北的江湖,這個讓西安人感到復雜又深刻的地方,如今卻即將消失

西安的名人

那時候的道北,經濟蕭條,生活的都是社會最底層的人,大雜院、散發著惡臭的茅坑、定時供水的自來水,這些棚戶區的標配就是這里的日常。因此這里的改造也是不可避免的。

時代的洪流不可逆轉,人們對新生活的向往也與日俱增,隨著大明宮遺址公園的建成和地鐵2號線的開通,這個過去屬于“棚戶區”“大雜院”和“雜亂街道”的地方就要和過去做告別了。

道北的江湖,這個讓西安人感到復雜又深刻的地方,如今卻即將消失

夜色中的“道北”地區

新的規劃改造以大明宮遺址公園為基礎,建設中的火車站北廣場為軸心,沿隴海線形成東西兩大城市改造空間。

曾幾何時這里每天能看到面包車一趟趟的用大喇叭播著拆遷整改通知,紅色的橫幅也掛滿了街邊的門面房,而那些開了十幾年幾十年的老店,也結束了經營。

高墻開始圍起,居民樓人去樓空,門面也徹底關閉了,取而代之的是挖掘機的轟鳴聲。

道北的江湖,這個讓西安人感到復雜又深刻的地方,如今卻即將消失

整改中的自強東路

那些曾經輝煌的“江湖人士”都歸于平凡,彷佛電影《老炮》中的六爺一般,即使心中還有江湖,怎奈屬于他們的時代早已遠去。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

用這句話來形容這里有些不妥,但居住在這里的人們內心又何嘗沒有不舍呢?未來的這里將會變成一個現代化的繁華的商業區,那時候的人們恐怕早就記不得這里的曾經了。

59歲的王慶芳是土生土長的道北人,早年跟隨父輩遷徙到這里,他在工廠當普工,每月500元收入,辛辛苦苦干了一輩子給兒子在郊區攢下一套房。他說,雖然道北是貧民窟,但這里是故鄉,如今面臨拆遷,心中有太多的不舍。

道北的江湖,這個讓西安人感到復雜又深刻的地方,如今卻即將消失

那些跟隨父輩們來到這里的外地老鄉們,早就融入了這座城市,泡饃和涼皮是他們童年記憶中的美食,坐在烤肉攤上喝著冰峰和朋友吹著牛皮,不自爆家門誰都不知道他們祖上是從哪里來的——大家早就已經不分彼此了。

道北的江湖,這個讓西安人感到復雜又深刻的地方,如今卻即將消失

人去樓空的居民樓

隨著“一帶一路”及關中城市群等國家戰略的開展實施,未來這里將會被打造成西安的政務中心和商業中心,成為西安創新驅動和生態樂居城區。

關于這里的印象,也即將從“臟亂差”轉變為“創新、活力、生態”,而世代住在這里的人們也沒有了過去的標簽,有的只是那些故事,他們依然流傳著,在鐵路工人的訴說中,在老紡織女工的傾訴中,在道北的那些書法家的潑墨中......

感謝曾經在這里的人們

從有了道北這個稱呼到現在,這里發生了太多復雜的故事,情節如同一部魔幻現實主義小說,但現在無論好與不好,也都即將畫上句號。

感謝那些曾經不遠萬里來此定居的人們,也正是有了你們的頑強不屈的努力拼搏,才有了這里的發展,現在這里即將迎來新生,時光總會將該留下的留下而帶走該帶走的,那些不好的也應該如沙地上的畫一樣隨風散去。

道北的江湖,這個讓西安人感到復雜又深刻的地方,如今卻即將消失

二馬路街道

70年的過往稍縱即逝,從今以后“大明宮地區”將會成為這里的名稱,舊的故事定格在了此刻,新的故事也將等待后人們去敘說。

【本站總編:秦巖     微信號:shaanture      新聞熱線:13384928744】


本文二維碼 分享朋友圈

延伸閱讀

  • 文教視窗
  • 導游陜西
  • 文化驛站
  • 陜西城事
  • 三秦驕子
  • 1
  • 2

大秦視宴

唐城西安

更多》


編導演奏

更多》

教育資訊

更多》

靜悟禪閣精品推薦

  • 油潤細膩仿漢代和田白玉螭龍玉璧

  • 罕少野生包漿杜鵑木橫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滿鬼臉海南黃花梨(黑)手珠

  • 緬甸黃金樟招財、化三煞實木精雕龍龜

  • 合作伙伴
  • 友情鏈接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直播